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对“复名”和“改名”的共识

── 黄云岗 ──


《李光耀回忆录》第二册中的《一种共同语》,首次提到南洋理工大学“复名”南洋大学。

为了要把“复名”正确化,2003年上任的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徐冠林博士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鼓吹南洋理工大学的前身是南洋大学。可见为了“复名”,如岳飞说的,何患无辞?

新加坡政府在1980年强行关闭南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的前身明明就是南洋理工学院,该学院于1981年在已故南洋大学的旧校址成立,根本不是南洋大学的延续,南洋大学更没有降格成为学院。历史是不容篡改的。

陈六使领导新马华人办的南洋大学,有它的内容,新加坡政府建立的南洋理工大学,同样有它的内容。照理,内容重要,名字并不重要。可是,“复名”的牵涉面包括内容,名字,更重要的是牵涉到历史。反对“复名”的校友,不能同意把南洋理工大学的历史,混入南洋大学的历史之中的任何做法。

在同样的校址,又出现一间“南洋大学”,对认同“复名”的校友来说是很受用,于是有所谓归属感之说。但是,不认同“复名”的校友,不会因为名字而产生归属感,他们强调的是内容和阻止篡改南大历史。

有人说,历史是没法篡改的。我们只要看王赓武此人如何篡改南大精神,恐怕世界上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敢接受保险“复名”之后,已故南洋大学的历史,不被篡改得面目全非。

虎死留皮,人死留名,为已故南洋大学保留历史,亦属天经地义。

我建议校友设法取得以下的共识:

- 2005年南洋理工大学是“改名”而不是“复名”成为南洋大学。
- 改名之后,它的内容没变,前身仍然是南洋理工学院,历史从1981年开始。
- 这所大学对校友来说,不是共同的母校,它和“后母”一样,不是每个校友要认同。校友和它认同与否,有各自选择的权利,不必强同。
- 校友共同的母校仍然是陈六使倡办的南洋大学,在这个基础上,校友保持团结。

南大校友为了“复名”的事,闹得四分五裂,使到亲者痛,仇者快!希望校友能对“复名”和“改名”取得共识,走出无稽复名的框框,为已故母校南洋大学保留历史,使它的至尊名望,不受任何的伤害。

2004年7月2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4年07月02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2, 2004
2004年07月0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ly 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