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尚穆根访美徒劳无功

── 商丘羊 ──


  新加坡外交部长尚穆根匆匆赶往美国,6月16、17两日,在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参加座谈会,向美国人建言献策,力求美国人留在亚洲,积极参与亚太区域事务,不但低声下气,而且奴颜婢膝,尊严全无。

  尚穆根首先针对被美国国会否决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法案发言,埋怨美国国会没有尽力支持这个有助美国和亚太国家贸易的协定。尚穆根几近歇斯底里地说,这项协定关系到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也就是提醒美国人,要控制亚洲必先控制其经济,不然就只有依靠第七舰队。新加坡为了要美国人留在亚洲,从李光耀到今天的领导班子,仍然把美国人当作救世主。尚穆根说:“二战后的亚洲得以繁荣,美国协助维持区域和平稳定是关键。”事实上,二战后的亚洲发生的动乱,像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东战争,无一不是美国人所带来的,所谓“美国协助维持区域和平稳定是关键”,是荒天下之大谬,是新加坡认美为父的昧心之言。

  美国新一届总统选举在即,奥巴马在外交和经济方面无所建树,已成跛脚鸭总统,下台之日可待,他的亚洲再平衡战略或许因此成为强弩之末,假如共和党人中选总统,这个政策可能收工。尚穆根之所以急忙赴美力歇声嘶地呼喊,也看到了这个“危机”,但他希望美国对于协定赶紧表态而加紧签订,以后谁上台为总统也就放心了。

  要求美国人留下,最好的说法是把中国抬到对立面,以此敲打美国人。尚穆根故意把中国提出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当话题,说中国是要扩大国际话语权,美国人将无法控制一切,影响力将被削弱。此外他还模仿李光耀的语气说:“中国人生性勤奋,理科强,不论是在经济或军事上,都会与美国形成竞争。”但是说完了又怕得罪中国人,于是补充了一句:“有竞争才有进步。”

  6月17日,美国众议院重新启动“国会新加坡核心小组”,这是一个应新加坡要求而设立的交流平台,其目的并非关注新加坡而是为新加坡游说美国国会议员的组织。正如过去台湾在美国设立的多个游说组织一样,表面上是开会商讨某一问题,暗中却给予参与组织的议员好处,藉以为自己说话,支持自己所要求的目的。此组织之所以重启,就是为了要求国会议员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方面给以支持,投赞成票。尚穆根真正的目的是要求美国人必须留在亚洲,这是新加坡所担心的事情,因此他说:“这不只是个经济问题,经济是其中较小的问题。”摆明公然要求美国人控制亚太地区,他真的是担心美国人对留在亚洲的政策有所变化,更进一步地说:“这里牵涉的是比经济更为重要的,你作为一个超级强国地位和你的信誉。”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自动上门的掮客,美国人心中有何感想,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美国人不会就新加坡的几句话改变自己对问题的看法。

  尚穆根赴美的第二个任务是向美国报告《南海行为准则》的进展情况,在开始座谈前,他与李显龙、黄永宏一样先来个新加坡不是南海声索国的表态,同时表明“新加坡关注的是区域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他向美国人声称新加坡对于《南海行为准则》的进展感到“令人失望”,因为至今各国还没有拟定准则细节,没有共识。尚穆根虽然声称新加坡不是声索国,但是他对于马英九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却持反对意见,理由是各国将会认定自己的主权海域,不愿共同开发。新加坡既然不是声索国,如此替人顾虑多多,已经是越俎代庖,多管闲事。然而这个闲事却是替美国人多管,他说:“新加坡可以也已经做的是要求各国依据国际法,澄清自己声索的领海范围。”他所谓的“国际法”即是美国人挂在嘴上的“海洋公约”,这是中国绝对反对的一个无视南海自古属于中国主权的事实的条约,新加坡不断以它作为解决争端的依据,是与美国人共穿一条裤子。另一方面,由于新加坡不是声索国,没有“共同开发”的利益,因此顾左右而言他,大谈区域稳定。美国人急于知道《南海行为准则》的具体内容以制定应对策略,然而尚穆根无法满足美国人的要求,只能安慰他们说新加坡在今年年底将接任中国——亚细安关系协调国职位,会推动谈判,言下之意是会尽可能将详情告知。

  尚穆根在美期间,还颁给律师牛顿‧米诺一个“公共服务勋章---新加坡卓越之友奖”,目的是拉拢美国专业人士。此外,还拜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替可能出现的新总统局面打下基础,替“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未来进展预先设下基础。

  总而言之,尚穆根此行完全暴露了新加坡依赖美国和亲美的面目,在经济上,它希望美国人尽快同意和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进一步控制亚太经济命脉,而使新加坡这个美国盟友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同时给它带来经济利益。在政治上,假如《南海行为准则》的具体内容有利于美国,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策略就可以展开,而新加坡作为美国的军事同盟,在亚细安国家中就可以耀武扬威,呼上喝下。

  无论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是《南海行为准则》,都脱离不了与中国的关系。尚穆根露骨地说:“美国一再强调要推动战略再平衡,将军事重心东移,并加强和亚太国家的经济往来,TPP 本该是落实这个战略经济目标的重要工具。”谈到《南海行为准则》,他说南海局势只是亚细安与中国关系的一小部分,“亚细安和中国的关系里,最重要的是经济和战略层面。”所谓“经济和战略”,已经把他此次访美的真正目的倾倒出来,替美国人在经济和战略上分忧。

  自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之后,美国人对南海的态度已有放软,最近美国副国务卿拉塞里声言不会在南海与中国搞军事对抗,这消息对于比主人还要急躁的新加坡来说是一种打击。美国即将举行总统大选,倘若上台的是共和党人,亚洲再平衡策略是否会寿终正寝,而随之的经济与军事部署是否也随之取消,新加坡对此是十分关系和担忧的。

  在亚细安各国中,只有新加坡匆匆赶往美国建言献策,美国人怎样看待这种投怀送抱的行为,怎样评价这种低三下四的恳求,而尚穆根急急忙忙前往述职而又毫无所得,是否应该反省自己的国格,自己的尊严?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5年6月21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21, 2015
2015年6月2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21,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