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酿蜜的季节

── 怀 鹰 ──


令人心酸的新闻太多,使人顿有“生命无常”的残酷感觉。

生命确实是无常的,我们不能掌握一切,只能顺其自然的接受上天的“恩赐”。接受不是坏事,至少说明你已参悟生命的奥秘。人有所生,必有所死,在生死之间,老和病只不过是一种必然发生的过程。生老病死是宇宙的自然法则,无所选择,能选择的,就是过好你这一生。

这一生其实短而又短,能完成的少之又少。事情永远做不完,梦想离你越来越远,直到你停止呼吸的刹那,你还牵挂什么呢?给你十辈子的生命,依然做不完,事情堆得像一座山;除非你能在天空飞翔,把如山似的“债务”轻轻地甩在海上,你才能变成天使。

既然死亡无从选择,不如开开心心的做好准备,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太阳还会不会升上来,这块土地会不会沉到海底,小岛会不会变成恐龙,将人类当食物充饥……死亡是随时随地发生,没有人可以避开它而得到永生,永生肯定是埋在地下或化成灰烬的人。

西方某些富豪,死后尸体速冻,希望有朝一日科技发达到能让死者复活。也许科技会有所突破,可能在几十年或数百年后,当死者复活,他看到什么呢?没有一样东西或人是熟悉的属于他的,恐怕最后他会选择自杀,回到死亡的状态。

荷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象征生命的圣洁和圆满,但太阳一出,它就无影无踪。

那朵含苞待放的花,多么清新可人,一阵暴风雨就离枝坠地了。

清晨还在你窗台鸣唱的小鸟,歌声多么清脆亮丽,下午就成了老鹰的腹中肉。

弯弯江岸拴着的那叶扁舟,昨日还为唐朝诗人张继敲响悠悠的钟声,今日人去船空,只剩下钟声和酒香枕着寂寞的江岸……

蝴蝶飞来了,蝴蝶飞走了;蜜蜂飞来了,蜜蜂飞走了。

月亮在东,月亮在西,太阳在南,太阳在北。

赶马车的挥舞着手中的鞭儿,吆喝一声,马车在叮叮当当的小巷里穿雾而过,恍入画屏里去了,达达的马蹄声仍在四野无人的渡头……

世界就是如此,如此之世界我们曾经拥有,曾经失去;我们不曾掌控,我们与它同在,同辉煌,不管生与死。

生命不是那一串蛊惑人的数字,也不是一大堆医学名词里的腑赃,更不是粘附在皮肤表面的那一层布料,戒指或项链,或胸前的一朵小花。

有时,它只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一个像春天初绽的花骨朵儿,这微笑把天空都染绿了。

有时是一种微薰的酒香,满天星斗同我一起酩酊,一起踱着狐步。

有时是一堆篝火,你的脸儿被火光映红了,比葡萄美酒更醉人。

有时是一首诗,一首在水边吟唱的诗,野鸭子偷偷躲在芦苇丛倾听。

有时是一幅画,是大自然这巧匠不小心倾到了的颜色所挥洒。

有时是一个旋律、一朵云、一只鹭鸶、一只夜莺、一管横笛、一把二胡、一只木马、一个故乡的简讯、一滴清泪、一个酿洒甜蜜的季节……

只有在灵性的世界里,你才能完成你自己,找到永远的宁静。

单单这宁静,已足够让生命丰美,超越生和死。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8年4月11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11, 2018
2018年4月1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1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