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再谈李光耀的后悔

── 游 黎 ──


有朋友认为我在《李光耀何曾后悔?》文中,出言不逊,污辱南大校友的华文水准。朋友的抗议是,各地主流媒体如星洲、南洋用的都是“后悔”,南大校友和各校友会不过是引述,不能因此也取校笑南大生的中文水准。

首先,得罪之处,游老我在此道歉。

其实(一):原文指的是李光耀会笑大家不懂“遗憾”与“后悔”的区别;他再骄恣高傲,也还不至于跟南大生比中文水准。

至于说主流媒体在先,南大校友会在后,那大家是不是犯了 intellectual laziness 之错呢?

其实(二):看海峡时报,不晓中文的华人,读到李光耀的 "regret",他们会认为他是“后悔”,还是“遗憾”?所以我说,只有受华文教育的“精华”,才会为受英文教育的“精英”修饰,被玩死不悟。

其实(三):评析该用“遗憾”抑或是“后悔”,不是文章主要用意,况且李光耀并不是后悔关闭南大。责问取“后悔”而舍“遗憾”,是因为两者属于不同的道德层次。用“后悔”益加合理合法化(justifies) 李光耀关闭南大的道德理由;更延伸他为没有更早关闭南大,早点抢救不敢出示文凭应征工作的南大生,而罪咎于怀的神话。而事实是,他可能连“遗憾”都没持及三天。譬如你也许会为丢失$20遗憾三天,但如果你杀了人,游老我希望你后悔很久很久很久。把李光耀仅仅的“遗憾”(如果真有) 提升到“后悔”,是把他放在更高的圣贤道德高坡。

其实(四):李光耀坦承当时没有更早关闭南大,是担心选民情绪。既然后来没有输掉大选,却仍然对没有更早关闭南大而“后悔”,可见其人之伟,不由你不信关闭南大,是怜悯南大毕业生的低水平,关怀他们的就业出路。用老外爱说的:Put them out of their misery,用心良苦。

其实(五):关闭南大和灭绝华教是李光耀政史的一大污垢,跳进新加坡河也洗不清。于是乎年高九十的他,抓紧时间,为留名史册而按摩史实。

其实(六):这点游老我认为最重要。李光耀是大中华情怀、华社汉族沙文情节的幸运人。中国领导在最文革时期,表面骂李光耀是香蕉人,骨子里却是为这位海外炎黄佼佼,感到骄傲光荣。同样的族群情节,逐使马共明知李光耀的挂羊头卖狗肉,也还为他的政途护航,认为只有李光耀有承接英国在新加坡的执政能力。同样的族群情节,导至华社媒体潜意识地帮李光耀把关闭南大的理由,“道德性”的合理化。

2010-01-23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1月24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24, 2010
2010年1月2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24,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