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长夜 57

── 怀 鹰 ──


(上 页) 〈 〈 〈

57

一个星期后,中正、华中同时复课。

阔别几许日子,大家怀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心情,回到校园。

课室里、墙角上缀满蛛网,桌椅尘垢堆积,空气里散发着一股霉臭的味道。

同学们都以讶异、忧伤的眼光,互相凝视,好像面对的是陌生人。

没有热烈的握手,没有久别重逢的欢欣,有的是漫长而可怕的沉默。

玉贞默默地坐在一个角落,心情异常沉痛悲穆。同学们少了一半,老吴、徐大炮、志忠、小惠、大明……还有娇娇女英英的脸孔都不见了。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他们的笑声。几滴泪珠在眼眶里打滚,但她勉力克制住不让它流下来。

锦松坐在他原来的座位上,双手搁在胸前,脸色有些阴沉。好几次想走过去跟玉贞说话,但提不起勇气。

上课钟声响了。

老师跨进课室来了,不再是李老师,而是一位完全陌生的老师。

“各位同学,这次的大集中,是一件不幸的事,不过已经过去了。在事件发生时,曾经回校登记的同学才能继续上课,那些拒绝登记的同学只能转校或当退学论。我现在念一念那些登记的同学的名字,黄日明、林小兰、谢锦松……”

只有区区的八位同学登记。当谢锦松这三个字闯入玉贞的耳鼓,她浑身震了一下,迅速转头去看锦松。锦松低着头,不敢接触她的眼光。

新老师走出去后,玉贞霍地站起来,走到锦松跟前,厉声喝问:“谢锦松!你这个伪君子,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没骨头的人!”

锦松缓缓地抬起头来,呐呐地说:“请你别用这样的字眼来骂人,好不好?”

其他的同学都围上来,有的指着他骂:“你这种人,嘴里一套,做的是另一套,简直是两头蛇!”

“你既然要去登记,就不要叫其他同学杯葛登记!”淑华生气地说。

“我,我,我是被逼的——”锦松的脸色变得青白。

“你被逼?”玉贞眼里射出利刃般的锋芒:“谁逼着你了?”

“当时那种情势,我没有办法呀,其实我是非常不满意学会那种极端的做法,不去登记,那不就是失去求学的机会——”

“不满意?不满意你当时又不说,又要伪装进步!”玉贞的怒火要喷出来,说:“你是口是心非的骗子,多少同学为了正义牺牲自己,而你,却是不折不扣的软骨头!”玉贞的手指戳上了他的鼻尖。

“玉贞,火气别这么大好吗?我这全为了你啊。”

“哼!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自己的灵魂!”

“玉贞,你别再这样咄咄逼人,我一直让你,你别不识好歹,那些傻子要牺牲自己,又关我什么事?难道要叫我负责,笑话——”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飞上锦松的脸颊。

“打得好!”

同学们欢呼起来。

狂风暴雨突然骤发,闪电夹着滚滚的雷声,仿佛要把大地给撕裂。

玉贞站在校门骑楼边,望着茫茫的雨帘。

眼前浮现几幅图景,老吴死命地拖住辜加兵的腿,叫她快跑……

英英俯身咬那个辜加兵,被踢得翻筋斗,嘴里还喊:“快跑!玉贞!”

“老吴,我等你……”

一颗泪珠,终于从她眼眶掉下来。

“跑!”

一个声音在催促她,她冒着漫天风雨,跑出去了。

雨点像石子般砸在她身上,狂风猛烈地啸叫着;雷声隆隆地劈下来,震得她耳轮一阵悸跳。

她跑上那座锈迹斑斑的金昇桥,屹立在桥上,任由风雨吹刮。放眼望去,恍惚看到远远的天边,挺立着高高的柏树,柏树下站着她所熟悉的同学……脚下滚滚滔滔的河水,正在怒吼,后浪推着前浪,一浪接一浪……

(完)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7年11月7日首版 Created on November 7, 2017
2017年11月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November 7,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