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医 生 求 职 记

── 木 羊 ──


我的侄女琪琪去年在北京一间医科大学毕业。在她毕业前几个月,我就拜托一个住在深圳的朋友找他的邻居刘医生帮忙,介绍琪琪到医院去工作。现在毕业生太多,人浮于事,找工作不易,不靠一点关系实在难以觅职。这本非我所愿,但形势比人强,为了侄女的将来,我不得不放下原则。

岂知刘医生的答复却是,院方需要的是硕士生和博士生。琪琪念了七年书,得到医硕士学位。她入学那年,大学在每省只收两个学生。这些小资料,刘医生不可能不知。后来我想到刘医生「有事找我」的说法,可能只是说说而已,不能当真。

琪琪自已也积极在找寻工作,结果一家在广州的医院邀她试工一个月,但没有给予任何津贴。试用完毕,院方要给她两年合约,月薪八百元,食宿自理。这种收入,交了房租就没钱吃饭。想要吃饭就要住桥底。即使家里可以贴钱,但是两年后的工作没人敢保证。因为院方可以用同样的手法去请新的毕业生。这间医院在市区,每天都有大批病人来求诊,门庭若市,肯定赚大钱。不过院方也太刻薄,竟用这样的方式来剥削年轻的医生。我原本以为剥削只是资本家的手段,想不到国营医院也学了这一招。

拒绝了广州那家医院的「好意」,琪琪回到家乡。刚好有一家新医院落成,要请医生,她马上申请。而我的弟弟也托了一位当官的朋友在幕后打点,结果琪琪被正式聘用,实现了她的理想。春节期间,我回去过节,问起打点之事。弟弟说只是请了两顿饭,没有给钱。但一顿饭就花了两万多人币,两顿饭共花了四万多。以琪琪现在的工资来计算,她被吃掉两年的工资。

在大马,一顿饭花费两万多元(万多零吉)是不可思议的。但在香港和内地,假如包括喝酒,这不过是中等消费,因为一瓶路易十三就要万多元。我在八十年代中,也喝过这种酒,当时的价格好像是七八千元一瓶。那顿饭(为老板饯行)大概花了公司万五六块钱,是一个文员一年的工资。当时我心里已经不安,觉得太奢侈了。这种感觉也令我后来成为素食者的原因之一。

据说在内地,一年在吃喝应酬的花费上千亿。当然这是别人的钱,不论是公家的还是别人请客。假如把这笔钱用在医疗和教育上,不知有多少病人和学生受惠?

不管值得不值得,我还是劝弟弟不要把花了四万多元的事对琪琪说明。我是怕她知道了真相之后会内疚,影响她的工作情绪。我更怕她产生你吃我,我吃他的报复念头。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太多了,除了责问老天爷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0年4月3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3, 2010
2010年4月3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3,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