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谈谈李光耀的逝世

── 叶德民 ──


2015年3月24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媒体联合早报以黑色的版面报导了李光耀的死讯,新加坡终於告别了一代枭雄独裁者!也引起了人们谈论新加坡的历史!发现人们大谈特谈李光耀在世91年的正面历史,极尽歌功颂德的美言,似乎人类的历史就应该是歌功颂德!可那只是历史的片面!也许这是人类劣根性的精致表现!

笔者的爱好就是探索历史,却是不善於歌功颂德!而是要完整的真实历史并加以评述。谈谈新加坡简单的历史吧!从18世纪初英国和荷兰就瓜分了南洋群岛,从而掠夺资源并奴役其人民。1819年英国人莱佛士占领新加坡建立殖民地开始时,只有数十名渔民。随後英国殖民地政府从中国满清政府召募大量的廉价劳工来开发新加坡的资源算起,新加坡只有196年的历史。1930年4月30日马来亚共产党在马来亚森美兰州的瓜拉比拉成立,马共积极组织锡矿和胶园的工人开展反帝反殖争取工人权益的运动,英殖民统治者为了保障继续掠夺马来亚的资源,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并成立了政治部出动大量的武装军警逮捕数以千计马共嫌疑份子,大部分都是华人,多数都被驱逐遣送回中国,从此马共只能在地下进行反殖反帝的活动。

李光耀的家庭

李光耀是新加坡土生土长的华人第三代,这类华人在新加坡叫做峇峇,他们大多数都喜欢接受英国人的文化,进入英国殖民政府的部门当公务员。峇峇的家庭语言通常都是英语和马来语,虽然还保留一些华人的习俗,却异常崇拜英国殖民地宗主国的文化。年纪小小的李光耀就不喜欢华文,而喜爱读英文学校,在学校犯了校规受到体罚,少年的李光耀欣然接受,小小的心灵就认定须要严惩的体制!《李光耀回忆录》第32页“体罚……实际上对我们也许大有好处”。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马共抓住了机会向英军提出联合抗日的主张。12月9日,殖民地当局在新加坡与马共达成双方合作抗日的协议。12月30日中华总商会召开了新加坡各界华侨抗敌动员大会。大会主席为陈嘉庚,到会的有福建、潮州、客家、广府、海南等侨领,还有文化界知名人士,工人、学生、店员,青年、妇女等社团,还包括马来亚共产党的代表。马共派出了以林江石为首的十人代表团,中国国民党在新加坡的代表和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高淩百也出席了大会。这次大会是新加坡华人最广泛团结的一次大会。当时新加坡居民中百分之八十是华人,华人的命运与新加坡的存亡紧密相联,因此大会体现了从未有过的同仇敌忾的团结气氛。但在武装民众这个问题上,因立场与观点不同而产生了分岐。

然而在大会的大多数代表热烈拥护下,结果还是通过了武装民众的议案,并成立民众武装部和建立义勇军。大会推举马共代表林江石为民众武装部主任,在马共新加坡市委的具体领导下,“星华义勇军”迅速建立起来了。义勇军总部聘请了星洲日报编缉胡铁军(原中国军队军官)为教官,进行操练。在马共领导下“星华义勇军”在林厝港、巴丝班让、裕廊、樟宜以及武吉知马一带与日军展开殊死战,坚持了八天!1942年2月15日英军白思华将军高举白旗投降日军,而马共则率领部分义勇军渡过海峡到马来亚柔佛州,并北上到其他各州组建马来亚人民抗日军。马共领导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抵抗日本法西斯越战越勇,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部队在抗日战争中壮大到近万人。

日本人在进攻新加坡之前,早有谍报人员拟定了一份要清算反日份子的名单,而李光耀却可以在新加坡检证屠杀过程中安然平安无事。同时日本的谍报人员也拟就了一份吸收昭南岛的居民名单来为日本人工作。日本法西斯占领了新加坡後,将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当年19岁的李光耀和他的父亲都做了昭南岛日本法西斯统治者的顺民,父子俩还在一家日本官方的机构工作,同时李光耀还主动报名去学习日本文以便更好地在昭南岛为日本人服务,李光耀更主动地到国泰大厦日本皇军的情报机构去应徵,受聘为日本情报机构通过无綫电去收集欧洲盟军的情报!这一切完全都是事实而《李光耀回忆录》都有交待。历史事实明确地说明了马来亚共产党拉起部队去抵抗日本法西斯的侵略,而李光耀却忠心耿耿地为日本法西斯统治当局去收集欧洲盟军的情报,李光耀就是这麽样的一个大ⅩⅩ

《李光耀回忆录·第7章 日治时期的教育》中第92页“日治时期的三年零六个月,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它让我有机会把人的行为、人类社会以及人的动机和冲动看得一清二楚。没有这段经历,我就不可能了解政府的作用,也无法了解权力是进行彻底改革的工具”,“有人主张对待和惩罚罪犯应该从宽,认为刑罚减少不了犯罪,我从不相信这一套,这不符合我在战前、日治时期和战後的经验。”完全显示了李光耀当ⅩⅩ的三年零八个月里,认同了日本法西斯统治新加坡的权力。新加坡在日本法西斯统治下,人民安心生活,“可以夜不闭户,犯罪率之低教人惊奇”,认定政府必需实施法西斯的统治,而权力就是进行彻底改革的工具!为日後李光耀实施法西斯政权立下了依据!

《李光耀回忆录·第8章 战後谱恋曲》中第102页,“清一色的英军登陆,开进市区,我这才比较放心”,显示了李光耀既忠心耿耿地为日本法西斯工作,也忠顺地欢迎英国殖民地占领军重新占领新加坡!这是李光耀狡黠两面派性格的具体表现!很快李光耀就获得英国殖民地政府的特殊待遇,安排李光耀登上一艘前往英国的运兵船到伦敦去读书。英国殖民地大臣审时度势的统治手法高明,善於物色和培植接替殖民地统治的精英来保障英国人的利益,李光耀成为英国殖民当局的最佳人选!

两面派的李光耀以左的面目出现在新加坡并组织了人民行动党,新加坡的左派放弃了人民行动党的领导权,放弃了左派的人民党和工人党,将希望寄托在当了三年零八个月ⅩⅩ的李光耀,ⅩⅩ怎麽会可靠呢?左派为自己挖掘了坟墓!活该!

李光耀从1959年当上总理後,人民行动党开始执政到今天已持续了56年。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如何能持续执政56年呢?因为李光耀为昭南岛政府服务了三年零八个月,认同了法西斯统治的权力!李光耀通过左派取得权力後,露出了法西斯的真面目,运用权力无须法庭的判决,无限期拘押了数百名不同政见的政治犯,彻底消灭了不同政见的反对派!奉行以英语文为官方语文,推行新加坡式的英文教育,彻底消灭了民族教育!民族文化也随之式微!全世界包括中国都有示威游行,唯独新加坡不能示威游行,虽然李显龙政府在芳林公园设立了 "Speaker Conner",然而年青人韩慧慧和鄞义林在 "Speaker Conner" 的“还我公积金”的集会上讲了话,却被李显龙政府告上法庭!这就李光耀法西斯家族政权的真面目!

李光耀家族政权建造了远东最大的漳宜军港,为美国的强大海军提供军事基地,目的是通过美国来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新加坡成为美国在亚洲的重要军事基地剑指中国!同时李显龙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竟公然访问台湾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用心何其毒也!

在李光耀的家族政权下,新加坡的雇主和雇员每月须缴纳月薪的35%给政府,使用交通要道须缴纳买路钱给政府,购物须缴纳7%的消费税,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税金……等等。受新加坡式英文教育的年青人谑称 People Action Party(PAP) Government为 Pay and Pay Government!时下年青人的口头禅生动而现实!这就是李光耀家族统治下的新加坡!李光耀的逝世是否会给新加坡带来一些改变!世人只能拭目以待!

人民行动党政权除了李光耀为日本法西斯服务外,前总统纳丹也和日本皇军同流合污,有关资料附上一篇 "Sleeping With The Enemy"。

2015/3/29

〖附〗
Sleeping With The Enemy
Friday, May 3, 2013

When the Memorial to the Civilian Victim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The Cenotaph") was spray painted with graffiti, many were howling and baying for blood about the sacrilege of the war dead. Some of those outraged may be blissfully unaware of two living individuals who used to cosy up to the Japanese occupiers of World War II.

One answered an advertisement in the Synonan Shimbun(昭南新闻) and went to work for the Japanese propaganda department called the Hodobu(報道部). His job, deciphering intercepted cables from Reuters, UP, AP, Central News Agency of China and TASS, may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capture, torture and death of many a freedom fighter. One of the editors, George Takemura, was pal enough to drop in in the evening and give him a packet of Japanese cigarettes from his own rations.("The Singapore Story", pg 63,64)

The other met his Jap buddy by helping him to buy fish and vegetable at the market. Soon he became errant boy of second lieutenant "Amaya-san" for pineapples and papayas (no mangoes, this was way before Michael Palmer's time). Amaya's boss, lieutenant Kokubu, treated him to miso soup and Japanese pickles. He even helped them build the Bakri memorial for Japense soldiers who died fighting there, the last major stand of British and Allied troops. Before long he was made an inspector in the Japanese police department, who hunted down the Malayan People's Anti-Japanese Army (MPAJA).

No wonder, after the Japs were finally kicked out, and he was looking for a new job, one Major McLean made clear he disapproved of the fact he was an interpreter during the Occupation and accused him of being a collaborator. McLean explained that the MPAJA had fought side-by-side with the British, fought many running battles against the Japanese throughout the Occupation. In SR Nathan's mind, the MPAJA were the bad guys, and the Japs the nice fellows. Worse, he told McLean he would carry a gun for the Eskimo rather than carry anything for the British. ("An Unexpected Journey, Path To The Presidency", SR Nathan, page 122)


Lieutenant Kokubu is on the left.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5年3月29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29, 2015
2015年3月2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9,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