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我和吴作栋的一点小故事

── 湖洋人 ──


在二战时期,日本投降以前的无法无天的日子,我们以及叔伯一家子三十多人被扣留在一间马来人的屋子。他们本来要把我们全部杀死。一个大坑也已经在屋子后面挖好等候。后来幸亏有抗日军(马来亚共产党人)及时赶到,才得以保存性命。那时我还在我妈妈的肚子里。

后来我的妈妈,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逃到“鸡火把村”(Ayam Suluh)我舅舅家里避难。我的爸爸去了居銮的加亨。吴作栋那时也在“鸡火把村”避难。有一个姓吴的前辈总是得意洋洋的说,是因为他摸了吴作栋的头,他才会成为总理。这些故事我们故且听之,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一点小变化有可能对我们的命运带来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如果不在“鸡火把村”出世,那么他也可能不会当总理。当然这种说法只是在自我安慰。

“鸡火把村”是风水宝地,那里还出了一个大资本家陈志远。希望我在加州理工大学读书的儿子也能沾一点灵气,将来在数学有一点成就。

这段故事好像历史书上没有记载,所以在此做一个记录。没有听说该名人有回去“鸡火把村”答谢当地的村民,或捐助一些钱给当地的永章小学,以报答人们对他的救命之恩。

1999年的夏天我第一次到永春湖洋探亲寻根,在曾祖父建的祖屋住了一个星期,也顺便去看看大人物的祖屋。在马来西亚曾听说大人物慷慨为怀,热爱教育,在“吴奇岭”建了一间小学,所以就问他的亲人是不是有这回事。他的亲人听问愤慨地说道,那有这样的事情!而且还用比LP更不文雅的词LS啦。他又说大人物的母亲有拿钱回来修祖屋,但是数目不大。他指着墙上的数字给我看,时间过了太久,我也忘记该数字是多少。

很多读红毛书的人没有一种对祖居地的情怀,很少人回去光宗耀祖,在他的祖屋没有看到他的任何事迹。反观受华文教育的人,一有小成就,就回去祖居地报恩顶香膜拜,希望老祖宗能庇护后人。

南大校友一共花了二千万人民币在北京办联欢,结果殷勤是白献的,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踏入人民大会堂开会,和進入北京大学校园集体参观,想是政治、经济势力不够大。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7月8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8, 2009
2009年7月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ly 8,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