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中国李光耀——治国理念孪兄弟

── 游 黎 ──


不少被宰在李光耀手下的昔日左翼人士,无视新加坡50年来的经济民生成就,‘凡新必反’,把新加坡当作20世纪怪胎。因此他们对中国政府近年来弹唱的“向新加坡学习”,除感到困惑不解外,也带有被自己崇拜的偶象抛弃的酸溜溜滋味。

其实,这是对中原汉族文化和中国党国领导的误判。固守神州中原的汉族嫡系,向来把海外华人当作不可违背祖国利益的华侨看待。冷战期为做第三世界革命领导,中国表面上骂李光耀是亲西方的香蕉人,骨子里对这位海外华人能在不友善的南海政治环境,不仅掌握政权,还能一党独大——不管手段方法或目的,都和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那一套如同一辙——自然欣赏佩服。因此待到情势需要时,不向李光耀新加坡学习都几难矣。中国人望子成龙的心里,不仅欣赏李光耀,也把他的成就归功于优秀的炎黄基因,算入为我族类在海外扬眉吐气,光宗耀祖一栏。至于说新加坡人为李光耀的成就付出很大的政治代价,中国会跟香蕉人李光耀一样说:"That is too bad ,suck it up!"。

可以想象,中国和李光耀如换身处之,两者实行的治国政策、手段,必定如出一炉。仅列以下几点中、李言行为证:

1。中国坚信一党专政;李光耀一生致力维护行动党的一党独大局势,垄断政权。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是极权政府,行动党新加坡自建国以来便是家长式威权政体。为应对国内中产阶级日渐渴求民主自由,中国搭上了李光耀这位主义孪兄弟,开始学习新加坡,勉强从极权制渐步走向威权制。人大代表也从以往的“一致热烈支持通过”,到出现少数但不容忽视的反对票和废票。李光耀早年对反对党赶尽杀绝,之后又官委非行动党人为议员,为粉饰民主的花瓶。反对党势力一有加强,便玩出集选区选举,以持续行动党一党独大的优势。总之,中国和李光耀同是玩政治权术的马基维利拿手。

2。中国人不爱也不懂民主/新加坡还不能实行全面西方民主。充其量中国/新加坡只能实行指导民主。民主制应由中国共产党/李光耀行动党指导,自不在话下。所以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天安门民运学运,乃理所当然之事。

3。中国有中国特情,唯有实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策。新加坡有新加坡特情,没天然资源,没有腹地,唯有执行不管黑猫白猫的务实政策。中国新加坡的共同特色:党管政治,人民挣钱。因为人民不注重民主,只求民生上轨。

4。中国近年来对孔儒学说,情有独钟,四处办孔子学院,欲与西方麦当劳好来坞软实力争高低。也把不识〈论语〉、〈大学〉为何物的李光耀,捧为当代新儒。儒家讲仁慈,中国和李光耀一样,被只管闷声发大财的儒商/资本家称为仁慈独裁者,想必引以为荣。李光耀推崇的“亚洲价值观”,与中国要压倒西风的“东风”,异曲同工。

人民行动党很清楚,土生土长国民的选票,不能再当之理所当然的支持票。近年来从大陆输入的新移民,几乎是清一色行动党支持者。毛主席的孩子,个个拥护爱戴香蕉人李光耀,为其逝世而悲伤,该不是食古不化的大中华情怀者所料想得到的。

原作2015-04-12
修于2015-05-28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5年5月29日首版 Created on May 29, 2015
2015年5月2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y 29,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