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家庭小史

── 赵一波 ──


  自古以来,帝王之家的家事总是复杂多样,表面上家族关系看似一片祥和,而实际上跌宕起伏,诡谲多变,将之拆开来看,有许多真相与事实不符,甚至不忍卒睹。中国人修撰史书,从春秋时代就有真实反映历史的优良传统,直到清代的考据之学,仍然把正确反映史实作为秉笔的基本要求,这种优良传统,是那些尊者为讳的曾经当权者所惧怕的史笔,更是为尊者讳的阿谀奉承者的当头棒喝。李光耀在世期间,出版了别人替他捉刀的《回忆录》等书,撇开政治不谈,其中关于他的家庭事迹,有许多与事实不符,也掩盖了许多事实。回忆录本来就是自弹自唱,自说自话,绝不可能自曝其丑,而是把自己认为不光彩的事迹只字不提。可是当事者掩,旁观者掀,读任何回忆录都要处处怀疑,而掀开被掩盖的真相,可以作为了解其人的帮助。本文就李光耀的家庭关系,缀拾点滴,拼凑成篇,从各个角度观看李氏家庭的真相,于此郑重声明,此非揭人之短,而是增添历史情趣。

〈李光耀的祖父母〉

  已经有人撰文考证,李光耀的祖母邱念娘嫁了三次,第一次是大埔人,第二次是梅县人,第三次是马六甲福建商人。前两次的两个丈夫名字已不可考,只知道第一位姓李,第三任丈夫名字是李云龙。李云龙原先居住马六甲,从事船运事业,邱念娘丧夫后,带着两个孩子从马来亚霹雳州的怡保地区南下马六甲,李云龙丧妻不久,接纳了他们娘儿三人,并将两人的原来姓名李志炼和李志坤改成李进炼和李进坤。由于李进炼曾经被送回大埔就读私塾,李云龙就把李进坤送进马六甲英文学校就读,兄弟俩一个受中文教育,一个受英文教育。李云龙迁居新加坡,居住在里峇峇利路。李进炼结婚后搬出去,而李进坤则与养父同住一屋,李光耀就在此时出生,他与养祖父曾经生活在一起,后来又与外祖父在一起。

  然而由于李云龙的姓名,却引来一段无头公案。原来李光耀发迹之后,当上了新加坡总理,一些好事之人发现广东大埔县党溪乡也有一位李云龙,此人之父李沐文曾经带孩子到南洋经商,于是张冠李戴,将大埔李云龙说成是李光耀的福建养祖父李云龙。

  李光耀的养祖父李云龙,是一个道道地地的福建人,他是马六甲的土生华人,也就是峇峇。这位李云龙会讲福建话和英语,不会说客家话,如果他是客家人,以客家人的强烈认祖意识,绝不可能不会讲自己的语言。

  据说李光耀曾经与养祖父一起生活,他必定知道李云龙是否客家人,然而养祖父也是祖父,问题在于李光耀把他当成真正的祖父而不追查真相。而广东大埔党溪乡方面更是胡套乱认,十分可笑,最近当地正在商议兴建李光耀景观公园,把乌龙推向高潮。

  李云龙、邱念娘何时去世,没有记录,李光耀当应知他们的埋葬地点。最近报纸上提及的武吉布朗坟场葬着许多新加坡显赫家族的人物,其中有李光耀外家先人的坟墓,却不见有李云龙的记载,也许他是葬在其他坟场,或许因为李云龙来自马六甲,死后运往该地埋葬也有可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云龙死后绝对不会运往中国埋葬,因为他不是大埔李云龙。假如此李云龙是大埔李云龙,大埔那里为何也没有埋葬记载呢?

  李光耀在《回忆录》中称李云龙是自己的祖父,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他又把大埔的李沐文称为曾祖父,更是荒唐的错误。总而言之,李光耀的祖宗意识模糊不清,他因为受英文教育,对于追源溯祖没有概念,也不重视,唯有将错就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与他的养祖父李云龙不一样,李光耀的外祖父完全可以肯定是是蔡金鼎,外祖母是梁亚顺。与邱念娘一样,梁亚顺也是带着两个前夫的孩子,嫁给蔡金鼎。蔡金鼎是福建人,梁亚顺是客家人。

〈李光耀的父母〉

  李光耀的父亲李进坤,母亲蔡认娘(蔡壬娘)。李光耀与父母的关系十分冷淡,尤其是与父亲的关系,他在《回忆录》中把父亲说成是“生性吊儿郎当”,意思是对家庭不负责任。李光耀上台为总理后,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对父母可说是不闻不问,而其父母也一样对他不闻不问。这原因是李光耀对其父母的紧张关系感到不满,他们经常吵架给他留下不良的印象。1949年他从伦敦毕业回来,隔年与柯玉芝结婚,并在丝丝街51号设立了律师馆。李光耀留学回来后完全倾向柯玉芝的娘家,柯家经济富裕,李光耀的律师馆是柯家出钱装修。

  在李光耀成为总理后,其父亲和母亲都是自食其力,不靠李光耀供养。李进坤的职业是售卖旧手表,每天提着一个小皮包,里面放置各种牌子的旧手表,在小坡火城一带,活动在靠近木工作坊和机器工场的咖啡店里。一般上他在上下午工人休息的时间到来,叫了一杯咖啡,就坐着等待人们上前询问价钱。李进坤不善言谈,只会讲英语和福建话,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由于李光耀的缘故,有人借此拍马奉承,说李进坤是某大表行的经理。

  1978年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为了强调家庭观念,此后几年,他在农历新年叫人把父亲带到总统府(请注意,那是总统府,不是总理府)拍全家福照,然而李进坤每年所拍照片都是脸无表情,似坐针毯。李进坤于1993年去世,死时报纸上连个讣闻也没刊登,足见李光耀与他的关系。

  李进坤是李光耀祖母与第一任丈夫所生,并非李云龙儿子。李光耀在《回忆录》说李进坤生于爪哇三宝垄,于此可见他要模糊别人的视线,或许他自己也不甚了了。李光耀还在《回忆录》说蔡认娘的母亲,即他的外祖母,曾经坚持要他读中文,将他送进三宝垄的福建私塾——李光耀自小没有离开过新加坡,只有在战后赴英国留学才离开。最近有人在新恒山亭发现了李光耀外曾祖父蔡应昌、外祖父蔡金鼎的坟墓;在武吉布朗发现其外祖母梁亚顺坟墓。这个几代人坟墓的发现,驳斥了《回忆录》说李进坤在爪哇三宝垄出世与迎娶蔡认娘的说法,更驳斥了其外祖母在三宝垄将他送进私塾读华文的无稽之谈。(见2014年7月29日《联合早报》“李光耀外家先人四古墓密林中寻获”)蔡应昌、蔡金鼎坟墓的发现,证明了李光耀的外家是居住在新加坡。《联合早报》该文说起外家原来居住在甘榜爪哇92号,后来搬到直落古楼罗弄L,李光耀在养祖父李云龙去世后就住在直落古楼外祖父家里,就在那里曾经报名附近的浚源华文小学念了一年书。李光耀一家搬到甘榜爪哇92号时,或许是因为养祖父李云龙已经过世,再后来搬到直落古楼罗弄L,因此,李进坤一家长期寄住在外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这会不会就是李光耀瞧不起自己父亲的缘故?

  李光耀的母亲蔡认娘也是土生华人,能讲马来话和福建话以及些少英语。蔡认娘与李进坤长年分居,而且自食其力。她和姐妹一起开设巴东咖哩饭店,地点就在原加东奥迪安戏院对面,她曾出版《李进坤夫人食谱》。上门吃饭的顾客知道她是李光耀母亲,不知底细的人会开玩笑称她为“总理妈妈”,但她听了会立刻翻脸,大声咆哮,把对方骂个狗血淋头,如此动怒,可见母子关系之严峻。曾经有一间旅行社主办集体结婚,打算邀请蔡认娘为嘉宾之一以见证婚礼,但不知何故她突然拒绝邀请,也许是受到了外力阻止。1980年,蔡认娘因癌症而死,停尸中央医院。领尸那天,她姐妹和一班亲戚朋友上午九点左右在停尸房等待,可是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没有一人前来办理领尸手续。直到中午十二点,才见长孙李显龙姗姗来迟。尸体领取当天夜里,她的姐妹因气愤忧伤,心脏病发作而死。蔡认娘死了,李光耀替她办了葬礼,在葬礼上,他声泪俱下念读悼文,说母亲秉承孟母遗风,在日治时期做娘惹糕饼,将他们兄弟数人拉扯长大,这篇悼文,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某位讲师的杰作。说也奇怪,李光耀给母亲办理丧事,对于后死的父亲却毫无悼念。而更奇怪的是,李光耀在总统府拍几次全家福照,其母却一次也没有参加,可以看出蔡认娘对于儿子的怨恨之深,悼文中所谓“孟母遗风”,完全是谀美之辞。

〈李光耀夫妇〉

  李光耀的配偶柯玉芝是印度尼西亚第四代土生华人,她自幼被送来新加坡受英文教育,中学时在莱佛士书院认识了李光耀,1946年两人赴英国留学,又在伦敦见面,从此发展为情侣。李光耀在英国留学是他的人生转捩点,这时他沉浸在爱情的美景中,更令他受到刻骨铭心教育的是大英帝国的殖民版图的广袤以及伦敦雄伟建筑物带给他的震撼,他沉迷在帝国的怀抱,憧憬着自己是帝国子民,逐渐产生效忠帝国的赤胆忠心,虽然留学期间他也凑兴参加一些费边社的讨论,然而此种社会主义的空泛言论不及他眼前的真实情景,他已经决定彻底效忠央格鲁‧撒克逊民族,做一个百分百的殖民地臣民。1947年,两人在伦敦结婚。1949年,李光耀学成归来,设立了律师馆。

  这位比李光耀大两岁的夫人,据说他的英文水平比李光耀来得高,李光耀的演讲稿原先还交给国立大学语言中心的一位李姓教授润饰,后来全由柯玉芝负责,尤其是当李光耀出国在外,身边的柯玉芝成为他的秘书。

  柯玉芝是个斤斤计较颇为挑剔之人,虽然她给人的印象是不善言谈,但是在家中却是操持大权,李光耀对她敬仰有加。当她的三个孩子还在念小学时,是由他接送上下学,到了中学,就交给保镖负责。对于家中事情,都是她一手处理,甚至上街买菜,她陪同佣人一同前去,司机开车,到了菜市场,她坐在车里,佣人下去购买。然而每当佣人回来时,她却有意无意问起菜价,例如豆芽一斤多少钱,这使得佣人觉得很委屈,有被怀疑打斧头的感受。

  李光耀当上了总理,家庭生活发生改变,例如不能随意找人理发,他的理发师是一位印度人,专供召唤使用。李光耀全家集体用餐,经常出现的餐馆是大士海鲜馆。这个地点幽静的餐馆,必须从一条小路进去,餐馆露天部分周围阴暗,尤其是在夜晚时刻。李光耀性喜品尝螃蟹,工余之暇,让保镖先到餐馆定位,餐馆要尽量不要让其他客人接近,时间一到,全家到来,品尝之后就离开。70岁后,李光耀在医生劝导下,不再品尝高胆固醇的螃蟹。

  60年代,李光耀当上总理不过几年,他认为全家出门购物是引人注目和危险之事,于是特殊的购物方式出现了。李家选中的购物场所是桥南路英保良集团属下的东方百货公司,在购物之前,先通知公司,时间是晚间十点百货公司打烊之后。每当通知一到,公司经理以及员工必须延后加班不得休息,在极短的时间内,赶紧补货上架。过后柯玉芝带着三个孩子,把车停在横巷里,保镖带着他们从载货的电梯上去。这时候,整间百货公司就这么一家人逛着购物,三个孩子四处奔跑,保镖推着推车,柯玉芝将所要的物品放进车内,选够了就离去,隔天公司会把结算和物品送上门去。

  柯玉芝在李及李律师馆工作,这间由柯玉芝和李光耀兄弟经营的律师馆,在新加坡名传遐迩。当吴作栋还没有成为总理时,他的夫人也在这里工作。

  柯玉芝不懂中文,只略懂一些会话。1975年,她随李光耀访问云南,在参观望江亭时,导游讲解唐代名妓薛涛的身世,也许是柯玉芝不甚其解,随口讲了一句“新加坡的女孩也很可怜!”当时正值他的女儿李玮玲婚姻失败,她口中的“新加坡女孩”指的是李玮玲。本来这没有什么,然而拿来跟妓女相比就不恰当了。

  由于不懂中文,对受中文教育者自然会有看法,这也许就是李显龙的首任妻子黄明扬不被她接受的原因。黄明扬是吉隆坡人,来自一个纯受中文教育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吉隆坡华文小学的华文老师。黄明扬毕业于英国剑桥格顿医学院,与李显龙在剑桥认识,因自由恋爱而结婚。柯玉芝对于李显龙带回家的未来媳妇感到不满,有一件事情可以证明。李显龙与黄明扬订婚时,循新加坡华人的习惯分送蛋糕,当他们把几盒蛋糕送到李及李律师馆时,柯玉芝十分恼火,叫属下把蛋糕都抛进垃圾桶。

  黄明扬得不到柯玉芝的认可,关系十分尴尬。1982年,黄明扬生下患有白化病的儿子李毅鹏,关系立刻如火添油,三星期后,黄明扬自杀而死。

  当吴作栋坐在总理位上风光无限时,柯玉芝屡屡发出牢骚,说要在有生之年看到李显龙登上总理宝座,她在2004年终于如愿以偿,李显龙取代吴作栋,成为第三任总理。

  2003年10月,柯玉芝在伦敦中风,李光耀动用外交关系,让她在医院得到优先救治,并用新加坡航空飞机将她运载回国。这件事情不但引起英国社会不满,也引起新加坡网民的质疑,尤其是利用新航飞机运回,是否有利用公款假公济私的嫌疑,李光耀十分恼火,通过秘书发布新闻,说是自掏腰包包租飞机,但仍然不能平息人们的猜疑。2008年,柯玉芝第二次中风,成为植物人,并在2012年去世。李光耀在妻子卧病期间发表自己对妻子的看法,他说自己常在夜晚朗诵诗歌给昏迷中的妻子聆听。在柯玉芝死后他发表对死亡的看法,还表示不信有天堂存在,不信西方宗教在人死之前皈依的说法,并声称自己死后要与妻子同葬一穴。

  李光耀说死后要与妻子同穴是真心话,因为在他刚卸下总理职位时,就在新加坡克兰芝国家坟场修建了墓穴,两人同穴

  李光耀对于宗教公开表示不信天堂之说,这并不表示他的内心没有宗教的依托。李光耀有一个教名 Harry,据说是在新加坡圣安德烈教堂洗礼所得。在他执政后,他对西方宗教却渐渐疏远,反而与佛教攀上关系。民间盛传,他经人推荐,认识了新加坡普觉寺的宏船长老,经常在夜间私访求解。宏船长老虽为佛教僧侣,却会堪舆风水,卜算吉凶。据说李光耀出远门前,常前往请教示意。这是否真实的呢?历史上有许多政治人物都是宗教信徒,也有许多人物相信命运风水,甚至鬼神,例如国民党军统的戴笠和保密局的毛人凤,都是十分迷信风水之人。李光耀内心常存忧虑,超自然力量或许就是他的精神依托。

  李光耀在开办律师馆后购置了渥士里路38号房宅,他出任总理后,有人告诉他此宅风水佳好,给他带来好运,于是他想要扩充宅地,买下隔壁的房产。当他派人到隔壁探问时却碰了一鼻子灰,遭到邻居的严词拒绝,于是只好作罢。在王鼎昌去世后,李光耀干脆搬进了总统府居住。这座由王鼎昌夫人林秀梅的绘测公司负责翻新的总统府,经过一番修葺后焕然一新,但是它迎来的主人不是应届总统,而是李光耀夫妇。

  柯玉芝对于新居十分满意,不知经谁指点,她将府内的室内植物缠上红丝线,并在地毯四周底下置放硬币。这样的目的自然是求取平安,逢凶化吉,但也说明了夫妇两人对于命运有着不可预见的心理。

〈李光耀的子女〉

  李光耀共有三个孩子,依次是李显龙、李玮玲、李显扬,三人的名字是几个华文中学校长共同商议代取的。

  李显龙和李显扬小学和中学教育在公教中学附小与公教中学,李玮玲则在南洋女中附小与南洋女中。由于这几个孩子在校就读,学校都是战战兢兢看待,每逢测验和考试,试卷都是一遍又一遍检查,生怕留下什么把柄。

  到了中学,每当放学之前,保镖已经在校园内等待,校内师生司空见惯,一些同学看见保镖出现,常会调侃他说:“显龙,那人又来了!”李显龙感到不自在,会说:“我叫他不要来,他还是要来!”其实兄弟两人在校内表现低调,中学时李显龙参加的课外活动是辩论学会,李显扬似乎没有参加什么活动。李玮玲参加跆拳道,得到黑带级别。三个孩子之中,李显扬是比较好动,而且生性佻皮,他在念小学时,经常在放学回家从汽车上下来,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跑到站岗的尼泊尔士兵面前,踩一踩他的油光发亮的皮鞋

  李显龙的高中教育是在新加坡国家初级学员度过。1971年毕业后加入国民服役,同年获得总统奖学金以及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并被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录取,攻读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专业。

  李显龙参加国民服役享有全新加坡唯一的特权,他并非全职服役,而是部分时间服役。国民服役规定适龄青年必须全职服役2年6个月才能退役,李显龙在部队中的时间不多,而是在英国进修,偶尔回来服役,就这样来来去去,算是完成了国民服役。

  为了他在部队中的安全,李光耀特地安排两个公教中学的同学,担任李显龙的保镖,暗中保护她的安全,这两人完成任务后得到重赏,今天还在担任高官。当时民间传说,由于李显龙在操练时不服从教官指挥,李光耀特此前去军营,当着军官和士兵面前掴了儿子一记耳光,这个虚构的故事,是为了消除人们对于李显龙并非全职服役的不满。新加坡武装部队继承英国的训练方法,十分强调步操,为的是通过机械式的操练促使士兵绝对服从。李显龙并不喜欢步操训练,每当训练期间,他总是反复地问身边的同伴:“今天不知道吃什么?”据说因为托他的福,部队伙食标准提升不少。

  当时新加坡的警察和武装部队,都要求警员和士兵把皮鞋差擦得乌黑发亮,李显龙从不擦皮鞋,而是交由那两个保镖负责。有一天,李显龙在宿舍中忽然谈起留长发的问题,当时新加坡政府反对男子留长发,凡是留长发者到政府部门办事,可以将他置之最后处理。李显龙说:“我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留长发?我出国多次,从来就没有想要留长发!”旁边一位士兵说道:“你不想想你老爸是谁?”

  李显龙所属的是炮兵部队,由于新加坡地小,一发炮弹可以打出国外,于是训练场地向台湾、文莱和澳洲借用。炮兵的任务除了布防,剩下就是运炮、抬弹、发射等,工作颇为粗重,然而李显龙多数时间是在观看,少有动手。有一年冬天在澳洲,部队出外拉练回营,路过几个露天废弃矿湖,由于训练后全身泥泞,又见湖水清澈见底,一些士兵提议回营前先下去洗个澡,于是好几个人扑通扑通跳下去,没想到湖水寒冷刺骨,令人哆嗦。李显龙在岸边观看,问道:“水冷吗?”湖里的人不敢讲真话,于是说:“不冷,不冷!”李显龙二话没说,扑通一声也跳下水,然而下水之后感到奇冷,于是开口骂人:“他妈的,你们骗我!”,他的同袍各个面面相觑,相视而笑。

  1978年,李显龙赴美国进修陆军指挥与参谋课程,同年与在剑桥认识的黄明扬医生结婚,这时候是他人生中容光焕发的时间,虽然其母柯玉芝不喜欢黄明扬,可是小两口的两人世界甜蜜无比。李显龙在国防部任职,黄明扬在国立大学医学院担任人体解剖学教职,每当下班时间,李显龙会在医学院的停车场等待妻子。但是上天并不从人愿,有情人成不了终生眷属。1982年,黄明扬生下第二个孩子李毅鹏,不幸患有白化病,这一消息直如一颗炸弹在李氏家庭爆炸开来,平日不能见好于家婆柯玉芝的黄明扬,遭受的精神压力何止千万。三个星期后,黄明扬突然死亡,上午死去,中午12:30送往医院。李家所给的原因是心脏病发作,但是坊间流传,黄明扬死于自杀。

  黄明扬死后,留下长女李修齐和次子李毅鹏。李显龙悲痛欲绝,情绪低落,四年的恩爱生活,倏忽逝去,残酷的现实几乎使他失去所有的信心,包括李光耀殚心竭虑对他的培养,而李光耀此时十分担心儿子无法闯过丧妻之痛,无法实现子承父志的愿望。此时在国防部担任工程师的何晶出现了,严格来说,这时她还是李显龙的下属。何晶的出现,给予李显龙关心与安慰,使他激动的情绪逐渐平缓下来,到了1983年,他的情绪终于恢复正常,本年晋升为陆军准将,并在李光耀策划之下,负责解救圣淘沙缆车意外事件。1984年,李显龙离开部队,全力投入政坛,被委任为贸工部长、国防部第二部长。李光耀知道李显龙没有实力圈子,于是在让他在1986年出任人民行动党青年团主席,培养自己的势力范围,一些在国防部结识的精英如李文献、杨荣文、张志贤等都被拉拢进入圈子。

  1986年12月,李显龙与何晶结婚,此后在李光耀扶持下,官职一路扶摇直上。按照李光耀的设想,在他70岁时(1993),可以把总理位子传给时年41岁的李显龙,然而1990年11月,吴作栋却获得党内支持登上总理宝座,李光耀颇为无奈。吴作栋并不完全听命于李光耀,李光耀曾经在一次大选时公然指责吴不能面对群众,使吴耿耿于怀。吴作栋上台后,李氏父子焦灼不安,唯恐吴不肯下来,其间柯玉芝对儿子久久不能上台颇有怨言。1992年,更令李光耀无奈而又忧心忡忡的事情发生了,李显龙被诊断患上淋巴癌,李光耀为他召集最好的医生,还向中国礼聘著名中医师,在中西医的诊治下,淋巴癌最终被压制下来,并无扩散。李光耀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大力去中国化,中医也是打击的对象,屡屡受到压迫,当时一位黄姓西医公然说服用人参等于吃草,引起中医界强烈不满。自从李显龙采用中西医疗法取得成效后,新加坡对中医的态度才稍有改变。

  坐在高位上的吴作栋并非傻子,他完全明白李光耀的内心想法,然而总理的风光叫他自己欲罢不能。14年后,2004年8月,吴作栋过足了总理瘾才让出位子,此时李光耀81岁,李显龙52岁,柯玉芝第一次中风,但是看到了儿子上台,遂了心愿。吴作栋并非欣然同意让位,而是与李光耀同样担任资政,一起当顾问。李显龙上台已经10年,李光耀对他仍然不放心

  李显龙的媳妇何晶,在他丧妻后情绪低落之时恢复了他的情绪,这一点叫李光耀夫妇十分赞赏,于是何晶在毫无被挑剔之下进了李家。

  何晶原为国防部工程师,1985年与李显龙结婚,1987年出任新科工程工程部主管,到了2002年5月,已经调任淡马锡控股总裁。

  2009年2月6日,何晶辞去淡马锡首席执行官,其原因是由于美国发生的房地产风暴,揭露了淡马锡控股在房地产和银行投资失败,亏损了400百多亿元。何晶辞职后,由美国人顾之博替代一个月,顾之博发现无法胜任,匆忙辞职,何晶又重掌淡马锡控股大权,此时淡马锡控股主席丹纳巴南出面替何晶说项,说他的辞职与工作无关。何晶并没有在投资亏损下受到责难,事后轻描淡写地说:“拿得起放得下”,天下竟然太平无事

  何晶有两个儿子,李鸿毅和李浩毅,依李光耀的思路推理,他的第三代很有可能出来从政,甚至很有可能是第三代总理的接班人。

  何晶是个很讲关系的人,他的一个姐妹是教育部的高级官员,原先只是在某中学的英文老师。何晶的一个堂妹是 KOPITIAM 集团的董事,该集团不断扩大,与她的关系密切。而那位因地铁屡出故障而辞职的苏碧华是她的老同学

  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公教中学毕业,进入国家初级学员,获得总统奖学金以及武装部队奖学金,负笈英国剑桥大学,得研究工程科学硕士学位。李显扬也不例外,回国后与兄长同样获得陆军准将衔头。

  1994年4月,李显扬进入新加坡电信局,隔年5月成为该局总裁。2007年4月,卸下电信局总裁职位,同年10月,走马上任星狮集团主席,直到2013年2月退出。2009年7月,李显扬任新加坡民航局主席。2006年,李显扬曾经对报界声称自己对政治没有兴趣,他担任过不下七八个重要职位,差不多都与金融财务有关。

  李显扬在1981年结婚,其夫人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教授林崇椰的女儿林学芬,育有三个儿子。林崇椰是新加坡工资理事会主席,在经济起飞需要调整工资时期受当局宠信,负责规划调整工资。林学芬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获得荣誉学位,回国后担任政府高等法院律师。林学芬是腾福公司高级董事,这间公司以法律中介身份担任中国上市公司中国航油的法律顾问。2004年,中国航油主席陈久霖因投资亏损巨资,其生意伙伴淡马锡控股追问其责,腾福公司负起与淡马锡的交涉。不久,林学芬宣布退出腾福公司,并上书证件交易所,指陈久霖在位时信息不流通,管理没策略,疏于监督和检查,因此对事件需要负责。陈久霖先是回国,后来返回新加坡接受法庭指控,并入狱服刑。林学芬后来说陈久霖失败是由于不了解新加坡的投资环境

  在李光耀的孩子当中,李玮玲是光彩暗淡的一个。这位毕业于国立大学医学院的医生,曾经在婚姻方面遇上不如意的打击。据称,李玮玲的第一位恋人也是一名医生,是她的同窗,是已故摩绵区国会议员古拉马三美的侄子,印度裔,父亲是一名的士司机。李玮玲与他来往遭到家庭极力反对,结果是两下分手,她一气之下跑去英国伦敦。在伦敦,李玮玲认识了另一位男友,也是医生,不过是非洲裔。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两人进了教堂,并且离开伦敦前往纽约行医。然而好景不长,新加坡方面很快派人找到他们,并将李玮玲带回来。

  李玮玲回来后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任职,后来升任国立脑神经医学院院长。

  也许是不甘寂寞,李玮玲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在《海峡时报周刊》发表言论,谈论婚姻、父母、华人、女性、语文等问题,但是没有特殊的见解。李玮玲曾经接受《海峡时报周刊》采访关于婚姻问题,他对于自己保持单身的解释是没有信心演好贤妻良母的角色,因此选择放弃,以免累人累己。

  2007年2月,李玮玲批评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没有考虑新加坡资源有限,研究的涉及面太广,有必要检讨生物医药领域的发展策略。她认为该局应该集中研究与亚洲有关的疾病如B型肝炎、头部受伤等。时任科技研究局主席的杨烈国对此十分不满,并予以反驳,他认为癌症患者年龄有下降趋势,值得研究,而B型肝炎在孩童时期已经注射疫苗,至于头部受伤,除非是有人将头撞墙壁才会受伤。经此事后,李家唯一的笔杆子的文章就不再见报。杨烈国当年曾经被视为奇才,被外界视为吴作栋派系人物,是一个很有潜质的未来领袖,然而经此事后,也就逐渐淡出,以致寂寂无闻。

  李玮玲至今还是待字闺中,在中央医院,偶尔见她一人,身着白袍,手插衣袋,踽踽而行,颇为落寞。好几年前,曾经有传言说她患上红斑狼疮,受尽痛苦折磨,倘若是真,却也值得同情。

〈李光耀的弟妹〉

  李光耀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蔡认娘所生。二弟李金耀,是一名律师,在李及李律师馆工作,2003年11月因病去世。三弟李天耀,原为一住宅区保安主任,后来一跃而成为政府投资公司GIC董事。四弟李祥耀,是一名医生,被委为新加坡医药理事会会长。

  李氏家族人脉关系不断扩长,例如已故前教育部长杨玉麟,前公务员委员会主席柯顺美医生,都与李家有着亲戚关系。民间传说原内政部长黄根成与李氏家族有姻亲关系,黄根成于惠特礼路拘留中心发生犯人越狱事件后淡出政坛,并成为星桥集团主席。又有传说某超市集团老板的儿子娶了李光耀的孙女李修齐,业务蒸蒸日上。李光耀孙子李鸿毅,在美国留学期间认识了移居美国的北大物理教授的女儿,并带来新加坡给李光耀见面,或许这是李氏家族扩大范围的迹象。1966年1月22日,新加坡志愿海军部队正式成立,据称海军部队成立时,得到台湾方面的协助,而当时负责双方联络工作的是柯玉芝的一位在台湾海军任职的亲戚。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4年8月10日首版 Created on August 10, 2014
2014年8月1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ugust 1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