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欲盖弥彰

── 许万忠 ──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经济建设和提升新加坡国际地位的贡献,抵不过他摧残民族文化和华教的滔天罪行。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是一个民族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基;两相比较,他是过大于功的。

  李光耀晚年一再著书立说为自己的语文政策辩护,只是骨子里的殖民地奴化思想根深蒂固,崇洋劣根性抛不开弃不了,文字如何优雅,语气怎么婉转,只能有限度地自圆其说,无法令人折服。

  人老了总难免有时糊涂。稍微理性的时候,他会公开忏悔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会采取不同的语文教育政策。”劣根性浮现的时候,又强词夺理表示“难过不能更早采取行动(关闭华校和南大)。”归根究底,他是反华教的。

  如果说最后(或最近)一个论述是盖棺论定之所依,那么,李光耀最近出版的《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就充分暴露他死不悔改的本质,他已经是“不盖棺,可定论”人物了。

  李光耀可以不认同南洋大学的创校宗旨和目标,却不可以诋毁和污蔑华裔前辈发扬民族文化,使海外华教有一个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完整教育体系的苦心。陈六使创建南洋大学的号角一吹响,就得到全东南亚华裔社会的热烈响应,绝非偶然;他登高一呼万山响应的气势,至今尚未被超越。

  他突出陈六使认捐500万,只交出250万,又借陈六使把子女送入英校,攻击陈六使口是心非;他非议福建会馆认捐60万,却还有40万没有拿出来;南洋商报承诺100万,兑现的只有9万4千等等,是强化他鄙视华教的论据。

  李光耀主观上已经认定南洋大学的创校背景和目标是“与生俱来”的缺陷,注定会失败,对南大狠加迫害是理所必然。褫夺陈六使公民权、派军警闯入云南园镇压和逮捕学生、未经审讯拘留南大生谢太宝长达32年等等,都是他仇视南大心态之下的没理性作为。

  “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李光耀坦言他学华语和方言,是“为了争取民心”。他没有透露的,是他后期提倡儒家,鼓励学生学习华文,是由于中国崛起,新加坡要赚中国人的钱;成立“李光耀双语基金”,志在合理化和掩饰他对华教的迫害。

  李光耀原籍广东大埔,他为了避免“误会”为中国人而“碍难”回乡寻根。一个不把认祖归宗视为必须的人,会认同民族文化和传统吗?他迫害华教,当然耳。

(原文发表于 2011.12.5 东方日报《龙门阵‧忠言逆耳》)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12月5日首版 Created on December 5, 2011
2011年12月5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December 5,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