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立 像

── 丑北民 ──


  2010年11月14日23:28国际在线专稿:14日傍晚,新加坡河畔,正在新加坡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共同为树立在这里的邓小平纪念碑揭幕,纪念这位中新友好的奠基人。在当天与李光耀的会见中,习近平说:“资政阁下是中新关系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曾为中新关系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习近平说,邓小平先生生前多次提出中国要向新加坡学习。新加坡长期以来积极参与支持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加坡许多方面的成功经验,为解决中国在改革发展中的一些难题提供了有益借鉴。为纪念两国建交20周年,由新方提议,中新双方共同修建邓小平纪念碑。揭幕仪式上,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主席许通美在致辞中说:“邓小平是中国经济改革计划的创建者,也是引导中国向世界开放的领袖,中国在过去30年享有的辉煌成就和他密不可分,他为中新两国紧密和友好的关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中新关系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李光耀资政在与习近平会见时说,习近平副主席在新中建交20周年重要时刻来访,将有力推进两国关系发展。习近平副主席表示,中方愿同新方一道努力,不断提升中新政治互信、务实合作、政策交流水平,以维护两国共同的利益。

  立竿见影,立像臆人品。日本人主观上确认东条英机为国爱国的崇高人品,肯定东条英机为大日本的所作所为、所付出的牺牲和贡献,因而在靖国神社为东条英机立像供拜。日本人为自己的国家人物立像供拜,正如世人为自己的国家人物立像之心态是一样的。日本人为自己的国家拥有这种勇于向外国夺取权益的英雄人物立像供拜,只有中国人不能够理解和接受。也许是中国人被日本人伤害得很深很重,才会失去反省与觉悟的智力。

  中国人更应该去探讨和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找出为什么近三四百年来一直都有外国的侵略者胆敢向中国动歪脑筋?是否有一些中国人虽有黑头髪、黄皮肤及黑眼睛,却没有一个中国的心,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中国人,只是暂借一个中国人的躯壳,潜伏在中国协助外国人打中国的坏主意,心甘情愿为外国人所利用,为外国人买命效劳,时时在做伤害中国的事,念念不忘外国人给于的恩惠,一旦达到他们的目的就会露出原形,舍弃中国,远投他方,去当一个外国的荣民,根本就不配做中国人。

  中国受到列强长期有计划的文武侵略、洗劫和荼毒,人们的思想被腐蚀,民智被毒害,道义渐失,一些中国人获得洋人一点的施舍,身心全变,一些经不起洋人的利诱,更胆大妄为的不惜为洋人大做文章,为洋人说话、办事、铺路,说洋人会如此的强大兴盛,是因为洋人所使用的语文比较好、比较优越,所拜的神比较灵、比较真,鼓动大家去学英文英语入教领洗;确实也让这帮中国人分享到一些甜头和得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待遇和好处,因此引发大批的中国人崇洋媚外,跟随着洋人的步伐起舞。他们每个星期都上教堂团聚做礼拜,接受神父(神的父亲,身份总比和尚僧人高)的教诲,协助洋人传播“福音”,帮洋人传教,吸收了不少中国人成为虔诚的教徒;经过长年累月的浸洗,这些中国人逐渐的忘本,忘记了学习的真谛,更忘记了自己是谁。一帮中国的政、商、教人士更迷失了方向,勾朋结党,无法平心静气好好的替自己之国家设想,为自己的国家好好办事,为自己的国家尽一分力。

  列强分解中国的酵母不停的在中国人之身上发酵遗传,崇洋媚外的思想与观念不断的发挥其作用,矛盾的身份认同一直将中国人弄得昏头转向,对洋人的财富来源从未加以探索,不懂得追根究底。其实洋人会富强是依靠完善的一套二针的方案,先以经商之名去奴役他国人民从中牟取暴利,一旦不能顺从其意就会动用武力,加以侵害征服。洋人利用大银洋蒙蔽中国人的视听,诱导中国人沉迷于发财,除了金钱以外,六亲不认,一切都不闻不问,对家对国漠不关心,对国家的概念与义务模糊淡忘,致使外国人有机可乘,有胆来侵略,实在够悲哀!

  廿世纪中叶,独裁的殖民地政权要求所有久居在殖民地的中国人,都必须转换身份,申请成为殖民地公民,并宣示效忠殖民地政府,才可以继续在殖民地居住和工作,不然就会将你遣返回中国去,执意迫使你放弃中国人的身份,切割你与中国的深厚关系。无奈软弱无能的中国政府,也同意和接受独裁殖民地政权的安排,在万隆会议上向海外的中国人发出归顺的呼吁。

  新加坡是英殖民地之一,虽然人口有百份之七十八以上是中国人,却得不到中国一丁点的关照,在孤立无援之下最终敌不过独裁殖民地政权的毒害,被动了大手术“换心换血”沦为大英殖民地之新加坡人。那些旅居在马来亚的中国人都成了马来亚公民,居住在荷兰属地印尼的中国人变成了印尼公民。南洋诸国的中国人一夜之间身份全变,一些热爱祖国的中国人,为保身份名节,被迫放弃多年辛苦经营的家园,无可奈何伤心的离开经营多年的伤心地回返祖国。那些留在南洋诸国被迫转换身份的中国人生活很是艰苦,有些人的遭遇非常悲惨,三不五时就会遭受殖民地政客策划煽动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排华暴动,损失和伤亡都很惨重,有些几代人辛勤的工作,就这样付之一炬,就这样白白的牺牲。

  今天有好多的新加坡人去中国工作定居,每逢新加坡的国庆,新加坡政府都会派出高级官员甚致是副总理去中国与这批新加坡的精英们集会,并举行宣示效忠仪式,以及通过媒体大声呼吁这些在中国谋生的新加坡人必须要效忠新加坡。回想当年,一些中国人在新加坡稍有效忠中国的倾向,一旦被殖民地政府知道,就会立即被捉起来,然后将你遣送回中国。相隔不到五十年,其变化差距何等的巨大,足见新加坡的魄力以及独裁的殖民地势力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独裁与嚣张。

  新加坡有勇气在中国的地方举办效忠仪式及大声呼吁在中国工作的公民必须效忠新加坡。相信所谓崛起强大的中国,是没有勇气也没有胆量在没有鼻屎大的新加坡领土上为中国人举办同样的宣示仪式与呼吁中国人必须效忠中国。英殖民独裁政权能培养出忠心耿耿的新加坡人及英勇的政府官员为其所用,中国究竟能为自己的国家培养出什么样的人呢?明眼人一看便能知晓及分出个中巨大的不同与差别。

  今日新加坡乐意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祖师爷——邓小平立碑立像,在一些中国人的眼里是件令人感到兴奋的好事。严格来讲,一个国家乐意又肯为另一个国家的领袖在自己的国土上立碑立像,在历史的长河中实属罕见,或许曾经发生过,笔者孤陋寡闻,在记忆中从未听闻。

  最具讽刺性的是:李光耀及其政府是英美最亲密的战友,而且一路来又是最积极参与反共、反中国、反中文、围困中国的一份子,今日却乐意为中国的邓小平在新加坡立碑立像更显得难能可贵。思前想后,其动机不禁令人置疑。难道他是有所醒悟因而回心转意了吗?

  十多亿的中国人与无数已经变成海外华人的中国人,到底有几个人清楚知道李氏的心机及其真面目?亿众的中国人有几个人了解这位英美最亲密的战友,一路来最积极反共、反中国、反中华文化的新加坡李光耀及其政府,为何会要为中国的邓小平在新加坡立碑立像呢?其目的何在?难道是为了纪念中国的邓小平为新加坡鞠躬尽瘁?还是另有不可告人之目的?为了钓大鱼而下重餌放长线,确实值得人们玩味。

  此次新加坡刻意为中国的邓小平在新加坡立碑立像,无非是想要报答中国的邓小平知遇之交,为他李氏澄清及平反,还给他一个清白,否认新加坡李光耀政权是美帝的走狗;并协助他李氏,使中国停止向东南亚输出革命,让他可以向英美的头头有个好交待。更感激中国的邓小平听信他李氏的建议把英美帝国的资本主义成功地输入中国,使今天的中国有能力动用大笔的国家储备去美国“投资”(投入美帝资本主义的怀抱),大量购买美国的国债,令世人刮目相看。也引发今天的中国,人人向钱看齐及燃起一帮中国高级官员的心火、泯灭良知,促使他李氏能够顺理成章的毁灭掉南洋众华人辛苦所兴办的惟一一所中文的南洋大学;使他李氏能够顺顺当当将这所中文的南洋大学转变成举世无双,世上独一无二的一所专门教导、传授和培训中国高级幹部及市长的英文南洋理工大学而名扬中外。不但让他李氏及其政府可以获得大批中国贪官污吏带来的雄厚资金粉饰新加坡的门面,并巩固他及新加坡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及世界先进国的地位。为邓氏立碑立像巩固新中的“新”关系,他李氏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记不起是那一个国家的总理,公开形容并赞扬他的内政部长是一只最好的守门狗。有人因此形容李氏,也是英美在东南亚基地的一只不折不扣最好的守门狗。当然,人微言轻,一个普通人所说的话,其份量毕竟是无法与一个泱泱大国的领袖相比,还是邓小平说的比较有份量。

  想当年,新加坡李光耀政府是何等的费尽心机,想方设法为帝国围歼中国、要关闭中国设在新加坡的中国银行、消灭华校、对付自己的同胞,想尽办法切断新加坡华人与中国的那层层自然深厚的亲密关系。

  中国人当年为何要搞革命?又是在何种的情况之下闹起革命?中国人似乎已经淡忘了。中国是否像李氏所言,向东南亚输出革命?只有搞反革命的李氏与他的信徒才知道?

  前几个世纪,中国与南洋一带都被殖民地列强撕裂瓜分。对八国联军的欺辱,剥削与掠夺,对日本的侵略,南洋一带一些有思想又爱国的中国人无不同仇敌忾,对日本的侵略更奋不顾身投身于护民救国的行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者更纷纷自发的回归祖国全力协助祖国对抗日本的全面侵略战争。不论是在国内或海外,大家还是保持着那份真挚亲密深厚的感情。这种发自内心真挚亲密深厚的感情,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祖国对抗侵略者和剥削者的高尚爱国爱同胞的情操,在那些只追求荣华富贵,贪生怕死,协助侵略者、剥削者的中国人的心目中是无知、是白痴、是犯了反殖民地大罪。这种崇高的爱国爱同胞之真挚情操,被一些无耻的同胞长年累月的典当,今天几乎已经荡然无存。如果今后中国再有什么危机,相信从前的那一层层对祖国的热爱,对祖国深厚的感情与牵挂是再也不复存在,说不定还有华人会跟随外国人的步伐举抢与中国对抗。

  上个世纪初的中国还算幸运,在海外之中国人的身份尚保存的完好未尽全失,人格犹在,情义未断,对祖国及家乡那份深厚的情义还未被人典当切断;人们那股对祖国的关爱与热情,尚未被人家冲淡,也未被人家吞食;对祖国不幸遭受日本人侵略都义愤填膺,大家虽远在南洋都希望能为祖国尽点绵力。大批南洋的中国人不惧邪恶轴心国势力的各种刁难与拦截、不畏各种恐吓和威胁、不怕千辛万苦,无条件给于祖国全力的支持与援助,对祖国的深厚感情是无法言喻。中国好不容易才将侵略者赶出国门,建立了有尊严的新中国,大家都很兴奋,一时吸引了无数南洋一带年青人的向往,兴起了一场中国热,大家期盼着中国从此能够崛起,日后的中国人不但能生活得幸福美满、还会活得更有尊严,再也不受人欺侮。

  列强自十六世纪初,就滋意挑拨离间欲分裂中国的伎俩,经过二三百年后才在中国受到一次重大的挫折,被赶出了国门,无法奴役中国人及剥夺中国庞大的财富。列强一时失去中国庞大利益的机遇,但还是不死心,继续紧锣密鼓还在不停的打中国的歪主意,希望有朝一日能再倒回来收复失地。列强不甘心被赶出中国就号召志同道合的帝国资本主义国家群起封锁围困中国、抵制和打压中国,意图迫使中国低头就范。

  虽然退出了中国的大舞台,但在较弱的南洋诸国,列强所有的一切利益丝毫未损,权势依旧强大,还是牢牢的控制着南洋诸国的经济命脉。尤其是在盛产锡矿和橡胶的马来亚,能搜刮到的财富还是非常的惊人。

  眼看中国对南洋一带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深怕崛起的中国会影响到他们的权益,对他们不利,非常害怕会失去马来亚这只会生金蛋的金鸡母。

  有三百多年成功殖民经验的英殖民地独裁政权当局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旗下各方人才济济,绝对不会甘心空着双手回归他们英国的老巢,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得到的财富拱手相让留给马来亚的人民享用。英殖民地独裁政权为了维护他们的权益,早就有了密谋。他们将歛来的一部份财富,用来培养和培训一批忠心耿耿,坚持捍卫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的人才,大力加以扶持后,终于孵出一批中坚的后殖民地独裁政客。他们脱胎换骨、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形式粉墨登场,假借取得独立的信誉蒙骗星马人民,实则一脉相承沿继大英殖民地独裁的政权继续掌控星马,围堵中国,虎视眈眈时时在动中国的脑筋。

  殖民地独裁政权日夜忧心忡忡所担心的事终于到来。马来亚各族的觉醒人士与有识之士纷纷起来争取马来亚人民应有的权益,要求脱离英国,摆脱英国的统治,争取独立,反抗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的剥削。英殖民地独裁政权岂肯轻易就答应马来亚人民合理的要求,经过多轮的谈判都无法达成协议。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现出独裁与霸权的原形,进行疯狂的逮捕行动,逮捕各政党、各社团以及各个要求独立,反抗英殖民地独裁政权的马来亚爱国人士,并宣判马共为非法组织。

  马共迫不得已,以抗日战争所遗留下来的残旧武器与英国人展开抗争,继续为马来亚争取独立。由于支援有限,被迫得走投无路,最后躲入森林继续展开顽强的抗争,从南到北、在山峦溪涧,在荒山野岭的森林深处三餐不续与拥有精良配备,凶狠蛮横的英军展开生死战斗。

  面对马共的顽抗,英国不惜从世界各地调来重兵,实施戒严,并设计及行使紧急法令,任意捉人毒打迫供挖情报,随意将人们(尤其是华人)投入牢房监禁。英军雷厉动用各种酷刑,实施各种没有人道的手段,利用未开化凶悍善战的尼泊尔雇佣军“古露卡”野蛮的特性来对付、折磨和虐待善良戆直缺乏教育、知识水平较低的马来亚人民。英军在全马建立华人新村的集中营,围困民众,限粮限水、限制人们自由生活的空间与行动,试图全面孤立马共,希望能借此一举歼灭马共,以求一劳永逸保住他们在马来亚的江山与独裁的政权。

  马共一心一意为争取马来亚的独立全力以赴,牺牲惨重,为马来亚的独立付出的心血与泪水,为马来亚这片土地抛头颅洒热血,所做出的贡献几乎被英殖民地独裁政权及其所扶持的后殖民地独裁政客一笔抹杀掉。他们成功的转移民众的视线,将马共妖魔化,使星马的人们误以为中国向马来亚输出革命,误信马共只是一些偏激的华人受共产中国的影响和煽动,在马来亚搞破坏,是麻烦的制造者。事实上,有很多的马来人及其他的友族也加入马共,一同并肩对抗英殖民地独裁政权,是马共的一大成员。

  很不幸,后殖民地独裁政客也成功的挑拨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使马来人误信马共就是华人,是在向马来人挑战,是向马来统治者的权力展开斗争,使到马来人与华人的关系陷入紧张,将早期南来劈荊斩棘、开天辟地任劳任怨的中国人与当时的马来统治者和马来人和谐相处亲密的关系完完全全给破坏摧毁掉。

  大多数的星马人士被有心人士算计和误导,无法了解历史的真相,因而无法正确的分析和省思。当星马各族人民向英国争取独立的时候,到底是谁和英国人站在一起企图阻止马来亚走向独立?这批与英殖民地独裁政府站在一起,和英军为伍阻止马来亚独立的人士目前是在幹什么?是否已经被赶下台?不再涉足政事?还是现在仍然牢牢的控制着星马现政府的运作?还在影响星马现政府的决策?

  后殖民地独裁政客最明显最直接插手星马现政府运作的三件大事莫过于:一、处处以英文英语为重,大事喧染英文至高无上,淡化人们对马来亚的观念,加深星马人民眷恋与依仗英联邦政体。二、处处在刁难人们开展母语教育,为难淡米尔与华文教育的成长,设法阻止中文大学的开办,英文教育就不同,不存在任何问题。三、仿造新加坡的模式,借法律之手,制止马共前领袖陈平回归自己的马来西亚故乡,理由是担心会引起当时与英军一起并肩作战之人士的不满。这不就是印证了这些当年与英殖民地独裁政府站在一起,和英军为伍阻止马来亚独立的人士及其代理人,还在牢牢的控制着星马现政府的运作吗?

  星马既然已经争取到了独立,按理应该是可以实现星马人民的意愿,依据各族人民的需求,开展各自的母语教育,为各自的母语教育,建立一套完整的中小学及大学教育体系;尤其是获得星马广大人民支持,在殖民地时代就已经在新加坡建立开办之中文的南洋大学。既然星马已经争取到了独立,按照一般的常情,应该是人们向那些与英殖民地独裁政权和与英军为伍,反抗争取马来亚独立的人士算帐讨回公道才是。星马人民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显示出星马人民的单纯与友善,反而让英殖民地独裁政权栽培的后殖民地独裁政客的势力有机会依附在星马现政府中为所欲为,在践踏星马人民的尊严、权益与自由。

  新加坡在脱离马来西亚的建国初期,曾一度蔑视、排斥和讽刺马来西亚政府延用英殖民地独裁政权封赐的体制。对拿督、丹斯理、敦等的勋衔不屑一顾,一度扬言要废除这种俗气的封赐。但是后来聪明的李氏发现正是有这一种俗气的勋衔可以赢取一些人的贪婪之心,甘心为其利用卖命。新加坡恰恰就是利用当初蔑视的这套封赐方术,套住了很多亚细安与中国的各方各级首长与其合作,配合他的步伐,为其所用协助他完成了气吞亚洲山河的美梦。

  邓小平给不少人制造了很多好机会,让香港的马照跑、舞照跳,保证香港五十年不变,设局让中国有时间逐渐来变,最终像香港或新加坡一样,成为英联邦的一员大将,继续受帝国殖民地政权操控。邓让殖民主义的帝国资本家有机会又回到中国来炒楼囤地再建立殖民地,又再回来剥削与奴役中国人。老邓也让中国官员麻木不仁失去警惕,不知不觉坠入腐败的深渊,变得人人更贪婪、变得贪官污吏甲天下,使得人人头昏脑涨失去理智,心甘情愿做牛做马做外国的奴隶,为英美、为西方作贡献。让世人知晓中国又走回上世纪初旧上海滩的老路,复建昔日上海滩一片繁华的十里洋场,腐败、蛇鼠一窝的大杂烩,是世界淘金客的理想天堂,不只可以供应大批年青力壮的廉价劳工,也可以供应青春又美丽的青楼美女为世人提供优质的服务。

  邓小平为何就是偏偏不能给马共留下多一点点的生存空间,马共只是在遥远的中国境内架设一个小小的电台做定时的广播,与后殖民地独裁政权在星马建设众多的电台和电视台做二十四小时的愚民及殖民广播相比,这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令人费解的是泱泱大国的邓小平,竟然不顾多年的情谊,甘心屈膝领旨,接受和配合全面的旨意,关闭马共在中国的一个小小电台。这是否违背了世人崇敬言论自由的原则,违反人类言论自由。

  邓小平跑去帝国资本主义最坚固的保垒新加坡,去求教伦敦荣誉市民,问他“我应该怎么做?你要我怎样做?”就领着“圣旨”载誉荣归,然后顺从“旨”意,一一尊“旨”奉命行事,将中国几代人付出的惨重牺牲,将大家辛辛苦苦一起打拼几十年才建立起来的共同家产廉价的变卖、借私有化转让给外资,足见他邓氏年迈昏庸又无知。

  做为一个上亿人口之国的领导,能为国家设想出国考察,本来是无可厚非,是人民的荣幸。倘能出国讨教或寻访治国的良方善略,若能游走各地去了解各方实情与人民的需要,参考别人怎样治理好国家,再依据本国的国情,加以衡量,摒弃错误的方针,改善不足,纠正错误不正确的政策,巩固国人爱国之心,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无可非议,值得大家赞扬。如果是出国去屈膝领“旨”,不分青红皂白,没有考虑国情之不同,差异的巨大,没有深思熟虑,就奉命的做出深化改革,依照“旨”意配合外国行事,那将祸国殃民,祸延子孙后患无穷。

  邓小平为中国设计一国两币,外汇券是专门供给外国人使用的高级货币,可以任意购物无限制的消费;人民币是专门供给本国人民使用的低级货币,不能隨意购物和消费,很多物品用人民币是买不到的,国办的友谊商店就不接受人民币,其用意何在?只有有心机的人们才会知道。

  邓也为中国设计一套所谓具有中国特色的一国两制。一制是忠心不二保护帝国资本家与其人民的权益与特权,外国人可以任意的进出中国,隨意流动居住不受限制,对外国人千依百顺言听计从,为配合外国人对土地的索求不惜迫害迫迁自己的国民,纵容外国人在中国到处设代理、买办、中介,剥削纯朴无知的中国人。另一制是剥夺自己国人的权益,不准自己的国人进入国办的友谊商店购物,处处限制国人的衣食住行,几乎样样都受到限制,哪怕是想去一趟港澳,都会遭受多方的刁难,不但手续繁琐似乎等同须付上贿款才能出行;这种种的限制措施,明显暴露出正是这帮人,当年在配合美帝对祖国的重重封锁与层层围困,导演出一部闭关锁国,保守自闭门户的名剧。其目的又是什么?是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崛起架桥?还是为帝国能再次的剥削欺压中国人、再入侵中国铺路?或者是为了恢复旧日上海滩的风光,中国人与狗不准进入的场景?

  邓氏一味讨好帝国的资本家,完全否认了帝国列强当年经济制裁中国,封锁围困中国、欲打压和拖垮中国的史实。他配合李氏,颠倒是非,误导后代,强将新中国取得革命成功后极欲走向世界,却被美帝集团军重重围困深深封锁的苦境说成是中国自己闭关锁国、保守自闭门户;再强将新中国取得革命成功后极想走向世界与世人分享抗帝、抗奴役,反压迫及反剥削的经验说成是向南洋一带输出革命。这完全是在侮辱中国人的智慧,正因为大部份的中国人缺乏智慧,才让他及他的朋党可以轻易得逞。使中国抗帝、抗奴役,反压迫及反剥削的革命功亏一匱功败垂成,让旧中国的恶势力再度抬头,腐败贪污猖狂,实在非常的可惜。要不是1978年末中国的邓小平被误导,做出错误的决策,197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就足以让世界的帝国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改观,中国也不会被卷入帝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大旋涡里,再次受到美帝资本主义的操盘玩弄,使中国重陷腐败劳役之灾。

  中国的教育不普及,中国人普遍缺乏知识,怎么有能力分辨是非、判断对错或正确与否;好比一个对药物一无所知的人,他怎么可能分辨出药物的真与伪,判断出药物的好坏,因此中国人经常轻易就上了有心人士的当,常常受欺辱被剥削和被打压。毛泽东先生为中国的理想,发起文化革命,被有心人士耍弄演变成文化大革命,闹斗了十多年,很多中国人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毛泽东先生还是有心人士放的臭屁。解放中国、解放世界本来就是新中国人民建国想要走向世界的志向和理想及抱负,却被有心人炒作演变成改革开放;不好等过了五十年,后知后觉的中国人才发觉到,现在一些人所享用的原来是邓小平所排泄的废物。

  马共会落得如此疲惫不堪声名狼藉这样悲哀的下场,其原因当然是很复杂,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对手太狠太强了。有三百多年殖民经验的殖民地政权岂是等闲之辈,他们老早在印度就经历过无数次的反独立、反压迫、反剥削的考验,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和密谋,早就在星马这块美丽的土地上成功的殖民,栽培和孕育出几代忠贞的接班与代理人,根深蒂固。连泱泱大国的中国都拿他没法屡战屡败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马共只是一小批爱护马来亚的小团体,得不到支援岂是强大的殖民地独裁政权的对手。

  马共的另一个致命伤是没有戴眼识人,成员素质参差不齐,有些立场不够坚定智商较低者,摇摇晃晃左右摇摆不定,加上内部派系的矛盾掌控又失调,三番五次选出来的最高领导者都不是人,是敌人凶悍狠毒的间谍,造成无数优秀成员的折损。更使人难以置信的是,多年情同手足,一路来一直支持的老大,竞然自己也出了大乱子,犯下了同样致命的严重错误,所选出来的最高领导者也不是人,是敵人扶持的棋子,一夜之间大变天,翻脸不认人,背信弃义,反其道而行之,痛下杀手在马共的背后插刀。足见有三百多年殖民经验的殖民地独裁政权,有他们一套不可磨灭,能长久立于不败之地,不用亲自出马也能制人于死地的独门功夫。真所谓:捉蛇捉七寸,制人制领导,役人有方,损人、杀人于无形,使受害者不但毫无伤痛之感还感激涕零,设计的精密与细致,其威力确实震摄人心;先将对手摧毁,再取而代之,其手段的高超,恐怕没见过世面、没有殖民经验的中国人是难以向其学习。

  邓小平生前有句名言“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会抓老鼠的猫就是好猫”。不知道他临终前是否特別嘱咐、特別交待过中央人大代表和接班人,能够抓“山老鼠”的猫,一定是一只特别接种的超级狐狸猫,日后中国各级高级干部都必须向这只特别接种的超级狐狸猫学习。

  中国的国歌清楚的告诉大家,“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多悲壮,多可悲啊!愿意做奴隶的人们,就不用把他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还可以得到殖民主义资本家施舍的汉保包、肯德基、麦当劳,可乐呢!多有口福呀!

  纵观中国过去政治舞台轮替的历史,只有自私自利自甘堕落与大公无私大义凛然这二种极端的政治人物在交接。前者勾朋结党营私舞弊,操弄挖空国家,但就是没人管、无人理、大家都没有警惕,不重视,没有及时的加以制止。直到国家被这帮无耻贪婪的人典当殆尽,人们被迫害、糟蹋到再也活不下去的时候才会清醒、才会觉悟。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国家面临存亡的时候,大家才能感悟到、体会到,才清楚明白,只懂得蛮干苦拼一辈子,当人家一辈子的奴隶,其下场的凄凉与悲哀。这个时候大公无私、大义凛然的人们,才来发起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已经太迟了、实在太悲壮、太悲哀了!古有清庭,之后有国民党,今有共产党。咋看之下,他们与外商及外国人打交道勾结,似乎都有堂皇的名堂,都是在为国为民,都是为了爱国救国,都是在为国家设想。

  前者为了追求个人的利益和荣华富贵、为中饱私囊不择手段胡作非为,之后带着敛来不可告人的财富逃离中国;在他国的保护与淫威下,中国却无能为力,无法追究,眼睁睁的看着自私自利的逃犯逃过制裁,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得不到该有的教训。而后者为了国家的存亡,大公无私、大义凛然,勇于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吃尽苦头受尽折磨,为了保卫国家献出一切,甚至是宝贵的生命。这种伟大崇高的情操,往往在取得最后胜利,辛苦再重建家国后,被人淡忘,被后辈忽视、遗忘,甚至被践踏。爱国者的下场几乎都很悲凉,后人从不重视也不珍惜先烈们的牺牲,没从中吸取到教训。如果中国人没有智慧,无法辨认和分析真伪的爱国者,不去设法有効的制止这种不健康的“二人转”的政治舞台一而再,再而三重复的继续演绎下去,难保新的革命浪潮不会再重现。

  诸位有道义的社会人士,作为一个有头脑、有思想、有尊严的人们,真诚期望中国崛起强盛的中国人、现在已经成为海外的华人们,请你们想一想,请大家回顾历史看一看,中国历代史书记载过,朝朝都有奸雄卖国祸,中国的政治舞台一直停留在自私自利、自甘堕落与大公无私、大义凛然这二号政治人物在交锋轮替,在踏着原步团团转,请问诸位,你们说中国能崛起、能够富裕强盛吗?还是会有如风雨过后太阳出来时,天边刹那间出现的美丽彩虹一样一晃而逝呢?

  诸位,人生不古,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在我们有生之年,将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亲眼所见过的、亲耳听闻过的一切不公平、不平等、以及受到的欺辱、歧视、剥削、受侵略的遭遇,一些民族败类在国内在海外的可恶行径写下来,说出去。将南洋大学不幸的遭遇揭露出来,将新加坡先贤们与败类的事迹摊开在世人的面前,给后人一个真实的历史,让大家来审视,使后人可以清楚了解事情的真相,以启迪民智和教育下一代,避免后人重蹈覆辙,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再付出惨重的代价和牺牲,勿让革命先烈们毫无意义白白的牺牲。如果我们知盗而不予以举报,见劫而不加以阻截,不敢给于援手和声讨,害怕会受到对付与报复,自己吓自己,只求明哲保身,抱着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错误心态来修道,无形中是在助长盗劫者的气焰,如果大家勇敢的一起来对抗盗劫者,相信盗劫将消声灭迹。何不勇敢一点点,让正义可以申张,这样大家才能够朝向真正的公平、平等的方向前进,大家才能够真正的和谐相处。算是人生在世只有一次旅程的一种修行,为后人积一点德。

2011/01/22 夜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1月23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23, 2011
2011年1月23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23,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