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联欢‧梦‧祭奠

写在一撮上岸的南大校友,远赴墨尔本寻欢作乐前夕

── 颀 洋 ──


  笫十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将于本月较后时的黄道吉日,在澳洲的墨尔本拉开帷幕。

  从笫一届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开始,联欢会忽东忽西、忽南忽北,已在香港、温哥华……等九个大城市先后登场。每一届的联欢会,都给自己订下摩天的目的,诸如“复办南大”、“饮水思源”、“加强校友联系”、“发扬南大精神”……等等,遣词用字,深得人心。美中小疵,只有一点:不够实事求是,因为漏了一句真话:“聚众到处寻欢作乐去也。”

  历届联欢会尽管场面喧腾、气氛热闹;美酒佳肴,应有尽有;灵山秀水,无一欠缺。然而,屈指数一数,参加的南大人人数,大多远远不及校友总人数的半成。这当然不算是“小貓两三只”,但顶多也只能忍痛说是“一撮”。

  老同学久別重逢,互道契濶,不免旧梦重温,或也顺便聊聊母校遇害夭亡的悲惨往事。在这群南大人当中,有好些生性乐观开朗,万事都能淡然处之。既是联欢,又是置身美景、觥筹交错,自然是谈笑风生、尽情欢乐,一直到嘻哈尽致、爽而后已。这种“化悲痛为快感”的豁达胸怀,着实与众不同,可圈可点。或许应该这么说:“合并论”的信徒们,父贼不分、有奶是娘,从来就不痛不痒,何化之有?甫在去年,彼辈还在大张旗鼓地庆祝“母校”的“50大寿”哩。顾名思义,不叫“叙旧会”而独独钟情于“联欢会”,此所以然也。

  旅澳校友不辞辛劳,煞费苦心,为联欢会准备了丰富多彩的开心节目:一仍旧惯的吃喝玩乐、游山戏水、观光购物、高尔夫球赛……等等之外,多了一个很不一般的点子:游轮之旅。倘是“一个都不能少”,通通都要、来个全套,估计每一名参加的大马校友,包括盘缠与投宿在内的总消费,恐怕不太容易低于五位数的马币。套用当年假左仔的语言说:这是“资产阶级的玩意儿”。

  然而,不管怎么说,此乃人生一乐也!而有能力乐在其中者,唯独岸上的南大人耳。草草估算,就在那么短短的几天里,数以百万令吉计的大把银子,在忘乎母校含恨九泉的欢声笑语中,化作一缕青烟,蒸发了。

  嗳唷唷!莫非真是:“联欢会大门八字开,无钱莫进来”?

  如此人间天堂,这般良辰美景,焉能不羡煞那些犹在岸边跌跌撞撞的昔日同窗?又焉能不羡煞几许在当年为了建成南大而义卖、义踏、义驶、义演、义唱、义剪……各阶层的尚健在人士?更焉能不羡煞紧紧追随南大精神、长期嗷嗷待哺的60间独中和三间学院?

  咦!不是说过什么“从群众中来,回到群众中去”的豪言壮语吗?

  啐!谁说的?那不过是梦呓!

  夜深人静,老爱胡思乱想;卧在榻上,脑子里经常出现这样的朦胧景象:

  每年清明时节,或是8.16的母校祭日,来自四面八方的南大校友,涌入新加坡聚集一堂,分乘多辆大型巴士,途经资政办公大楼,驶往被遗弃在荒郊野外的南洋大学牌坊。在悲戚的哀乐声中,为母校举行庄严的祭奠仪式。

  祭毕,一行人继程前往福建公墓,肃立在我族先贤陈六使先生的墓碑前,在静穆的气氛中,默默地向这位永垂不朽的母校创办人,恭敬地行深深的三鞠躬礼。

  当晚,在一处彷佛是海市蜃楼的虚幻地点,南大校友们还举办了一个演说会。讲台背景是五个大字:“还我真南大”。主讲人是阔别32年的谢太宝同学,讲题是:“顶天立地,威武不屈”……

  此时,依然是茫茫夜。窗外下着小雨,寒风来袭,冷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正是:

  满脑荒唐梦,一纸无稽言;都在笑我癫,谁解恨绵绵?

(2006年11月27日 刊于《南洋商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2年1月9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9, 2012
2012年1月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