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
新文龙中华中学筹募有感

── 陶 荷 ──


二十年前吧,一年是母校募捐,另一年是南方学院求助,又一年轮到董教总。到了董教总募捐那一回,成绩奇差。此后,各方都没有了募捐的“乐趣”。不再募捐了,大家也在“暗地庆幸”。往后,“复办”、“复名”、“复校”、“复?”……一大堆论争。高谈阔论,都不用出钱。

说也是,那时大家都有各种苦恼:租房还是买屋?搭公车还是买汽车?生活用费、孩子的学杂费、寄点钱给父母、起薪太低、工资不够用、失业一个时期了……愁一天,过一天。当然,都是中产阶级的烦恼,比起穷苦人家挨饿好许多。

二十年后,子女长大,有的打工,也有的成了家。大家都老了,工作做够了(领养老金咯),高谈阔论厌了,钱用不走了。想起做点自己乐意的事,给社会留点印迹,为华教出点力气。经验是有,可惜年老,远隔太平洋,体力接不上。钱吗?生活到这个阶段,积蓄总有一些。中产阶级,“钱”是有办法。

这个时期,新文龙中华中学要筹募500万发展基金,又要钱了,“皆大欢喜”。众人之间,有年轻的一代,有的还在失业,捐钱接近要命,不好乱来。但是,老的一辈,别太吝啬啦。回头一算,过去喊过几次“华文教育”,发表了几次高论,久压积债,照单清还。不然,讲到做不到,变了老油条。

五百万,好多钱哇,不需装穷,就是没有。老加算了良心,定下5到10万马币作目标。不多,筹到来,却也够辛苦。新文龙筹募当局,应该向更多地方出击。要钱,怎好不多头奔走?多出力,多留汗,多希望,天无绝人之路。

有个一向讲不出的担虑:捐款会不会被滥用?捐建寺庙,最后是建起了庙堂。即使和尚尼姑用了去,他们原本靠着香油钱生活,做了别的用途,也是功德一场,捐助了。

捐款给教育,滥用了,以后没人愿意再捐。华校捐钱,讲究发收据。发收据,经手各人工作透明,第一线不能滥用公款。但是,钱不是一到就花,也不一定一次用光。有的建设,拖了好几年才完成。时日一久,有的捐款会改作别的用途。不论怎么用,只要是为了教育,捐款者不会计较。

人的老习惯,钱一到手,一切算了。如果再来一次,也是,钱一到手后,发张收据,拍拍屁股,要钱再来。主持募捐的人,从来没有需要告诉大家,捐款实际用在那里。

如果有人在多年后,回头来说,那一部份捐款,建起了什么校舍,或者做了某项基金的一部份,帮了那些穷学生,相信捐款人会很高兴。没捐过钱的人,听了也会开始有捐款的信念。但是,你听过这种事吗?

促使筹募当局回报款项的实际用场,可以方便许多处理捐款的人士,互相监督款项的正当用途。要贪污,当然也是有办法。但是,有监督,可以减低滥用公款的机会,可以养成华教的好风气。希望新文龙筹募当局能够创新,记得以后要回来告知有关捐款的实际用场。建立好风气,让华教人士会看齐,往后华教捐款者也可少去一层顾虑。

2009-7-20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7月20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20, 2009
2009年7月2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ly 20,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