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从新加坡《联合早报》
总编辑林任君言论谈起

── 余番客 ──


  新加坡《联合早报》总编辑林任君最近发表了一篇《从联合早报看中国的国家形象》(2010年12月29日),谈论该报派驻中国记者对中国的报道。林文对于该报记者报道中国新闻时经常放大负面消息,压缩正面消息的作法,有意以所谓“事实”、“公信力”解释为“负责任的新闻自由”,更将之解释为“第三只眼睛”看中国。

  众所周知,《联合早报》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特地开辟报道中国新闻的专栏。然而,明眼人稍微注意,立刻可以发现那几个派驻中国的记者,经常把负面消息如贪污腐败、杀人殴斗、聚众滋事、假劣产品……,置于明显首要的版位。而对于中国经济建设的成绩,往往放诸次要版位。对比之下,是否有意突出中国是落后、混乱、无序,甚至是危机四伏,无可救药?当西藏和新疆闹事时,所谓《联合早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特意追问汉族是否有欺压藏族和维族。汶川大地震时,全国都在紧张进行救灾工作,《联合早报》记者却不断询问灾民是否领取到救灾物质。这几个派驻中国的记者,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展开采访工作,而是从中国的网页上下载一些新闻,再加上自己扯后腿的掺水动作,然而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乐此不疲?是否这样做是一项指示,一项任务?《联合早报》的几位小记者,没有记者的专业判断,没有记者的专业创意,却以吐口水,抛沙石为乐此不疲的表现,显得很不寻常,令人诧异。

  林任君说“新中两国有着特殊的渊源,两国人民有着血缘、历史和文化的深厚关系”,“新加坡应该是世界上和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我们作为新加坡华裔,并不认可林任君的说法,原因何在?远在数十年前,当人民行动党上台后不久,就进行比台湾民进党还要早的去中国化的工作,关闭华校,摧毁华文教育系统,合并华文报章……,已是公然不讳的事实。新加坡政府在经济上极力从中国方面寻找出路,寻找好处,但是在政治上却不时鼓吹反对和孤立中国的言论,其思路还停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反华大合唱的阴影中。作为言听计从的《联合早报》,更是无法跳出视中国为仇敌的一言堂框框,何况作为华文报章,还得帮忙提防新加坡华人倾向中国。这种时代幼稚病至今非但没有稍减,反而在变本加厉地执行着。对中国的灰暗描绘,并非今日才有,当年李光耀第一次到北京访问,随团一位吴姓记者发回的报道,第一句就是:“北京的天是灰蒙蒙的天”,说明其来有自。

  时至今日,新加坡的媒体,除了报章之外,电台、电视台尽量播放流行歌曲,以及一些勾心斗角的电视剧,过去的民歌、艺术歌曲统统取消。电视台也不放映具有现代生活气息而无政治说教的中国电视剧。这是什么原因?简单地说,是为了不让新加坡华人受到中华文化影响,尤其是现代中国的中华文化的影响,不要因此而稍有向往中国。

  新加坡有许多在行动党执政数十年教育下的群众,对中国充满鄙视,因为中国午餐肉罐头检查不过关,市面上把来自中国的一切食品都当成怀疑对象,一些无知的人,在大庭广众公然谩骂。这些人是善忘的,他们忘记了新加坡过去有人酿造私酒,酒桶就埋在沼泽烂泥中;他们忘记了新加坡过去有人收购发鸡瘟的鸡只,运回制作罐头;他们忘记了新加坡过去有人制作腊肠,用的是塑料套子;他们忘记了新加坡过去有人制作米粉而用漂白药水喷洒,以使之更为洁白……。批评别人可以不用本钱,可是把一切责任都推诿到别人身上,那就是不讲道理,甚至是另有目的。沙斯猖獗时,不是有人说中国隐瞒疫情,使新加坡的经济不能恢复吗?言犹在耳,至今难忘,谁想还有人仍然抱着六十年代的冷战思维,紧抓着反华、去华的可笑动作,这却是值得令人深思的。俗话说:夜郎自大。新加坡是比夜郎国还要小的小国,要说自大,还没有夜郎国的资格。真实报道,脚踏实地,别再做不着边际的幻想和动作,那才是“世界上和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1月2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2, 2011
2011年1月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