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Lee Cons Me Not

── 游 黎 ──


(原文登在2007-12-15 www.malaysian-chinese.com;为回应网友而写,作为《不在乎李光耀自命新儒》下篇。)

我虽对儒家有偏见,也看得出李光耀之类的新儒,是 cherry-picking 儒学。当然,他的 cherry 是一些真心崇儒者说的糟粕。

不管多醇美的酒,也有糟粕,何况我不认为儒家这酒是醇美之酒。偏偏伪儒从粗糙之酒选其糟粕。

我的意思是,不能因为贩毒者卖的是假海洛因,就说真海洛因对你有益。

最令人不齿的,是许多有识之士──People whose job is to know Confucianism inside out──,尤其是儒学诞生之地的儒学者、政人,虽明知其伪,却煞有其事地吹捧李光耀是新儒。这点使我明悟,在中国几千年朝代史上,为什么儒家失宠于统治阶级的时期,是相对的那么短暂。可以说,有权势的地方,就有儒家徘徊,绉着鼻子闻嗅,寻找权势。八十年代后,共产主义作为中共统治的信仰工具被唾弃后,中共统治阶层也开始拥抱儒学,这点也不是巧合。这跟不屑李光耀为真儒者指他之所以披上儒家外衣,是为得到华社的支持,出自同一推论。

儒家千百年来便是统治精英维持封建统治的工具。不是说解放前中国90%以上的人民是文盲吗?文盲,看得懂硬涩文言文含载的只需半部即可治天下的《论语》,而挤身治国平天下的士大夫阶级?文盲农民子弟苦读四书五经,上京考试中举作驸马,衣锦还乡当县官,挤身统治精英层,为穷人翻冤案……。这正是传承至今的亚洲价值观者吹嘘的亚洲人注重教育的神话。它在新加坡岛国的版本是:填鸭式读书→→会考13A状元→→总统/国防奖学金→→高薪公务员/议员/部长(→→政联董事) 的仕途。

威权主义者如李光耀的儒学最爱,应当是“礼”和“仁”。礼是儒家作为统治阶层工具的精髓;仁是蒙骗文盲愚民,用来表示他们高人一等的修身涵养慈爱。 他们把“礼”当作“礼治”、“秩序”,也就是老外说的 law and order。孔、孟 夫子如果活在今天的中国或新加坡,必定做公安或内政部长,动辄引用反颠覆法、内安法,严禁示威游行、“中国不能乱”,“PAP 下台新加坡会有麻烦”、有理不犯上、君臣父子夫妇兄弟、君要臣死,臣问什么时候方便……

“仁”,benevolence ,是作统治者的道德资本。我仁,故我王。意识关联词的作祟,使驯民联想:贤仁→→贤能→→圣贤→→清廉→→$$$$。儒家贤、仁的哲理有两个不明文的假设:(1)。君王仁不仁,由士大夫服务奴才说了算,(2)。君王的贤仁有遗传性。所以开朝太祖之贤仁,百年后的末世主也理所当然的贤仁;所以有家王朝,世代相传 (如果不是人言可畏,李显龙早已 blah blah blah)。

可是,“仁”、“贤”是修养,既不是与生俱来,也不是一世不变。把人民国家的命运寄托在王者的永远贤仁清廉是不保障的,我宁选择健全体制。我向崇尚儒学的专家请教,在儒家的千言万语中,你能找到这么一句古今中外千年真理吗:绝对权力导至绝对腐败。而儒家严谨的“礼制”,正是推崇绝对秩序、绝对权势。

明白自认高人一等的精英意识,就明白为什么精英崇儒,不管其真伪。

2008-02-02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8年2月02日首版 Created on February 2, 2008
2008年2月0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