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的虚伪称赞

── 游 黎 ──


李光耀爱派送虚伪称赞(back-handed compliments)。盖虚假称赞既无需本钱,又可伪装海量,何乐不为?

用来按摩历史,虚赞更得混淆历史之效。最近李光耀对已故前汶莱苏丹的虚赞,又是一例。竟然有人牛粪当鲜花,将它“搽”在大衣翻领,除了自己嗅外,还唯恐世人也跟他们一样不懂辨认,四处宣扬,真令看官啼笑皆非。

先说李光耀最为人知的虚赞,莫过于独立前夕赴英谈判时,在英国佬面前称代表团员之一的林清祥为“新加坡未来的总理”。林清祥听了怎么感受,无从得知,但那阵牛粪气味远隔重洋的新加坡民众都嗅到了。显然那还是争取独立的早期,李氏和左翼仍沉醉在同床异梦密月期,许多人都心照不宣。

李光耀爱耍弄的华校生,自然也是他派送虚赞礼的对象。在李回忆录上册第14章〈华校生的世界〉,201页有这么一段:“……我对华校生的世界认识却刚刚开始。这是个生机蓬勃的世界:有那么多活跃分子,个个生龙活虎;有那么多理想主义者,他们不自私,准备为更美好的社会牺牲自己的一切。看来他们完全献身于革命事业,下定决心,一心只想推翻殖民地政府,建立一个平等和公正的新世界。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忆录多处可见诸如此类的虚赞,但接下的往往是贬化嘲讥的真正李式评价。如同书283页提到1955林有福政府逮捕学运领袖,造成的风雨欲来的局势时,有这么一段华校生和英校生的对照的:“可是,我经过附近马来亚大学的学生宿舍时,却看到有些受英文教育的学生兴高采烈地大吹足球裁判员的笛子,兴奋地等着看一场好玩的游戏快要开始。眼看他们这种极端愚蠢的行为,无知和天真,我不禁要咒骂他们一顿……如果躲在华校生背后不露脸的人得胜,这些大学生将最先被送去洗脑,并成为又一批失去一切的人。”可见李光耀心目中的华校生虽是不自私的理想主义者,却也是自无己见,被共产党牵着鼻子走的幼稚年轻人。

到了80、90年代,李光耀在外国媒体面前把从商成功的华校生赞为“社会主义资本家”。赞许之余,不忘加插行动党政府对工商有利的英明政策的限定词。与此同时发表的“南大精神”谈,也一时听得南大人飘飘然。

再说回对前汶莱苏丹的虚赞。稍懂新马历史的人都知道当年李光耀要加入马来西亚计划的急切。参加大马新联合邦是行动党唯一能跟左翼的社阵竞争后英国政权的掌权途径。最近解禁的英政府档案显示,李光耀深恐东姑阿都拉曼临时冷脚,放弃大马计划。东姑原本对新马合并不感兴趣,是英国抛出北婆三邦——砂劳越、汶莱、英属北婆(现沙巴)这三块大肥肉,买一送三,才逐使他在外国记者俱乐部宣布成立大马计划。急切着要“弄帮”北婆三邦舢舨的李光耀,怎会赞赏汶莱苏丹的退出?

李光耀不仅欢迎北婆三邦作陪葬品,英国更送上“1962汶莱政变”这份礼物。李光耀藉汶莱政变,“说服”马新英共管的内安部,展开“冷藏行动”,把社阵反对党人一网打尽,为加入大马铺路。

马来亚各州苏丹皇族对大马计划的热诚比东姑巫统更低,坚持汶莱苏丹没有轮流当全国“阿贡”的份。人口少石油多的汶莱,聪明的谢绝入伙合计。这点汶莱倒是比李光耀有远见之明。李光耀满以为他可以替代马华,做第一个马来西亚华籍首相(毕竟宪法没有首相必需是马来人的规定),导至两年后给踢出马来西亚的狼狈相。45年后李光耀对汶莱前苏丹的虚假称赞,不过用来 justified 热切参加大马后又被狼狈 赶出的经历,也同时炫示他和苏丹的“英雄所见略同”。

如果当年不幸汶莱加入马来西亚,你能想象李光耀今天会发言表示同情吗?沙巴笔者不敢说,俺家乡砂劳越就有不少人会欢迎这份同情表示。李先生还等什么呢?

当年把砂劳越、沙巴当陪祭品,热烈向北婆三邦吹销大马计划,一旦新加坡幸运退出,李光耀有跟砂、沙说个对不起,再见吗?

竟然有人把李光耀的牛粪当鲜花,混淆耳目,啧啧。

2010-03-26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3月26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26, 2010
2010年3月2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6,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