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不要做完美主义者

── 李学数 ──


  中国民航从北京飞美国,在过了日本之后放映一部英国演员罗温·艾金森(Rowan Atkinson)演的《豆豆先生的假期》(Mr. Bean's Holiday)。

  女儿在夏天时看过这部电影,极力推荐。我已很久没有看电影了,而豆豆先生的系列电影是我喜欢的,因此不顾旅途劳累,睁大眼睛看这部搞笑的喜剧。

  艾金森在《读者文摘》的一个访谈曾说自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perfectionist)。他说:“身为完美主义者,意味着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完美的,这当然不是事实。你永远会觉得有个目标是你达不到的,而且越离越远。

  这让人感到挫败。事实上,我认为完美主义根本不是优点,而是一种病态。”

  我也曾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文章写好之后,不太满意,束之高阁一放,就可以了放了十年以上。

  我有些研究论文,由于一小部分不满意,放了十五年后才发表。我一些文章和论文,都因电脑坏了,就因而永远消失,我也记不起来曾经做过什么。常常觉得自己的工作不能尽善尽美,会觉得沮丧,有时也会觉得自己信心尽失,好像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人。这时忧郁就会乘虚而入。

  我老婆曾骂我,车库存了许多箱我的未完成的作品,如果我去世了要一起埋葬在坟地,加州土地昂贵,她付不起这钱。把这些东西全丢进垃圾桶里,她怕我会从棺木里跳出来。

  她的话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是我把一些未完成不太满意的工作,邀请一些朋友合作,不再管它是否成熟或完美与否,送出去发表。

  我有一个快要四十岁的学生,原先是一个大公司部门的主管,现在回来大学进修一个学位。我要每一位学生把他们学期演讲的内容写一份报告,他在规定的日期前由电子邮件送上来。过了一两天,他又会再送一份新的来:“oops!我发现我打错几个字。”然后又再来一份:“我删掉第六段觉得没必要在上面。”

  这样过了两天,另外一份又来了“教授对不起,我在第六页倒数第三行的那个动词用得不对,我想在改用另外一个词”妈呀!我的分数已判了,而且我又不是教英文写作课,只要词能达意我心满意足,不会吹毛求疵。这位学生就是患了“完美主义”的病。

  我看到 BBC 的一篇关于健康的文章,上面说着:“Perfectionists not only put their own health at risk through stress and anxiety─they make other people's live a misery too, it is claimed.”(完美主义者是这样的人,他们不但因压力和焦虑而使自己的健康受损,而且他们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导致其他人过上悲惨的日子。)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有几年我常闹腹泻,严重得让我怀疑我患了肠癌。医生用大肠镜检查后说我的肠很干净,没有问题。可能是吃太多药,把肠里的好细菌都给杀死,要吃一些增生好细菌的药物来治疗。

  其实应该是“完美主义”这个毛病,让我的日子过的不愉快。“完美主义”这双面刃害己也害人。

  我想毛主席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希望“六亿神州尽舜尧”,很快的把落后的封建残旧中国“旧貌换新颜”,“快马加鞭不下鞍”,一下子把老百姓带进列宁所说的“流满牛奶和蜂蜜”大家有牛奶喝的共产主义社会。

  他不能容忍别人反对他的看法和意见,他不能接受他失败的经验。最后落到“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剧。

  世界上本没有完美的存在,掌控完美的途径之一便是看破它,去面对生活的实相。当完美的渴望无法被自我所掌控时,人会做出伤害自己或伤害他人的行为。

  我是在读了释迦牟尼在二千年前《金刚经》里讲的一句话:“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我才领悟到自己的愚蠢,从此决定不做一个完美主义者。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8年4月10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10, 2008
2017年2月1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10,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