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中国报道政策

── 商丘羊 ──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3月23日出席荷兰海牙第三届核安全会议,此行虽说是应荷兰首相马克‧吕特之邀请,但是这个会议与新加坡毫无关系,李显龙之出席,只不过是去凑凑热闹。然而李显龙另有打算,那就是想在会议期间找机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近。

  自从习近平掌政以来,李显龙已经好几次没机会接近,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10月8日在印尼巴厘岛召开的第21次亚太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习近平接见许多国家领导人,就是没有接见李显龙。

  早在习近平还没上任前,李光耀眼看习近平正步上领导位子,好几次不知所云地把他与南非的曼德拉相提并论,说他是曼德拉式的人物,拍马逢迎,为的是替李显龙拉关系,好让他坐稳江山。

  可是李光耀父子患了不了解中国的毛病,始终以为中国没有用英文治国,必定无法发展,由此而产生对中国的歧视,甚至是蔑视。李光耀经常口无遮拦批评中国经商不自由,没有两百个精通英文的人,上海无法成为金融中心,中国无法与美国抗衡等等。李显龙深受李光耀影响,如出一辙,也时常口不择言流露出对中国的轻视,例如在日本发表媚日言论,对黄岩岛事件指手画脚,这种种举动都令中国十分不满。当年李显龙在台海危机时访问台湾,显然是受李光耀指使,但是在伤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后,李显龙仍不明白其严重性。

  李显龙三番几次无法接近习近平,他应该自我反省,究竟是什么原因?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此次荷兰之行,可以肯定还是无法接近习近平。不过李显龙还有机会,今年秋季北京将举办第22次亚太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届时中国是东道主,或许有机会接近了。古语云:“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李显龙必须好好重修中文,当有所得,而李光耀完全不懂,不用学了。

  由于李显龙几次无法接近习近平,新加坡《联合早报》中国报道组也为主人焦急,于是对习近平的报道采取了讽刺的手法,例如讽刺习近平光顾庆丰包子店,上小菜馆,戴雷锋帽,都是在作秀。该报没有自照镜子,李显龙为了2016年大选,几乎每个星期都在各处接见选民,那不是作秀吗?最近习近平夫人邀请美国总统夫人米歇尔访华,《联合早报》连彭丽媛也不放过,有意将她与米歇尔作对比,主要是要突出米歇尔的学历,把彭丽媛比下去。该报又假借服装设计师之口,认为彭丽媛的服装输给米歇尔,然而我们回顾李光耀夫人柯玉芝女士的服装,可有看头?再看看李显龙夫人何晶女士的服装,又有何看头?尤有进者,《联合早报》更刊登了御用文人郑永年和王赓武的座谈记录,把习近平担任国安委员会职务说成是封建主义。王赓武是促使前南洋大学变质的《王赓武报告书》起草者之一,其人品如何,早有定论。郑永年的中国专栏,早已是江郎才尽,专炒冷饭,有如讲古一般,读者不胜其烦。除此之外,该报还特地招引几个中国的自由主义分子,例如吴迪等人发表批评中国社会现象的文章,以示客观。利用这些专家学者出面,是为了加强实力,多管齐下。

  《联合早报》总编辑在2013年由林任君换成吴新迪后,对中国的报道政策略有改变。所谓改变就是减少负面新闻的报道,也不敢明目张胆口口声声要中国改变政体,更换政治制度,大概内部经过讨论,意识到这是人家的核心利益,老虎尾巴摸不得。最近刚结束的两会,原本是该报批评的最佳对象,然而今年却不敢吭声,应该是踢到铁板了。但是那几个像小孩子般的记者,还是牙牙学语,无法挑起大梁,缺少独立判断的能力,仍然从网页上抄抄补补,当作采访。《联合早报》派驻记者已有多年,却不能培养出具有特色的新闻人员,其原因是报馆动机不纯,受人操纵,记者们在特殊目的下以不正确的态度从事报道,扭曲了新闻报道的真义。在此特殊目的之笼罩下,记者无法发挥采访个性,无法塑造自己独立的风格,只能作应声虫。

  201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120周年诞辰纪念日,习近平率七位中央常委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各地纷纷举行纪念活动。就在此时,《联合早报》采访主任韩咏红连续抛出讥讽毛泽东的文章,称毛泽东为“毛神”,称其诞辰纪念日为“毛公诞”,有意贬低毛泽东的形象。习近平坚持毛泽东路线,是《联合早报》不满的原因,由此可以看出来,该报的中国报道政策与过去稍有不同,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是以贬低中国领导人为手段,刻意抹黑形象,以达到打击中国的目的。

  李光耀曾经对《联合早报》前任总编辑林任君面授机宜,声称该报的中国报道是“国家大事”。林任君在位时,手段粗略,该报不断扩大报道负面消息,可见李光耀所说的“国家大事”,就是对中国挖墙脚,泼脏水。新加坡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其实就是李光耀的态度,这位反共反华的受英文教育者,根本不相信中国会崛起,更不愿意看见中国崛起。令他遗憾的是,新加坡没法子像一艘小船,可以漂流到英国或美国身边。他在对华新闻报道这方面,与他在外散播反共反华的言论互相配合,说到底就是厌恶中国,尤其是中国的崛起。每当中国因新加坡的不实言论而有所行动时,新加坡立刻声明道歉,这就是李光耀经常挂在嘴边说中国指新加坡做了令十三亿人民不高兴的事情。新加坡的行为,令人想起鲁迅的小说《伤逝》里那个躲在玻璃窗后偷看,鼻子上涂着雪花膏的鬼祟人物,一见别人出双入对,马上把鼻尖贴在玻璃窗上,甚至做出吐口水,抛小石子的动作。

  新加坡已经是中国最大投资来源国,2013年投资资金达到73.27亿美元,超越欧盟。中国对新加坡大开方便之门,像豢养北京鸭一样,不停填塞喂养,而绑在中国经济列车上的新加坡,已经是欲罢不能了。俗话说,形势比人强,新加坡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如果不赶快改变,不久的将来,就会看见作茧自缚的后果。而作为政府喉舌的《联合早报》总编辑,倘若不悬崖勒马,改弦易辙,将会遭遇比林任君还要难堪的处境。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4年3月23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23, 2014
2014年3月23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3,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