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导言

── 伍 依 ──


  历史就像镜子,对历史照得很清。但是,主导历史书写的人比镜子更厉害,它会让多数人无法照着镜子去认识真实的历史。因此,看历史,要去伪存真,才能看清过去,预测未来。李光耀生前死后都被奉为没有半点瑕疵的光辉顶点宇宙至尊,是“新加坡之父”,没有李光耀就没有新加坡的发达。李光耀对自己的政治能量颇为自负,从来没有表示过自己的错误,就别说罪过了。

  《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1923年-1965年)》和《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是李光耀的最重要著作,这一著作是作为李光耀的宣言而写的。

  作为李光耀一生有着很真实的记录的回忆录,主要内容涉及作者对从出生、家庭到走上政治舞台中心的回忆,兼及他从事内阁事务担任总理的经历。他在书中对当时政治人物的深刻描绘以及对历史事件的分析仍然有助于我们理解当时发生的人和事,而要想更好地理解李光耀的思想,回忆录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角度——作为“政治家”的李光耀是一个怎样的人。他虽然自称“从来没打算写回忆录”,但“年轻人会喜欢读我的回忆录”,“这本书并非正式的历史记载,而是我生长的地方——新加坡的故事”,“其间经历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宁静岁月、战争带来的震惊、日本占领时期的悲惨日子、共产党反对英国人回来而引发的造反和恐怖行动、马来西亚期间的种族暴乱和威吓,以及新加坡独立的风险”。但正是这些事件使得李光耀能够更加真实地表达自己对时人时事的看法,他对一些政治人物的细节描绘和恶毒歪曲勾勒出一个个政治人物的肖像画,他对历史事件的细节描写也有助于人们认识到李光耀的“历史”的真实。当然,立场的不同使得即使标榜客观的描写仍然夹杂着主观倾向,与李光耀相反的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告诉我们。

  李光耀很怀念“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宁静岁月”,所以他从来并不反对殖民主义统治,从来也没有和英国殖民者做过斗争。相反,倒是帮助英国殖民主义者镇压反殖力量,他对反殖力量的贬低见诸笔端,他对左翼和社会主义者的敌视更是十分明显,而他对自己的政敌或者其他政客的描绘也能够让人看到他自己的偏见。李光耀脱离历史特定环境去评价特定历史事件的行为,是在耍流氓。

  李光耀以其偏见和敌视的眼光描述左翼运动及其领导人,他深知没有左翼领导人的协助,单靠他们几个受英文教育的海归,“如果我驾驭不了其中一些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使他们为我们的事业服务,为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英校生所代表的事业服务,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我们这一小群受英文教育的殖民地资产阶级分子,没有跟占多数的讲方言的华人沟通的能力”。

  因此,李光耀生硬地把反殖力量划分为受华文教育者和受英文教育者两个对立部分。富有反抗精神的华校生和“我们只跟英校生和马来人建立联系,这些人既没有坚定的信仰,也没有力量跟华校生一较高低”的英校生。

  作为人,起码还有要爱国心、民族自尊心。“日本占领时期的悲惨日子”李光耀有一份功劳。只是日本军国主义者没出息,仅仅占领新加坡3年7个月3天就投降(由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海峽殖民地政府投降起,至1945年9月12日在新加坡政府大厦举行日军無條件投降仪式为止),李光耀为日本法西斯服务“我从1943年末开始工作,到1944年底为止,前后工作了大约15个月”,无法提供更长久的服务。

  1948年6月20日英国帝国主义者向馬來亞各族人民展开了全面进攻,残酷镇压爱国民主运动,逼得马来亚共产党拿起武器走入森林,进行艰苦卓绝的反英殖民战争。在马来亚各大小城市里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蓬勃开展,动摇了英殖民统治。这一段时期,被李光耀认为是“战后,英国人回到新加坡,同叛乱的共产党人斗争。”“共产党反对英国人回来而引发的造反和恐怖行动”。李光耀把反殖运动说成是“叛乱”和“恐怖行动”,极其鲜明地表达了立场。

  最会保身家的分子才最有生存与繁殖的机会。早在日寇占领新加坡时期,李光耀就搭上了英国情报部的关系,得到了英国人的宠爱。日寇投降后,靠着这个关系获大英帝国女王奖学金,1946年10月到伦敦接受英帝国情报部的培训。

  在反殖浪潮中,李光耀凭着代表工人和学生的律师,使他赢得了声誉,作为英帝国的代理人,捉住机会,尽显他的律师本色。首先,跟共产党人组成统一战线,最终取得了领导地位。以世俗理性解构崇高,自以为共产党人必须得到他的保护,才能免被英殖民统治者逮捕,共产党人就得接受他的“敲诈”,郑越东事件就是明证。在左翼力量大力扶持下,1959年5月30日,李光耀为首的人民行动党赢得了自治邦的首届选举,担任自治邦总理。

  其次,李光耀取得了主导地位,开始有计划、有预谋地绞杀扶持他上台的华校生和左翼人士。在英帝国情报部和吉隆坡政权的配合下,“1963年,我们跟马来亚合并成马来西亚,解决了共产党人引起的问题。”解救了李光耀摇摇欲坠的政权。

  李光耀以毁灭同盟者为巩固自己的办法,把自己的权欲建立在消灭同盟者之上,这样的强大,顶多是强盗变成富翁一样。李光耀的一意孤行,不顾在野党强烈的反对,强行并入马来西亚联邦造成“种族暴乱和威吓”的事件中完全表露出来。左翼领袖显露出来的惊人预言,在强行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前,就能准确地把握住这一事件的性质、意义及其必然后果。最终,新马两地人民至今还不得不忍受左翼领袖预言过的严重的民族间隔阂的后果。这种后果所遭到的一切不幸,将长时间地更残酷地压到各族人民的头上。

  从1959年6月3日上台当上自治邦总理时刻开始,一直到1990年,李光耀担任总理职务共31年。担任内阁资政至2011年5月14日,由于在大选时出言不逊输了一个集选区,李光耀被逼宣布不会出任新內阁任何职务,结束长达20年的垂帘听政。连同总理职务,李光耀正式结束在政府内阁长达52年的生涯。如果连同担任国会议员在内,李光耀直至2015年3月23日逝世,在政坛共56年。

  当左翼力量反对李光耀的时候,李光耀会以极其疯狂的残暴手段向左翼力量报复。李光耀掌权的52年,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和左翼运动便逐步被绞杀。消灭华校,驱逐逮捕左翼骨干以及其他各界人士的野蛮行动一致延续不断,臭名昭著的恶法“内安法令”,李光耀运用得挥洒自如。不容否认,李光耀总结了日本法西斯、英殖民主义者、林有福傀儡政府的统治经验,形成了他特有的一套统治办法,保证了行动党长期的执政。

  李光耀在职期间和接班人的鼓与呼,采取了一切措施,运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自己的违反民主行径,使用恐吓、欺骗和小恩小惠,获得了长期执政。新加坡人民物质的富足,取代了对民主自由的渴望。统治者的统治策略注入教育、福利等则进一步加固了行动党的统治根基。新加坡人民盲目地以为只要能安居乐业,避免前代的贫困就行。

  在行动党来说,知道时代已经改变,前代所采取的措施可以导致失误,最终使各阶层人士走到一起,导致了他们最终不仅在选举中失利,还成为各个阶层的共同敌人,威胁到行动党的政权,其失败就是不可避免的。李光耀自己也承认“新加坡这个独立的城市国家是否会消失?新加坡岛本身不会。可是,作为能走自己的路,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一个角色的主权国却可能会消失。”

  行动党人对劳动人民显然是没有什么同情心的,照顾弱势群体只不过是他们对道德的赎买,他们更多的是关心现有体制的维护和秩序。

  一般认为,李光耀的从政生涯是成功的,在这个过程中他表现了他的智慧,比如能够背靠英国殖民部,利用华校生和左翼力量,担任总理期间也能够很好地处理党内其他派别对他的威胁,使其能够将自己的意图贯彻到工作中。

  历史发展状况并没有使得李光耀对自己的描述显得过时,甚至还具有其深远的影响,因为他很巧妙地揭示了行动党人,尤其是自己之所以取得胜利,是因为行动党政权给了新加坡人民平等的社会,民情的重要性促成了它的成功。

  民情是法制和环境的最关键要素,李光耀深谙这一点。在此基础上,李光耀超越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和林有福政府的统治经验而开始从民情着手,设立了人民协会、基层组织等,保证民情得以上传,针对人们热议的话题进行必要的调整,给李光耀和行动党政权带来了极高的荣誉。他们在这种条件下不仅长期把持政权,而且能够用极其果断坚决的措施来保持政权,直到把人民群众吸引到他们方面,并使之聚集在李光耀周围。对李光耀的迷信,已经从行动党人方面转到市井小民的一般意识中去了。

  对从事政治活动的李光耀与作为掌控政权的李光耀应加以区别:李光耀前半生对国家独立没有做出重要贡献,应予以揭露;掌权以后的李光耀是代替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新加坡,是逆乎时代潮流的,应予以否定和批判。

  历史事件离我们愈是遥远,其性质便愈能清楚地展现。不管是哪一种视角,历史都不能隔断,我们永远处于历史与未来之间。《白衣人——新加坡执政党背后的故事》一书不是研究历史上的李光耀,而是为其创立思想体系,书中重炒李光耀的冷饭者尤多。

  李光耀诞生在殖民地时期,在英式教育下成长,经过日寇侵占时期,留学英国时期,反殖民统治时期,与马来西亚联邦合并时期,独立时期。但是,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读者看不到反抗日寇侵略的叙述,只看到他悠哉游哉地在莱佛士书院念书、看电影、和女同学比拼成绩;在日寇侵占时期,为法西斯工作,做黑市生意;在反英国殖统治时期,又搭上英国人。别说带领人民抗日反英,李光耀连门槛都没迈进去,反倒看到李光耀对反法西斯和抗日反英的主力军共产党的厌恶。在留学英国时期,读者看不到李光耀和各殖民地国家留学生反殖人士共同讨论研究民族解放之路,却在言语上贬低在英国的反殖民统治的反殖人士。

  李光耀的回忆录,把历史事件碎片化,割裂历史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选择性介绍历史事实。回忆录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经过李光耀的精心整容,割裂的历史事件,是历史化妆品,有意引导读者对历史的误解。因此,读者别想能从李光耀回忆录中得到什么爱国主义教育,正义的感召,更别想能感受到当年在抗日反英斗争中所激发出并能延续至今的巨大精神能量。李光耀的回忆录告诉人们的只是历史的碎片,玩弄的是事例的总和。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很会忽悠人,让人觉得可能是真的历史,而不是从历史的整体上、联系上去把握事实,而是从碎片化的方面把握事实。

  在反殖民统治时期,除了1959年之前担任工运学运的法律顾问,维护工人与学生的法律权益,看不到李光耀参与整体的反殖运动。相反,回忆录中倒看到李光耀如何与英国殖民部和林有福以及吉隆坡政权联手算计迫害华校生和左翼反殖力量。

  一个从日本法西斯和英国殖民统治中解放并取得独立的国家,没有一个纪念日来纪念,缅怀先烈先辈。新加坡虽然独立建国,但新加坡没有故事,没有英雄,没人给孩子们讲英雄故事,孩子们也不知道英雄故事,不知道50年前那些英雄们曾经付出了什么,因此没有国魂,新加坡共和国就像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怪物”。李光耀“新加坡之父”的光环,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至少是不得劲不给力,徒增笑谈。

  李光耀所贪的是比较抽象的权势,所争的是一口私人的怨气。对谁都有高度的警惕,与谁合作也都是精打细算。李光耀有才干、努力但是心胸太小,容不了人。这样的心胸所制定的看着制度完备、规矩得体、随从效力,但是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如果没有更高的目标激励,这样的制度注定要走向衰亡。

  李光耀从不心系人民群众,他的智慧表现在独立前耍尽权谋,摧毁反对力量;他的勤奋表现在独立后为了政权的生存,风尘仆仆,满世界奔波,争取政治上的支持和经济发展。水涨船高,人民当然从中也得到了实惠。

  要李光耀以回忆录记信史,李光耀勇气难,心境更难。从1942年2月15日日寇侵占新加坡算起,到1965年8月9日新加坡独立,历经23年,这一段可歌可泣的重要历史,在李光耀回忆录中,对日寇的残暴有真实的描述,对抗日力量的英勇是极端的丑化,两者之间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这种情况下,李光耀只有怀念殖民地时代“安宁的生活”,“恨不得英国人早日回来”。

  李光耀回忆录的用意识形态剪裁、改写历史,在漫不经心的刻意华丽的言语中揭示了许多隐藏在幕后的历史,历史叙事中,历史缺席了也被改写了。随着历史意志的无情展开,使得李光耀政权的反正义性暴露无遗。李光耀不知道真理往往是用鲜血洗出来的。它给人们提供的历史不过是一个破碎的图画,它不是指引人们去探求事物的本质,而是将事物的本质隐藏在浓浓迷雾中。

  总之,在《李光耀回忆录》中感受到的,就是伟大的李光耀,英明的领导者。之后,就是过渡而来的对李光耀的跪拜和传唱。而左翼力量的反殖历史,“事如春梦了无痕”(宋·苏轼《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湮没在时空中,看不到了。

  中国学者马寅初痛陈四大家族的腐败时说蒋介石“非民族伟人,为亲族伟人。”李光耀不仅是如马寅初说的“亲族伟人”,也是马基雅弗利式的人物。所谓的马基雅维利式的人物,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人。对这种人而言,道德、礼教、亲缘、传统等因素的作用很微弱,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通俗一点说,李光耀就是1837年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收录在《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中的《国王的新衣》里的裁缝!

  对当年左翼有关反殖运动的那一段历史事实,所有有政治文化良知以及文学意识作品中都已经用最真诚的表达、最优美的诗句、最热情歌唱做出应有的评价。这样的评价不容挑战,不可撼动。任何对这样的历史定位所进行的历史再评价,不管它进行得怎样道貌岸然,也不管它进行得怎样貌似有理有据,事实上,到头来,只能是一场历史的徒劳!

  列宁说:“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1917年1月《民族运动的历史环境》)

  前《文汇报》长期驻法国记者、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郑若麟在《筑起我们反精神殖民的新长城》讲演后与听众交流时说,盲人摸象只说一部分真理的时候就是撒谎,用事实撒谎是最有力的,也很难戳破。

  《白衣人——新加坡执政党背后的故事》就是如此,它不是去探究历史现象背后的本质和规律,而是从既定的观念出发去裁剪历史,或者淡化这一历史。他们所进行的历史挑战,貌似表现了一种学者的理论勇气,其实这些学者不会知道,或者故意不知道,任何挑战历史的勇气,应该也必须以一种理论和文化良心做基础,离开了这样的一种良心,离开了这样一种基础,这种勇气,事实上距离无知和无耻已经不远。这样的勇气越大,距离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化流氓也就越近。

  对历史解读本来就是见仁见智。立场不同、价值观不同、掌握的史料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会不同。毋庸置疑,站在反动立场就没有事实真相,就没有公平正义。只要回到历史环境中去看待历史问题,就能了解李光耀的回忆录只是孤立的、非历史的叙述。只要辩证地、历史的理解,站在历史真实的立场,我们和李光耀的理性辩论空间是很小的,这是属于斗争的场域。

  由于历史包含对未来的探索性和规律性,今天就是昨天的延续;昨天的延续,未来也必然是昨天今天的延续。因此,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就必须从历史中去学习。而真正的历史是由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们这些伟大的人物共同奉献思想而完成的。千万不要用庸俗的井蛙眼中的成王败寇当成是真实的历史。走进历史深处,拨开历史的浮云,透过岁月的沧桑,凭着可靠的史料佐证,逻辑的推测,把隐于历史深处的真相挖掘出来,告诉世人,是本书出版的唯一目的。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主要根据李光耀的自述和历史事实探讨了李光耀的人格、政治道德,以及与此相关的思想,呈现隐藏在历史事件背后的政治黑幕,也是政治博弈向历史领域的延伸。

  对李光耀生平和思想作出实事求是的分析和评价是本书的宗旨。我们坚持对李光耀在政治上的批判,经济成就也不是李光耀英雄造时势,而是地理基础和历史机遇的时势造英雄,造就了李光耀。我们不赞成目前有些人要把李光耀捧成神的作法。他们的做法说法是一种知识诡说。

  英国谚语说得好:事实是顽强的东西。只要历史回归常态那一刻到来,马来亚人民和代表他们,领导他们的力量开创的事业中那些英勇献身的无数革命英烈们的业绩及高大形象,定然与泰山昆仑一样傲然挺立,永存世间。

〖作者按〗:《李光耀回忆录解读》已出版面世,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书局均有出售。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7年6月19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19, 2017
2017年6月2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20,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