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诠释砂劳越独立日的话语权

── 游 黎 ──


砂州当局今年高调的宣扬、举行7‧22砂劳越独立日纪念庆典,让见证这历史转捩点的读者感到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独立”后50年才首次纪念这个庄严的日子,若前此不曾庆祝,不是存有莫讳高深的苦衷,便是一路来当政当家的州领袖们,严重失责失职,并在砂劳越子民眼中低价地典当了砂劳越的反殖历史遗产。

1963年7月22日,国民党党魁加隆宁甘就任砂劳越第一任首席部长,总督阿历山大华尔德御职返英伦。这个行政权的移交,是在赶着行将成立的马来西亚而仓促低调的实行;即没有独立宣言,没有国家元首,更没有独立宪法的公布。果真是脱离英国成为独立国,英国殖民部档案存有如是记录吗?

7‧22不过是部份行政权的移交,国防外交内安等等大权仍然掌握在英国政府手中。即便是从7‧22到参入马来西亚前的过渡时期,代表殖民政府行政的辅政、财政、律政三司,仍然掌握着日理万机的实际行政主权。充其量,7‧22的内阁就任,只是把砂劳越的英殖民地位提升到和当时新加坡等同的自治政府地位。而当时李光耀已是以总理称号,亮相国际,岂只是首席部长?

州政府在叙述砂劳越独立经历的话语战中,向来是占反对党下风,这点有目共睹。单是国庆日的认定课题上,她一路来都被反对党(尤其是州行动党)痛击得颇为狼狈。直至2010年前,中央政府和西马社会只大事庆祝8‧31为国庆日,罔顾东马情绪,对9‧16则意兴阑珊,州政府对此竟然禁若寒蝉!马来西亚成立46年后,政府才列9‧16为全国公共假期!

也许突然高调宣扬7‧22乃州国阵想力挽民心,从反对党口中夺回诠释砂州独立历史的话语权吧?黎老我看如此笨挫的历史修正行径,恐怕会弄巧成挫。譬如,砂州人民不禁要问,如果砂劳越是以独立国身份参组大马,那我们这个敬爱的“砂劳越共和国”,怎么1963年后在中央政府的眼中沦为大马联合邦中的区区13州之一?而且是经常不能维护、申张参组大马时的18条契约精神和权益的落后州属。参组大马建国先贤们岂不是典当了我们已是独立国家的尊严、国格和权益?

州政府与其胡钻诠释历史的牛角尖,贻笑大方,不如致力维护及改善18条契约,毕竟历史事实不是心虚者说了算。

2013-08-13作
2013-09-16修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9月18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18, 2013
2013年9月1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18,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