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震耳的沉默

── 游 黎 ──


一批南大校友2017/8/19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发表后,虽引起南大人的关注,却不见事件始作佣者有所表态。私下若对这群挖掘疮疤的学友瞄中指,也不为怪。

本可睬你都傻。不料一个月后,校友刘程强在国会提问陈六使公民权是否被恢复。内政部长答说陈六使因支持共产主义而被吊消的公民权,至今仍然如是。新加坡政府间接证实,区如柏2003年的陈六使公民权已恢复的报导,不是以讹传讹,便是向朝庭自献殷勤,凭空捏造。

其实,李光耀如有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的度量,恕我直言,这么重大新闻,还轮到区如柏来发表的份儿?

有说2003中文网站还不活跃,区如柏为复名/复办活动造势(为理大颁杰出校友奖给陈瑞献而写的应景文章)的捏造报导,没引起多大注意。这个解释有点牵强。当时笔者已在互联网上读到不少南大出身的文人墨客的长篇大论。更合理的解释是,一般华校生都很“厚道谅解”,息事宁人。但正是这种姑息,和为贵的修养,使到区如柏在怡保联欢会被问起此事时,仍有勇气支吾了事——你们能拿我怎样?

区如柏稍有自觉,早就应该在2003有人怀疑她的假讯息时,立刻自砌下台阶。不致于落到今天这个狼狈处境,但也许她不这么感觉。

常言:沉默是金;此时此事,沉默是震耳之羞。

〖相关文章〗:
2004-07-16 有关陈六使的公民权
2004-01-09 再谈陈六使公民权的“恢复”
2003-08-18 陈六使公民权恢复?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7年09月28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8, 2017
2017年10月0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October 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