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华小师资望穿秋水

── 杨善勇 ──


再快一周,325大集会就满月了,可是,那4道议案如何定夺呢?4月12日与雪州国民型小学教师会面,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一方面承认师资问题存在20年,另一方面剑指一些人直言华小和淡小备受忽略,是天大的谎言云云。

是耶,非耶,霹雳州行动党秘书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律师第一时间发出的文告,才是一箭中的:慕尤丁所谓每所国小平均获得226万拨款,华小224万、淡小199万,因此证明政府公平,实为以偏概全。

事实上呢,倪律师透露:5年大马计划,政府前前后后一共拔出48亿充当全国小学的发展拨款,国小占了95%,华小只有微不足道的3.4%,泰米尔小学则仅得区区1.6%。

这一些,国内外广大读者想必知之,当然一概全属旧闻了。但是,诸如董总要求教育部公布本年派到华小的不具华文资格教师人数以及任教科目、职位和学校的资料,现在是否已经一一公告天下呢?

卫生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当初兴致勃勃所言解决一个马来西亚华小的问题,分为短、中、长期的方针,本党百万同志有谁知道,现在是不是有了一撇,还是尚欠一捺?

翻查档案,耐人寻味的新闻,还真不少。诸如2011年8月24日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曾说:“尽管砂拉越州面对董事部坚持要一些没有华文资格校长继续出掌华小的问题,但是,华小必须由有华文资格校长掌校的大原则绝不能妥协。”

话锋一转,2012年4月4日《中国报》A6版报导:魏家祥在古晋说,教育部与华小董联会达成共识,不具华文资格的砂州正副校长将获留任,“有关的争议将告一个段落”云云。

所有的议题,似乎仍在南中国海两岸原地踏步。柔佛新山优景镇国中校长蔡崇辉先生前不久所言,才是骇人惊闻:国中华文班师资短缺超过30年,大部份国中唯有安排非中文系毕业生应急。

先后曾任师训讲师和柔州教育局助理总监暨华文科督学的蔡先生说:华文班师资严重匮乏涵盖新山、巴西古当、笨珍、哥打丁宜、丰盛港;仅有麻坡、居銮、峇都巴辖、昔加末等四县的情况较好。

这麽一说,冰山一角的一个柔佛,举目都见本邦华文教育的举步维艰,一言难尽。可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还是那样从容不迫,兹举师训师资之事,当见一二:教育部只准备增聘30名华文讲师。

董教总无力解决问题

既然这样,什麽时候才能“一劳永逸”解决师资的不足?师训的讲师,只聘卅人;日以继夜,夜以继日,他们上上下下,全力以赴,可以为华小和国中培训多少讲师?

偏偏国中校内,师资的安排也一样罄竹难书。可是,既然“非中文系毕业生”可教中文;万一马来亚大学医学系哪一天的师资不够,可否借助博特拉兽医系的教授代课呢?

百年华教的师资,谁不知道,其实不是起自“调派”的纠缠不清;而是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关键之处,则是国家独立前后在朝政权推崇单元政策的本源,至今不改。

这一点嘛,陈良博士著《大马华族文史正论》(吉隆坡:林连玉基金;2011)援引档案显示远在1936年丘汉平的《华侨问题》,一早论及华校“办学无人,经费困难,师资缺乏”。(页71)

说是这样,325的发言,董教总领导所言,尽是不着边际的纸老虎之言。mksow兄在〈325‧救亡‧纳吉最爽〉说得明明白白:叶新田全文中,责任追究的最高级别只到“教育部”,而且还是没有了“教育部长”了的“教育部”。

至於王超群,一样客客气气,mksow说:全文大力抨击政府不公平,50年都不能解决华教问题,政策偏差等等,然而,最后最后,还只是要“促请政府听取民意”而已。

仅此两件,格局即见;格局如此,结局如何,自不待言。当下325大集会快满月了,黄绿同心的428箭在弦上,董教总一如既往,继续不举,风度优雅,还在观望。

望啊望,望穿秋水,不见师资的倩影;羹残楼静,孤燕两三声,往日的方案,只换得眼前的凄情。梦魂无所依,空有泪满襟。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只有你的儿女呀,已长成活泼天真:爸爸的时代不够老师,我的时代也不够老师。

(原文刊载于 2012-4-17 《东方日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2年4月17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17, 2012
2012年4月1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17,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