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给南笛先生写一封信

── 丑北民 ──


  南笛先生,您好。不知道您是否还过农历新年呢?如有,小弟在此给您拜个晚年,恭祝您新年进步、财源广进、恭喜发财。请您別误会,因为小弟有一年適逢春节去英伦探訪老友,没想到数十年不见面,他们己经融入了伦敦的优雅社会,生活完全西化了,进步到完全脱离东方世俗忘我东方文化的境界,都以英文英语交流,以英国的文化为重,已经不再过农历新年了。他们的国家也没有这个节日的假期,还笑我老土不识时务,现在已经是什么时代了,还在迷信说几句好话的陋习与古老没有用的文化呢!

  南笛老兄不愧独具慧眼,一眼就看出北民不可能是南大的校友,着实有一套。说真的,北民虽非胆小如鼠,但就是没有那个胆量,不敢去碰触真刀真枪真武器,更别说是要我拿起真刀真枪真武器来杀敌,与凶悍的“古露卡”及英军对干拼命厮杀,怎么有资格当马共的成员呢?北民肯定不是马共。南笛说我北民说话颠三倒四,……只有马共或神经错乱的人,还在说新加坡受殖民统治。聪明的南笛自己命题自己猜,到底猜中了几题?就请有智慧的南大生自作评决吧。

  南笛老先生有时候并不老糊涂,说得也真对,“遍地开花”和“共襄义举”的确是“蜀中无将”;令北民担忧的是蜀中不但无将,恐怕还会有敌人派来专门搞破坏的说客和特工,不然的话,复办南大、“遍地开花”和“共襄义举”怎么会困难重重?南大复名之事怎么会夭折胎死腹中呢?南大又怎么会被连根拔起最终被铲除?怡保聚会校友们又为何不再谈商复办南大、遍地开花之正事?

  南笛老兄可能想玩弄古早的我方你方,再暗中通过官方来压人那一套老戏法,以达到破坏复办南大、遍地开花之目的。

  请您别动辄就要别人闭嘴做哑巴,好让自己可以畅所欲言大作文章。制止校友谈商复办南大、遍地开花之正事,迫使其搁置不谈,无非是企图以拖字诀使校友淡忘复办南大、遍地开花之正事,使它久而久之就不了了之。别急着要陈博士提出证据,请您别太迷信于洋人的那一套,说什么都讲求证据。难道您不知道有些高明的杀手,在杀了人之后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还会转移人们的视线,嫁祸于人,逍遥法外,依旧非常的嚣张继续横行霸道。

  在丑恶的世界里,单凭证据是无法觧决争执的;就如美国攻打伊拉克,不就是凭他们的证据吗?您应该也知道证据是可以造假可以捏造的,单凭证据是不牢靠,有时也不能做什么,更何况一些有地位有特殊身份的人物,是可以只手遮天,就算您有证据,也拿他没办法,正义还是无法得到伸张!

  南笛老兄,不瞒你说,小弟的确不如您,没受过什么教育,并非你们的校友,根本就不认识陈国相博士,而且现在这把年纪又老又丑,就算小弟甘心当陈博士的马前卒,不见得就能博得陈博士的任用,怎么可能为陈博士来打先锋呢?别胡思乱想胡说八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千万要相信我并非是陈国相博士的人马。再说我又无法与人相比,好像别人一样,拥有一张耀眼的南大校友之名片,就算我想当陈博士的马前卒,恐怕还真不够格呢,很多你们的校友也不会同意。

  南笛学识渊博,说话够权威,相信众人皆知。他说我北民在《情义》文中乱讲,乱吹牛,陈六使先生是没有被他崇拜的李氏政权虐待;他好像是在告诉大家,他崇拜的李氏政权对六使伯礼遇有加,准许六使伯打麻将。小弟不才,没有南笛那种横溢的才华,确实有很多东西不知道,无法满足南笛求知之欲望,恐怕会令南笛失望。六使伯受到何种的款待、殖民地政府是否支持南大、是否财政援助南大,我是否乱讲、乱吹牛,说的和事实不符,只能留待有知之士来做觧答吧!

  南笛似乎还要告诉大家,六使伯也曾得到英殖民政权的痛惜,不但英国驻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唐纳捐一千元,成为南大会员。新加坡辅政司顾德也宣布从1954年1月1日起献捐南大的款项可豁免交所得税。

  小弟确实不知麦唐纳捐一千元,是以他个人的身份成为南大会员,还是以英国政府的名誉成为南大会员。小弟也不知豁免交所得税就是财政援助南大,还是南笛您高明。小弟确实很想虚心多多向您学习,往好处想,无奈才疏学浅,就是学不来以致得不到好处。办事认真的南笛老兄,可否告诉大家1954年之前,大家是否有献捐南大款项?如有,到底总共缴纳了多少的所得税给英殖民地政府?

  余本着对南大的一片爱慕之心,这二三年来,从网上看到您与国相所发表的大作,真佩服您有此横溢的才华,深感“不吐不快”斗胆向您讨教。借南大站说几句公道话,毫无恶意,或许是小弟不才,说理不够清吧,以致令您费尽猜疑,希望您别误会陈国相博士,以免伤了你们校友之间多年深厚纯真的情谊。如有不是之处,敬请见谅!

  请您想想看,没有南洋大学的年代,没有受过什么高深教育的陈六使先生,能够以他的智慧和才华,从容不迫勇敢面对那些持反对创建南洋大学的人士、马大学者们与殖民地当局的非议、排斥和阻挠,以他无比的毅力在恶劣的殖民地环境中,抛开个人的恩怨,率领一众欲创建南大的志士同心协力,枪口一致对外,克服各种艰险和阻挠,排除万难,终于创建了可以培育您及后代的南洋大学。

  南洋大学创校十年后的1965年8月9日,依您南笛的看法,新加坡在这一天成功的脱离英国殖民地的统治,完全获得独立自主;怎么独立后的新加坡会比昔日英国人亲自主政的殖民地年代更狠心对待我们自已的同胞?更凶狠的对待我们的华文教育?更殖民化呢?街牌、招牌、商场的单据广告、政府的行政与政策处处英化,不但没有真正实现公平、公正、平等的对待各族人民,还将矛头对准华族,并将南洋大学及所有的华校消灭掉,连历史悠久的两大华文报章也无法幸免。这是否显示出在殖民地统治下,有人为了讨得主人的欢心好接棒,争取出位的好表现,好功近利的人们做出来的功德吗?

  如果您说新加坡是采用双语教学,还有华校,又有一份享誉国际的联合早报,就让我坦白地来告诉您吧。这一切正是殖民地政权高明的地方,他们以先进的伎俩,高超的手术,完美的盗人耳目,以达到他们的理想,可以不用掩耳也能在众人的面前盗铃。

  南笛老兄,您跨过南大牌楼,踏入云南园,到南大去学习,经过南大的教养和栽培,受过南大的恩惠,出过国深造的博士,即然受过高深的教育,在面对南大的前途被人侵犯的当儿,不但不知感恩图报、不给于保护,还在大家都在商讨复办南大、遍地开花的今时,反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你们的校友之间挑拨离间,制造出一箩筐的问题,企图利用校友难得之聚会,想以美酒佳肴贿赂、纵使校友放弃讨论复办南大之大业,想要冲淡、磨灭校友欲复办南大、遍地开花之毅力,展示出您的雄才大略,显然有点类似惟才是用的新加坡,惜才如命之李光耀的一员大将。

  真应验了古人之所云:尽信书不如无书。我说:尽信洋人与李光耀,才会引起你和人们贪婪之心,忘了六使伯的教诲,枪口相向,残害自己的校友,自己的同胞,才会毁了这所美好的南洋大学。尽信学富五车的洋专家学者团所写的各种白皮韦,才会灭了这所众人流血流汗、辛辛苦苦成功创建,耸立在新加坡昂首南洋的南洋大学。

  我想要是人们不一味盲目的听信洋人与李光耀,不尽信受洋文化专家学者团所写的白皮书。李光耀能够清醒一点,理智多一点点,心胸豁达一点点,没有政治偏差的迫害,放手让南大与新大公平、公正、平等的良性竞争,相信六使伯真正的高瞻远瞩,以中文为主,英文、巫文及其他语文为副,相信南大不至于被摧毁,现在的新加坡会更加的结实繁荣。以当时星马的状况来分析,很多华人不会受到国语和英语的伤害,消耗和浪费大量的青春与精神,大家更能坦诚相待,一起建国,相信现在的星马与东南亚的关系会更好,新加坡会更结实更强盛,不会搞到像现在这样的虚浮,今天的李光耀也不会有新加坡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之憾触。

  南笛老兄,谢谢您的提醒“蜀中无将”,如果您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还纪得六使伯的教诲,还重视你们南大校友之情谊,还怀念那美丽的校园,还想为后人积点功德,还想感恩图报的话,您应该是向您敬佩的偶像陈公六使伯学习,胸怀磊落抛开个人的恩怨,以您拥有的万贯家财,加上您的才智和您的一帮友人,放弃只有人才才可以领取到的高薪,费点心思,协助真心爱护南大的南大人及国相,找寻真心爱护南大又能扞卫南大的大将,让复办南大、遍地开花都能顺顺利利的实现,相信不只小弟和陈国相博士,还有众多真心爱护南大的人们都会对您另眼相看,钦佩得五体投地,说不定您还可以像您敬佩的偶像陈公六使伯一样,名垂南洋,令人永世难忘,不知老兄以为然否?

  傅文义于2011年2月7日发表大作:2008年10月16日,全球南大校友及家眷朋友1200人齐集中国首都北京,举行联欢会,我是大会主席,作联欢会致词说:“陈六使先生知道这么多南大校友来到北京,他一定会很高兴。”致词完毕,魏顺莲问我,是否要在晚会向陈六使先生致哀,我说不必。心想,何哀之有?

  难道陈六使先生与南详大学在新加坡的遭遇与下场是值得众南大生感到荣幸,如傅文义之所想“何哀之有?”与傅君同一鼻孔出气的人当然赞好。

  今次你们校友相聚怡保,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是否达成某种的协议或默契,一方面为六使伯默哀,另一方面则不谈复办南大之大业,以求得一时之不寻常的宁静,实际上已经让有心人达到了他们欲阻止众人协商复办南大之目的,已达到他们反对复办南大、遍地开花的初步计划。

  依我年青时在金泉路胶厂对六使伯的了觧,我想,六使伯如果泉下有知,知道这么多南大校友来到北京,受到中国当局“高规格食言的款待”,知道中南海受制於内贼以致一夜变天,他一定会忆起在国泰和小林谈商的场景,深深的感到悲哀和失望,觉得是莫大的耻辱和讽刺!

  如果六使伯知道怡保大会内里有文章,他老人家一定会叫大家节哀顺变,宁愿大家放弃为他哀悼,要求大家必须继续讨论和协商正事为重。两年难得才有一次相聚的机会,大家难得才能互相握手拥抱,更应该为大局着想,珍惜宝贵的光阴,好好商讨复办南大与遍地开花的正事。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傅文义与他的一帮友人,连他自己最敬佩的陈六使先生所创建唯一的南大,也是他自已的母校南详大学都保不住,还有勇气、“有智慧”、创意跳出南大的框框,面向全世界,致力有益于全人类的博爱事业,特别是环境保护、节省能源、防止地球暖化、以及保护野生动物等等。他的胆识与眼光实在令人佩服。

  关于殖民地之说,小弟是根据独立后新加坡之政策,行政方针与昔日殖民地时代来做比较。殖民地时代新加坡的街牌、街景招牌中文林立,走在街道上或者与人交往,在感觉上有一种浓浓的亲切感。现在走在新加坡的街道上,感觉如同处在西方的世界,与人交谈已经没有那种亲切的感觉。再看看新加坡怎样对待我们的同胞与教育,看看新加坡对英国与英联邦的表现与贡献;又依据当年六使伯所发表的言论加以评析,因此我说英殖民地政权己经在新加坡成功殖民了。

  随着政客脱胎换骨、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形式粉墨登场,人为长期日夜精心的洗涤和粉饰,今日的新加坡有如钻石闪闪发亮,吸引了不少第三世界人们的目光。很多不知道自已身世的年轻一代,不知道自已的祖先就是中国人,不知道自己是权威殖民地政权下的产物——殖民地公民。这些不甚了觧过去自已先辈们被欺压与被剥削的青年人,这些殖民地年轻公民,当然不能够接受这个不雅称号的事实,不过,如果他们聪明具有慧眼,想想看今天新加坡的新移民,这无疑是先辈们的写照,是历史在重演,或许他们的想法与观念就会改观,就会同意我所说的。新加坡或者马来西亚,是否己经获得真正的自主独立,到底谁又是比较像英殖民地,各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测量方式不同答案必异。

  一些有点小聪明的中国人,为了遮掩自己对英国死心塌地的效忠与眷恋,躲避人们对他出卖民族的憎恨,逃避这个不雅的称号,不甘心被人指指点点说是英国殖民地政权的接棒人,是真诚的英殖民,为了挽回一点颜面、一点自尊心,给自己重建形象与尊严,最理想最能够掩埋自己悲哀的身份,就是亮出新兴人类的新名堂,自以为这样做就能摆脱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事实。悲也!

2011/02/14夜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2月14日首版 Created on February 14, 2011
2011年2月1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14,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