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荡气回肠的追思会

── 许万忠 ──


  60年前,高瞻远瞩的陈六使先生登高一呼并率先认捐500万元,新马华社随即掀起捐献南大的热潮。义卖、义演、义唱、义赛、义踏、义剪、义电、义载、义运、义舞、献薪……接踵而至,一浪高过一浪,终于汇成一股巨大洪流。1953年7月26日,陈六使先生主持南洋大学动土礼,巍峨的文、理、商学院相继完成;1956年3月30日开课,云南园从此弦歌不辍。

  陈六使先生在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新加坡南洋大学委员会到根据《南洋大学法》组成的南洋大学理事会,一直担任主席要职,领导筹款、建校和发展工作,直至1963年9月22日被李光耀政权无理褫夺公民权,才被迫以“年事已高”为由,辞去一切职务。

  陈六使先生为南洋大学殚精竭虑,云南园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饱含陈六使先生浓稠心血和深厚感情,陈六使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南洋大学创办人和校父。

  1972年9月11日,陈六使先生因心脏病突发赍志以没,华社为他举行隆重追悼会;举殡当天,南大儿女戴孝,南洋大学校旗披盖灵柩,7千人敬送他走完人生途程。陈六使先生形象不灭,南大儿女感恩陈六使先生,悲愤李光耀政权恣意迫害,却从未为陈六使先生办过追思会。霹雳南洋大学校友会敲锣打鼓,广邀五湖四海南大儿女出席的《陈六使先生追思会》,是头一遭。

  最感人的,是追思会播放陈六使生平纪念照片、南大建校历程、美化南大湖和学生楼、学生楼开幕盛况、反王赓武报告书大罢课、反迫害大游行、军警闯入校园逮捕和殴打南大儿女的图片时,静谧的会场传来啜泣声;司仪缪长青再度上台时,已经泣不成声,好久才能平复。她说:从来没有想到她的父辈们,曾经走过这么艰辛的道路,她太感动了。

  饱含深情的话感染全场,大会主席周增禧站在台上,连抹几次泪水之后,还要做深呼吸才能够开始讲话。

  《陈六使先生追思会》唤起南大儿女对母校的回忆,南洋大学的创校背景和走过的崎岖路,神圣学府被蹂躏、美丽校园被摧残、学术自由被侵犯、军警在校园横行、同学被迫害……历历在目,是南大儿女抹不去的记忆;母校被刽子手扼杀,是南大儿女永远的痛。南大儿女铭记先贤的奉献和师长的教诲,秉持南大精神,以天下为己任,前仆后继义无反顾……睹物思人,怎不泪眼涟涟,怎不心湖澎湃,怎不热血沸腾?

  《陈六使先生追思会》荡气回肠,南大儿女廉颇老矣尚能饭,要在有生之年,为母校,为陈六使先生沉冤昭雪!

(2013.9.16 东方日报《龙门阵‧忠言逆耳》)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9月16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16, 2013
2013年9月1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16,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