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偶 像 与 理 想

── 肖 鸣 ──


下面是一篇文章的摘录。

文章作者说:中国历史是一个“偶像”、“偶像崇拜”和众多“玩偶”(老百姓)被玩弄的历史。三千年中的历史“偶像”,始终都是权力的“偶像”,而“玩偶”则是被权力“偶像”们所玩弄的精神和肉体的“木偶”。在孔子及其儒家的思想垄断之下,这种“偶像”、“偶像崇拜”和精神及肉体“玩偶”的历史一直绵延了两千多年。加上孔子所崇拜的“三代”,尤其是周公的周代,实际上可以号称三千年以上。

这种“传统”在中国大陆,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不仅没有“中断”过,且经过后来历次的政治运动,权力“偶像”崇拜的风气更加越来越盛,并越来越集中于极少数,甚至最后只剩下惟一的“偶像”。这种传统权力“偶像崇拜”的势态,终于在1966年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并由当时最高且惟一的权力“偶像”,亲自点燃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大火”。这场“大火”足足燃烧了十年,直到惟一的权力“偶像”离开人世间,才算最后告终。

从此,在中国人的心灵之中,权力的“偶像”和“偶像崇拜”开始了猛烈的历史性的大退潮,而“金钱”的新“偶像”却突然矗立了起来……

虽然说权力“偶像”被“大清了场”,但中国人“崇拜偶像”的历史习惯却远没有大消失,中国人仍旧需要“偶像”。于是,中国人以十万分、百万分的激情,转向了对金钱“偶像”的“崇拜”。

“权力”即仅仅由少数个人掌控的“静止”的社会“合法性暴力”的“符号”。“金钱”即最公共地“流动”的社会“合法性财富”的“符号”。过去“崇拜”权力“偶像”的人们,永远都只能充当权力“偶像”的精神和肉体的“玩偶”。今天“崇拜”金钱“偶像”的人们则不然,很可能有一天,他们自己也将成为别人“崇拜”的“偶像”。

毕竟,无论权力、金钱,“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都只能是属于模仿他人的低级的欠文明的历史,因为它永远都只能是丧失了“自我”人格的缺乏真正创造力的人们的历史。

文章作者希望:中国的历史从此以后,将再也不是“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了,孔子及其儒家的思想传统必将永远地遭到中华民族的唾弃。中国古代真正的思想伟人,只能是伏羲、老子和墨子,而绝对不是孔子……【注】

☆ ☆ ☆

人生的道路,总会有理想。简朴的理想,靠个人努力追求,硕大的理想,要有人领导奋斗。不是自己作领袖,就是跟从他人为领袖。既有领袖,就会有领袖的威望。有人服从领袖,也有人崇拜“偶像”,界限难分清楚。

理想寄托在领袖身上,领袖指引理想的方向。理想崇拜在偶像身上,偶像玩弄人们的理想。

怎样是领袖?怎样又是偶像?领袖会不会带有偶像成分?偶像又怎样当上领袖?

一个民族的传统,怎样才能突破?千年的偶像,容易唾弃吗?或者,屏弃了孔子,却推崇老子和墨子,造就另一替代“偶像”?

☆ ☆ ☆

模糊之中,南大牌坊前,显现一座创校者的偶像。

仔细一看,偶像很快变出另学院校长的模样。当面目趋向清晰时,偶像却显露某大学校长的容貌。这时,牌坊前烧着几把火,火光阴影,遮掩了牌坊后面的权力偶像。

如果没有权力偶像,不会有今日的历史演义。

历史流转,雕塑了许多偶像。有校长,有教授,有博士,有专家,有敦有旦士里,形形色色。混沌八合,又生出南洋偶像,卓越偶像……。一时牌坊四周,偶像成群飞舞。

偶像都有被颁封的兴奋,并无感觉被玩弄的痛苦。玩偶一心追求理想,不知被“理想”玩弄。

有三千年多年的传统,偶像丰姿多采;三千年多年来的理想……

忽然,一阵冷风,吹断了遐想。

偶像的理想,留待读者分辨。

2008-3-25

【注】黎鸣,《也谈对三十年“中国奇迹”的反思》,2008-2-24。本文只引伸“偶像崇拜”的观点,不涉及“中国奇迹”。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8年3月25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25, 2008
2008年3月25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