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有不爱扩张领土的国际主义吗?

── 游 黎 ──


《谁的“马来亚梦”》时,联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老左憧憬“重返”的马来亚,包括我的老家乡砂劳越和与她毗邻的沙巴这两地区吗?如果包括,那岂不是重返当年李光耀要参组而左派极力反对的“新殖民地马来西亚”吗?如果不包括,那么已经承认并拥抱马来西亚的前砂共及前砂劳越左翼政党和他们的支持者,会怎么说呢?当年李光耀凭着简单的种族算术的盘算,游说砂、沙两地的右派势力,不顾新、马、婆左派人士的反对,参组马来西亚;不出两年,又逍遥自在的抛弃砂、沙,单独退出大马,又一次的把这两个地区带去荷兰!怀着重返马来亚梦的新加坡老左,不会忘记这段历史吧?

依我看,梦想回返马来亚的新加坡昔日左翼人士,想重返的“国家领土”,不是马来亚,而是包括砂、沙在内的马来西亚。纵使他们未必认同今日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况和政党文化,我不认为他们会放弃当年“英帝国主义和东姑反动集团”为他们响往的梦境国家得来的新领土。

我之有如此的怀疑,不是始于近日。1969年刚到加拿大时,认识不少从新马来的左倾书生。这批自诩积极进步、亲华亲共的伪左派,每当听说砂劳越有不少人(笔者不了解沙巴,不敢妄下定论),对被连骗带拐的加入英国/东姑/李光耀编导的马来西亚计划仍耿耿于怀,不是嗤之以鼻,不屑一谈,便是搬出联合国葛柏调查团的民意调查报告为证,一反往常嘲讥联国是西方反共国家的侵略工具,为马来亚国土一夜间增加约2.5倍感到高兴。他们大言不惭地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领土扩张,却对砂、沙被沦为马来亚殖民地的悲愤实事,无动于衷。

这种虚伪立场,在中国开始和非共国家如马来西亚和好时,得到开释与道德支持。当年支持亚、非、拉反殖反帝的国际主义八股,变成对砂劳越反大马左翼人士的一大讽刺,哭笑皆非。

上世纪共产国际鼓吹的不分国界、民族、文化的“无产阶级乌托邦”,和时下流传的“和平崛起”强国论,同样是违背人类文明史的现代新编神话。找遍古今中外历史,也找不到和平崛起的强国,和不爱扩张领土的国际主义实例。(今天有党国文痞,在古书堆里找到了无产阶级乌托邦神话的理论根据:儒家学说中的“大同世界”。无怪乎时下儒家庙堂,香火绵绵。)

第一个标榜共产国际的苏俄帝国,不仅并吞波德海诸国,沦之为外围卫星、1956年还派军进入侵匈牙利镇压民众起义、1968年派军扑灭捷克之春、在中共殷勤帮助下怂恿蒙古独立,纳入共产国际圈、得寸进尺地蚕吞中国东北。1980年苏俄入侵阿富汗,耗尽国力,大失民心,加速曾经傲视半个世界的苏联帝国,十年内崩溃瓦解。

写到这里,不禁要问:马共当年反对大马的理论根据是什么?就只因共产阵营老大哥们反对?假如(是的,历史没有假如,故且听之)英国选择马共或者左翼政党,联同可左可右的李光耀筹组大马,并吞砂、沙、汶莱这三块肥肉,马共会拒绝吗?它有勇气抗拒共产国际的意愿吗?

不论你是否赞同六十年代砂共及砂劳越左翼政党的斗争纲领,她们是真正反对大马计划的良知反对者。走到 SSKM(Sabah Sarawk Keluar Malaysia,沙砂脱马)、S4S(Sarawak for Sarawakians,砂劳越人的砂劳越) 抬头的今天,西马东渡的政党,声嘶力竭提升砂、沙主权的诚意,同样令人怀疑。

2015-08-30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5年8月30日首版 Created on August 30, 2015
2015年9月05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5,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