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看电视听广播有感

── 丑北民 ──


  最近几个月,新传媒集团精心为李光耀设计和包装多部夸赞李光耀的宣传片,夸大他对新加坡的贡献,掩盖他心狠手辣对付那些真正抗英反殖要争取星马独立的人们,掩盖他对星马做出的破坏以及所造的孽。

  李光耀带领的后人民行动党团伙到底是站在英殖民帝国那一边悍卫殖民帝国的权益?还是和星马的人民站在一起一同抗英反殖为星马的人民争取权益?他是以全体人民的意愿为中心?还是以他个人的意愿为中心来办事?李光耀到底有没有抗英反殖争取真正独立的决心和立场?我们可以从他独裁执着狼毒的对付与他一同发起组织人民行动党一同起义的同志来看,和他对待同胞的教育政策来分析,以及听他说:“在殖民地的土壤中殖民地政府怎么会容许中国的果树成长”这句话来探究,相信稍微有头脑的人们应该可以看出自幼就很敬畏大英殖民帝国之李光耀的阴谋。

  在李氏独裁专制的统治下,新加坡人已经遗忘了自己的本和根,只懂得做牛做马日日夜夜忙碌的去耕为他赚钱为他提供奉献,不晓得民族被吞蚀子孙认英宗,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当奴隶换回来的只是一间并没有保障的政府组屋,政府随时随地都有权利征用,并把它摧毁拆除掉;更不知道这个栖身之所正是新加坡人为李氏政权提供绵绵不绝之财富的泉源。

  新加坡年青的一代已经被分化被迷惑,被锻造成英联邦成员国的公民,根本不知道李光耀的殖民阴谋,不晓得李氏是依靠与英国人勾结来打败要摆脱英殖民帝国的统治、要争取星马独立的人们才从英国人的手中接管新加坡这个英国的殖民地,当上这个殖民地的头头。

  没有李光耀,没有将英文英语奉为神的德国、法国、荷兰、意大利等国都不从属大英殖民帝国,非英联邦的国家难道就无法发展没有前途吗?没有李光耀的马来西亚就无法生活没有前途可言、人们就没有屋子住吗?当你睁大眼睛看到没有李光耀的马来西亚,人们住的是宽大又属于永久性地契的排屋和独立屋,就算那些居住在廉价屋或木屋的人们,他们生活悠游自在几乎家家都有汽车可以代步,真叫人又羨慕又忌妒。

  有媚洋“亲英”的马来西亚人极赞赏“亲英”的李光耀,并为他助威打气赞扬新加坡这个英国的殖民地,因此有不少人起早摸黑越堤去受新加坡的英语文教育,越堤去賺新币受新加坡的气,他们要钱不要命,不顾每天晨昏须要花费一两个小时去排队呼吸汽车的废气;但是话得说回来,也有马来西亚人告诉我:庆幸马来西亚沒有李光耀,要不然老祖宗留下来的产业,华校、家园和祖屋、榴莲园、橡胶园、菜园和农地恐怕都不保,都会变成权贵们的囊中物。

  新加坡人居住在屋契只有九十九年只有几十平米窄小的政府组屋,那怕屋契的年限未到,一旦政府有利可图说一声要发展,随时都可以将你赶走将它拆除掉,这还有什么保障可言?李氏政权公开为自己和朋党擬定高薪塞满自己的荷包,部长公开拿十亿纳税人的钱去购买一千辆的巴士送给掛牌的巴士公司,不知是否有公务员因此大量吸购该巴士公司的股票来分红得利?当然这是合法不算贪污!政府将人民存放在公积金局里的钱转去购买终身健保的保单,为保险公司招来一笔大生意,不知道到底谁能得到好处?

  曾兄弟旅行社通过958电台到处去的广播车要收集1965人对李氏刻骨铭心的感言,其目的当然是想找几个受李光耀恩惠的人来为李氏多多美言,为李氏贴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去收集谢太宝先生或者是张素兰女士对李氏刻骨铭心的感言来播放给大家听听,让大家听了再来公平评判李光耀的为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兴趣听听我的肺腑之言。

  从前中国有一小撮人,为了过美好的生活,他们很用功去学习英文英语,用心去与英国人打交道,然后与英国人合作贩毒卖鸦片;这批赚大钱的毒贩们个个认同大英殖民帝国看好洋商,跟英国所谓的上流社会绅士们鬼混,与洋人共舞,一同分享上等的牛肉喝上等的洋酒,过着奢侈逍遥法外高人一等的生活,将子女送去外国追求更奢华的美梦,陷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贩毒毒害同胞谋取私利,后来被林则徐先生取缔,他们仗着洋人之势与林则徐先生争执不休搞对抗,甚至叫英国出动军队来保护他们,攻打自己的国家斗倒林则徐先生,鸦片战争因此而起,他们幸災乐祸,从此丧权辱国之事不绝。

  李光耀这个峇峇自小就很敬畏大英殖民帝国,因此他很鄙视中华民族,当他去英国留学时否认自己是中国人;自认是马来亚人的李氏却非常敬畏和认同大英殖民帝国,打从心里就一直梦想做一个英国荣民的他很用功去学习英文英语,选择到英国去留学,用心去与英国的绅士们打交道寻找机会;为了当殖民地的头子他与英殖民帝国合作分化和出卖星马两大民族,打造英殖民,为殖民帝国的延续统治奠基铺路。

  在上个世纪亚洲各地一片抗英反殖争取独立的五十年代,李氏披着美丽的外衣滲透入由林清祥领导的真正抗英反殖团体內施展魔法,蒙骗众人取得人们的支持上台掌政,可是他却背叛抗英反殖的宣言,违背了星马人民争取独立摆脱英殖民帝国统治的意愿,将林清祥这班抗英反殖的志士送入监牢;他与英殖民帝国站在一起不择手段以各种毒辣高压的行动进行打击抗英反殖的团体,终于打败计划建立一个真正属于马来亚各民族之国家的团体,打败要争取建立真正独立自主之马来亚的人们。

  成功控制新加坡之后,其能力得到英殖民帝国的肯定与信赖,他们策划更深一层的合作;他们深知热爱马来亚这片土地的人们之心愿,就借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为口号,设计一个让新加坡选民无从选择的合併选举闹剧,终于成功将千里之外的沙巴和砂捞越牵扯进来组建所谓的马来西亚,以便控制马来皇朝与马来亚华人及沙巴和砂劳越的各个民族。

  年青气盛又嚣张的李光耀,自以为得到英殖民帝国的撑腰可以轻易在马来西亚坐上第一把交椅来完成他的任务,建立一个不属于马来人、不属于华人、不属于印度人、不属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个民族的马来西亚;李光耀想要建立的是一个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个民族都忘根忘本,只懂得英文英语认同英殖民帝国,归顺英女皇,视大英殖民帝国为祖国的英联邦成员国。

  当时英殖民帝国也很看重另外一位同样是不谙中华语文的峇峇,他就是马华的总会长陈祯祿先生,并指示他必须与李氏合作以协助他完成大英殖民地统治的大计。但是这位被英殖民帝国看重的第二代峇峇却与李氏很不相同,他对英殖民帝国这个要求并不卖帐。

  虽然也是峇峇的陈氏从未忘本,身份认同的意志坚定,民族之心毫不动搖,不敢欺宗灭祖。他从英国人的口中获悉李氏的野心和阴谋之后非常气愤和不满。这位第二代的峇峇,曾在一九五三年为了支持华人争取创办南洋大学之事,风尘仆仆特地从吉隆坡赶来新加坡与当时的殖民地官员据理力争,与殖民地官员辩驳的陈氏与李氏道不同不相为谋,最终选择与东姑阿都拉曼和马来亚的人民站在一起共同谴责和排斥李氏,李氏的阴谋因此不能在马来西亚得逞。

  严格来讲,自认是马来亚人的李光耀勾结英殖民帝国叛国叛族,图谋不轨的李氏本应被制裁判刑,但在强势的英殖民帝国的保护下不但能够全身而退,而且还成功将新加坡从马来联邦分割出去。

  不获马华支持的李光耀无法坐上马来西亚的第一把交椅,他的阴谋随之破灭,重返新加坡的他责怪和煽动是马来民族主义和华人的民族沙文主义使他无法在马来西亚立足而泪洒凤凰山电视台的摄影棚,博得不少新加坡华人的同情泪。

  没想到李氏返星之后并没有悔改,反而怪罪起华社和华文教育;心胸狭窄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他,一心想靠英殖民帝国之势力当一方之君主的李氏随即狠下心肠,想尽办法去对付和打压那些反对他、破坏他阴谋之人士,以强悍独裁的手段将那些反对他的异议分子通通抓起来关进樟宜的监牢里,将新加坡的华文教育连根拔起,消灭了南洋大学与两家华文大报,以强悍的威慑力建立起新加坡这个英联邦国家。

  “亲英”不亲新加坡人民的李光耀,狡猾的以各种借口在新加坡强制实施单一的英语文教育,分化和颠覆各大民族对自己民族的认同;在学校积极灌输认同殖民地的思想,年青的一代已经遗忘了自己的身份,甚致排斥自己民族的语文和文化,昏昏噩噩认同英联邦的帝王英女皇,因此培育了一大批效忠殖民地的官吏,巩固了殖民地势力,建立起一个不属于马来人,不属于印度人,不属于华人,不属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个民族的新加坡,那怕是占人口百份之七十五的华人也不例外,但却是属于万里之外远在欧洲的英国殖民地,一个变相的新加坡,继承殖民地统治和沿用英帝国语文为官方的专用语文。

  “亲英”的李光耀出卖新加坡华巫两大民族,与英殖民帝国合作将新加坡打造成一个殖民帝国的圣地,一个叛国叛族当殖民帝国走卒的天堂,一个邪恶资本家的乐园,一个贪官污吏和逃税者的避风港,一个受英殖民帝国保护的英联邦成员国的新加坡英校林立民族教育被排挤,圣殿金碧辉煌宏大整齐,供殖民地子民朝圣拜祭,供殖民地政客云集共商殖民统治大计,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

  英化殖民统治计划在新加坡取得辉煌的成绩,使他夺得英联邦成员国最佳最有成就的杰出人物奖,英女皇颁给他一个伦敦荣誉市民的勋章以资奖励。他欣喜若狂,从此丧心病狂更加执着,更加处心积虑积极去为英殖民帝国工作,年年有奖可得的他,以手头上五十多个的勋衔炫耀于世人面前扬名世界。

  经过有心人的诱导和穿针引线,意志不坚又没有能力脱困的邓小平忍受不了殖民帝国长期的封锁和经济制裁的围困,终于低下头来投靠李氏向李光耀拜师学艺,并接受李氏的指示关闭设在中国境內的马来亚之声的广播电台,停止所谓的向东南亚输出革命,结束了共产党的事业,与李氏并肩一同走向殖民帝国阵线去建设地球村的伟大事业,大大提高了殖民地走卒的威望和士气,动摇了国家干部的意志与信心,影响了人民的思想,引发中国贪官污吏群起媚洋投奔新加坡的大浪潮,改善了新中关系,增加了新加坡的声誉。

  走卒变伟人变国父,震惊世人震撼海峡各地,令心术不正之人产生幻想,纷纷用功学习英语文,期盼有朝一日也能出人头地当中山第三或第四名扬天下,使中华民族陷入鸦片战争后的另一次民族认同大危机。有杜姓官员更是斗胆在电视上公开亮相,表扬走卒的眼光独到和媚力,认同英殖民帝国的高上,以三四十岁人成熟的思想,宁弃中国官方的铁饭碗,下定决心携妻带儿跑来新加坡学习至高无上的英文英语做个殖民地公民,为新加坡这个英联邦成员国加油打气做宣传。

  今天新加坡这个英联邦成员国成功延续殖民地统治,沿用英语文作为官方语文,剥夺了广大人民运用自己语文的意愿和权益。为了纪念捍卫殖民帝王国取得最后的胜利,表扬殖民地走卒和提高捍卫殖民帝国的士气与告慰死去的八千多个同僚,他们在滨海公园竖立起反共成功的纪念标志,证明抗英反殖民统治和争取独立的失败,证明李氏政权与殖民帝国还是牢牢掌控这片殖民地。星马年青的一代已被殖民英化迷惑,认同英殖民帝国,他们不会知道英殖民帝国的残忍与不人道,更不晓得抗英反殖争取独立的年代,被英军打死打伤的烈士人数实际上是远远比走卒和保卫英殖民帝国的英军伤亡的人数要多好几倍。

  李光耀临死前非常担心又很害怕中华民族会复兴,一旦中国强盛起来,他一生精心策划建立起来的殖民地事业恐怕会毁灭,因此他大声公开呼吁美军要留守亚洲,并要威镇南海扼制中国。他死后他的继承者深怕李光耀的魔力会随之消失,一旦李氏的魔力消失星马的人们就会觉醒过来,到时恐怕新加坡会变天,因此他们通过掌控的新传媒天天大吹大擂夸赞李光耀是个有远见的伟人,将新加坡从落后的第三世界发展成第一世界的繁华大都市,希望大家认同和效忠新加坡这个殖民地。他们掩盖李光耀的阴谋,掩盖李光耀勾结英国人,保卫英殖民帝国继续殖民统治星马的史实。

  李氏生前有句名言“假话说多了就会变成真”,他的接班人坚信不疑,因此通过掌控的新传媒,时时刻刻帮助无法再开口的李光耀念经催魔咒,通过凤凰卫视特制节目为他塗脂抹粉做法,其目的无非是想借大众媒体的力量来掩盖罪人的罪恶,想将罪人打造成圣人,想将叛国叛族的罪人打造成新加坡的国父。

  一个人自呱呱坠地,他的肤色已牢牢烙印在他的身上,他传承的宗族身份一目了然一生也无法改变,只有邪恶及有野心的殖民帝国才会想方设法将人俘虏,将他人原有的身份改变,只有邪恶的资本主义魔法才能诱惑人们的心灵,改变他们自己原有的身份。

  一个人为自已的宗族谋取福利,保护自己族群的语文与文化教育的权益本来就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之事,但在殖民地政权下这是不被允许,因为他们要侵略你、同化你、统治你、控制你、奴役你。一个人能够学好本身的语文,然后再去学习他族他国的语文再为整个人类谋取福利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反之则是违反人道和天道,更是大逆不道,只有禽兽才没有自我的认同感,最终必会沉沦落入任人宰割的地步,如美国现在的黑人所陷入的困境那样让人歧视,世间又有几个人会去同情他们呢?

  大英殖民帝国的流氓两百年前在中华大地的土地上流窜多年,从中学习到“见利忘义”的绝招,他们从鸦片战争的过程中亲眼目睹“见利忘义”的魔力和威力,它可以使一个拥有五千多年历史又很重视礼义亷恥和道德的文明古国陷入长期的兵荒马乱最后被瓦解。

  在反对殖民地政权剥削星马人民的情境下,在抗英反殖争取星马独立斗争的年代,殖民地政府非常害怕共产党崛起和人民团结起来反抗,为了保住殖民地政权和控制各各民族的反抗,邪恶的殖民主义帝国施放“见利忘义”的魔法,他们实施“亲英”有功“亲共”“亲华”“亲马”有罪的政策来对付星马的人民;他们利诱民族败类,收买叛徒当他们的走卒为他们卖命悍卫殖民地政权,帮他们进行各种分化各族的计划,扣上“亲共”的帽子就能将你捉去坐牢或将你遣返回中国,大大打击抗英反殖的力量,终于保住殖民地政权。

  邪恶的殖民主义帝国熔合资本主义的魔力到处去侵略,为汉奸、殖民帝国走卒、民族败类、民族叛徒提供保护伞,并为他们塑造形像颁发奖状,让这批人选做他们的代理人延续殖民地的统治,保存殖民帝国的语文进行同化,巩固殖民地政权,这样海峡殖民地的势力就巩固牢靠,那么邪恶的资本家和殖民帝国就可以继续剥削,殖民主义政客和跟随他们的团伙就能够生存而且还可以过他们奢华的生活。

走卒吟

青山镇海组屋起
新媒大吹走卒礼
夸赞施政功绩巨
人人才有组屋居
愚民听了很感激
个个不觉被奴役
日夜忙碌找钱去
终成英联邦奴隶

弃一走卒马来地
失一国土现危机
痴人被吸助威去
发扬殖民地主义
庸人坚守不离弃
逆来顺受默无语
居住排屋独立屋
出入汽车来代步

殖民帝国强势力
走卒仗势把人欺
婆罗洲被卷进去
马来联邦被割据
在新建立根据地
继承殖民地主义
铲除华教之根基
扩建英语文教育

资本主义以权益
收买狂徒舞大旗
重建殖民地势力
袭抗英反殖团体
毒害各语文教育
毀两大华文媒体
灭绝人性和理性
甘当走卒去卖命

汉奸走卒变国甫
蛇鼠一窝大庆祝
各大民族被颠覆
民族尊严受侮辱
乡亲父老抱头哭
百思不解老毒物
为了私利全不顾
自命不凡有抱负

2015-09-01夜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5年9月2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 2015
2015年9月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