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人 与 雪

── 任 宇 ──


每年冬季到来,总有一两场暴风雪。气温留连在零度线上,下雪下雨,几天里,把树枝上的积水化成一层冰衣,“银装素裹”,晶莹透亮。这是几十年才偶遇的风景,造成了几十年才偶遇的灾难。冰载水重,压碎了柔软的树枝。久不久可听到“霹啵”一声,一个大枝干断了。公路旁的大枝干,压在输电线上,这一区就断电了。

2013-12-22

整个大都市里,夜里风来,不知压断了多少枝干,不知多少区断了电。几十万人家没有电流供应,没有暖气。据电力局估计,需要72小时修复。72小时了,一些人家恢复了电流供应,有了暖气。有的电话还不通,有的上不了互联网,许多家的电视也不通。算幸运了,还有千万人家没有电流供应呢。

“万里冰封”,是窗外的景色。外面的世界,是零下十多度的气候,加上冰风缓吹,临近零下二十度的感觉。周围是挂冰的枝干,地上到处是残枝。薄冰在地面上,滑溜难行。

图书馆座落在公路交叉口,有公家人员清理人行道。可是,也只有多撒盐的地段露出地面,其他地段,冰盖雪埋。其实,当地上还混和冰水时,锄去冰渣,风吹过后,就是干洁的地面。但是,公家的人员“磨洋工”,薪水照拿,“于心无愧”。

沿着山坡半英里路,处处是人家,却见不到一个人。节日的灯饰,在一些人家的门窗前闪烁,漂亮壮观。看人家,得从门前的行人道入手。

这里的行人道,约有一米宽。除了市政除雪小车巡过,家家不一定会再打理行人道。好心人家,门前行人道清理得干净,整段水泥地面,没有一点残雪。有的人家,清理出一条二、三十厘米的地面,走来不慌。比较自顾“门前雪”的,清理了通入车房的一段,其他的地段,行人就得小心踏着冰雪。也有这样的人家,除了通入车房一段,其他地段却大体清理得方便行走。有的人家,没有多加清理,只在行人道上多撒了盐,行人不致滑倒。一些人家,完全不清理行人道,行人踩上铺着冰雪的路面,得小心滑失脚步。不知甚么原因,挂着灯饰的人家,都不清理门前的人行道,其中一家门前,一段冰面,几乎滑跌了脚。几家看不到灯光的房屋,行人道却清理得很干净。

人说西方社会,追循个人利益,但是,同一条人行道,有人为行人着想,有人不顾行人安危,各人有各人的作法。比看东方社会,还不是大同小异,人人心有不同,想法作法各不一样。

从人行道看人家,没有深入探询,会有所失误:可能人家外出,没人清理冰雪;也可能家里只有病弱之人……。但是,不同的地段,却说明了人心不同,结局不一样。

雪,诗人的题材,孩童的玩意,人们生活周遭的事物。不管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害处,各人有各种办法应对,也表现了各人的各种心态。

2013-12-25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12月25日首版 Created on December 25, 2013
2013年12月2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December 26,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