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情 义

── 丑北民 ──


  列位,陈六使先生为情为义,没有大国的靠山,只有志气和勇气,勇敢的在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的国度里,不怕艰辛、不畏刁难、更不顾自身的安危,有骨气的率领众多为了谋生,从中国南渡来南洋辛勤工作的中国人,在英殖民地的新加坡创办南洋大学;他不但得不到新加坡殖民地政府任何的支持或一分钱的财政援助,还被英殖民地独裁政权所栽培所扶持的后殖民地政客领导的政府吊销公民权,不只被虐待,也将他及众人费尽心血辛辛苦苦创建,好端端的一所昂首南洋的南洋大学,随着后殖民地政客的意愿被肢解驳接,后殖民地政客太残忍、太无情、太不人道了。如果依据世界人权的标准,这已经是违反了人权!已经犯了欺骗及侵犯人权罪!

  新加坡在建国时,拟定下平等、公正、公平、和平、繁荣的建国宪章,以五颗星标榜在新加坡的国旗上,明显的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后殖民地独裁的政客,依杖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的势力,滥用职权,欺压善良无知。不懂得宪章的新加坡人,不但没有履行上述建国的五项原则对待各族人民的母语教育,还背道而驰践踏其他三大官方语文,严重的违反了建国的五大宪章中的四项,以不平等、不公正、不公平、不和平的暴力、野蛮、卑鄙的手段侵入南洋大学的校园内,攻击、毒打和非法拘捕手无寸铁在籍的南大学生,对付以南洋大学为首的华文教育及占新加坡人口最多数的华人,这无疑是违反了建国的宪章,侵犯了人权,没有人道虐待国人,用不诚实的手段,欺骗国人,假借新加坡必须以英文做为工作用语才能团结国民,才可以走向世界为藉口,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六使伯身先士卒,能在英殖民地的新加坡成功创建南洋大学并非侥幸更非奇迹,他靠的是众多从中国南来南洋谋生的中国人的一颗真诚热爱自己中华文化及教育的赤热之心,全靠大家一条心顶力的合作、支持与援助;终于於1955年在英殖民地的新加坡创办了一所中文的南洋大学,名留青史,震撼海峡殖民地,并赢得英女皇及她的一班大臣的尊重和敬佩。或许有人会嫉妒,但大家都没有异议也没有争论,不计付出,大家同心,合作愉快。

  非常的可惜,非常的遗憾,这所能令英殖民地政权震撼,令英女皇及她的一帮大臣都感到惊慌又敬佩的南洋大学后来却被李光耀政权算计,假借各种爱护南洋大学的名堂加以摧毁霸占,令大英殖民地政权也感到惊奇,钦佩李氏的能耐,感激李氏之忠心耿耿,为大英殖民地政权做出伟大的贡献,颁给他伦敦荣誉市民的奖状以示奖励,直到今天还令一些不知悔改的南大生羡慕不已,为了谋取私利以赢得殖民地政客的欢心,还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帮殖民地政客美言与遮丑,侮辱那些真正爱护南洋大学的校友,实在可耻又可悲!

  陈六使先生要是伪君子,他可以不管有没有南大,以他当时的财富,可以比南笛先生更早跑去澳洲,或者其他欧美先进的国家去过他优雅奢华的生活享受人生,比南笛先生更早去过陶淵明式的消遥自在、悠然自得的生活,再用一张嘴巴来爱南大、建南大和批评南大人的不是。

  南笛这些年来一直针对陈国相博士,指责他骗取共识,令好多人感到难过,南大竟然有此口口声声说爱护南大的南笛在窝里反。令很多敬佩陈国相博士的人们都很反感,在此北民诚望南笛先生多多反省,想想自己是否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变得老糊涂了。难道独缺南笛或你的一帮学友的认同,南大生的共识就不能成立吗?北民认为只要有南大生,能够达成他们之间的共识,哪怕是只有区区的两三人,任何人也无法否定他们之间的共识。只要他们的共识都是为南大好,他们的目标都是为了挽救南大及南大的信誉,为南大做不同的工作有何不可呢?南大生为了开展复办南大等等的工作,大家应该是好好的讨论,互相切磋协商,如果无法避免争议,又何必加以人身攻击呢?居心叵测!

  陈六使先生并非如南笛所言,能够发动捐款才办成南洋大学。其实,六使伯能在大英殖民地的新加坡从无中生有,办出一所能培育万二学生的中文南洋大学是因为当时的南洋还有很多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可是今天的环境已经不只是有所改变这么简单,实际上整个南洋几乎被英殖民地独裁政权侵蚀;惜日的南洋,到处都有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今日的南洋处处几乎都是英殖民。相比之下,国相要复办南大的确是困难重重,因为鸠占鹊巢,要回老巢当然不简单,除非基因转变,让那些没有良心的人,能够重新长出他们的良心。

  如今,南洋一带已经很少有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尤其是现今的新加坡已经被英殖民地独裁政权成功的殖民,中国人已经变成了殖民地的公民,被殖民地的公民取代的南洋,已经没有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殖民地公民爱护的是英文英语,效忠的是英联邦的首长与英女皇,当然要复办南大会比当年陈六使先生创办南洋大学来得更艰难更吃力。

  南笛说:陈六使先生深深知道关键是要能够发动捐款。原因在那里?陈老先生在1953年1月16日创办华文大学的建议,只是短短约1500字的两页纸,不说废话,直接了当表示自己准备捐款500万元(在当时是很大的数目),愿意倾自己之财产与侨众合作,完成我中华文化在海外继往开来之使命。所以,陈老先生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又说:有人在2008年长篇大论提出在亚细安复办南大,遍地开花,登高一呼,万山静寂。2010年出版论文集,万山还是静寂。可见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废话太多不管用。如果靠遍地开花来复办南大,南大休矣!

  北民说:南笛差矣。陈六使先生深深知道关键在于有众多南来的中国人,大家都拥有一颗热爱自己文化的心,有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做后盾,因此陈老先生登高一呼,万山响应,成功创建了一所昂首南洋的南洋大学。

  陈六使先生并非如南笛所言,是依靠能够发动捐款,就可以将南洋大学创建。南笛所言简直是在侮辱令人敬佩的六使伯以及当年众多南来的中国人,更令人置疑南笛对六使伯不趋炎附势的敬爱。事实上,南洋大学已被李光耀政权算计,英年早逝,无法完成我中华文化在海外继往开来之使命,使众人一场欢喜一场空,还让后殖民地政客不劳而获大唱丰收,令很多人愤愤不平很不甘心。如今的南洋一带已经没有热爱自己文化、爱护中华文化的中国人,有的只是英殖民,爱的是英文英语,这就难怪登高一呼,万山静寂,反应冷淡,因此不能责怪国相。也许是南笛久居外地,远离南洋太久了,不明白和不知星马及南洋的现况,所以才屡屡指责国相的不是。

  俗语云:冤有头,债有主。如果南笛不是有如台湾人常说的“出傲步”,不是有“傲气傲骨”,不是老糊涂,不是有不可告人的企图,如果南笛还有一点智慧,还算聪明,有为正义斗争的精神,南笛应该知道要责怪谁将南洋大学摧毁,将南洋一带众多的中国人变成英殖民,致使先前的六使伯与后来的南大生无法完成我中华文化在海外继往开来之使命。相信南笛就不会大作文章一直在指责陈国相博士在欺骗共识。

  南大生面对财势雄厚的后殖民政客以及众多的英殖民,再加上有你南笛的行径,要复办南大,遍地开花,岂有不休之理!不过,只要犯错的南大生,知错能改,要复办南大、遍地开花、网上南大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中国有句名言:有志者事竟成,哪怕是登天难,中国人不也是登上了天吗?

  倘若众人的眼睛有如南笛先生所言是雪亮的,南大怎么会产生这么多的问题和被迫害致死呢?后殖民地政客又岂能移花接木,坐收南大的成果,为后殖民地政客增光,我中华文化在海外继往开来之使命又怎么会走的这样坎坷,寸步难行呢?

  南笛先生如果以为新加坡能成功消灭华校华文教育,才能在国民总产值取的百倍的成长,在经济上取的“傲人”的突出,可以超越还没有像新加坡一样成功消灭华校华文教育的马来西亚,这是大错特错的事。

  一个会说流利英语的交际花,虽然能够赚到不少的金钱,有能力给下人奖赏,令不少人羡慕,不过其人格尽失,还是会令很多人瞧不起,只有那些为了取得施舍奖赏的下人,才会为其登台搭梯摇旗呐喊大声助威,更何况人有珠老花黄时,时日一到才知个中真味道,不知南笛先生是否能苟同小弟我北民的说词?

  陈六使先生虽然成功创办了南洋大学,却不幸被他自己言中,万二的南大生无法完成我中华文化在海外继往开来之使命,他无可奈何早就认命了,不知道南笛的心情是怎么样?是否会和殖民地政客们一样开心呢?不过,一些有志气又爱惜六使伯的南大生,为了完成六使伯的使命,让中华文化能够在海外继往开来,虽然被逼迫得纷飞各处,凋零散落各地,大家还在尽自己的一份力,不怕辛苦的播种耕耘,希望春风吹又生。我想南笛先生应该不是无情无义之辈吧!不会是和那些欲致南大于死地而后快的后殖民地政客及他们的跟班一样,想着怎样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再加以践踏吧?记住,这是不人道喔!

2011/02/01夜


南 笛 回 答

丑先生说话颠三倒四,不可能是南大的校友。只有马共或神经错乱的人,还在说新加坡受殖民统治。“遍地开花”和“共襄义举”,依靠丑先生来打先锋,的确是“蜀中无将”。

我方已经打出 "Put up, or shut up!",陈博士选择提出证据,还是住口?我方不勉强,也不浪费时间。

2011年2月2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2月1日首版 Created on February 1, 2011
2011年2月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