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 李学数 ──


  女儿四年大学毕业了。我们在5月16日一早乘飞机南下南加州的 Ontario 机场。

  太太的表妹与表妹夫来机场接我们一起参加她的毕业典礼,还有一位九岁的表妹夫的儿子也参予这个盛会。

  典礼是两点开始,十二点我们被邀请参加学校特别为优秀学生及家属举办的午餐。

李家有女初长成

  看到女儿与她拥抱,她说:“爸爸,你是越来越矮小了!”

  我说:“你又长高了!”

  她说:“没有,你看我穿的是高中毕业时的衣服。”

  事实上我现在站在她旁边只到她的肩膀,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一个小丫头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回想她小时真是有趣:她在三年级时老师拿着图书对小孩子念故事,结果她指出老师念错了。老师惊讶对妈妈说:“Freya 已经识字,而且指正我的错误。”原来她看《芝麻街》已认识许多字。

  不久我们去看我校的马教授,他的夫人是玫瑰园公立图书馆的馆长,她不相信 Freya 能认字,就拿了一些儿童读物给她,要她念,她能正确无误的一本本念出来。

  四年级时她哭着回来,老师把她写的一首诗歌给校长,校长登在校刊上说这是六年级学生写的。她说她的作品变成不是她的,因为她是四年级生而不是六年级生。最后校长亲自向她道歉自己的疏忽。

  她小时母亲剪她的头像小男生,而哥哥却留长发像小女生,他们的相片寄给我大哥。他一直以为哥哥是“姐姐”,妹妹是“弟弟”。

  我们邻居来自不同国家的白人,有一次几个白人儿童欺侮哥哥,念欣站起来用英语高声责骂那些孩子,这些人吓坏跑掉了。孩子认为她很凶,不敢再欺侮他。

  她爱阅读,从图书馆抱一大堆书来看,一本大块头的小说一两天就看完。小学时她写的诗歌被选在美国儿童诗歌发表。

  初中和高中时她的数学很好,她的老师要她参加数学比赛,但她执意不参加说她喜欢演讲比赛,他班上一个数学比他差的男生代表学校获得冠军或亚军。

  她还是小学时,有一次和哥哥玩球跌倒折到手指,我们送她去急诊室,可是要等很久医生才来治疗,这期间我为使她忘记痛苦,我说:“妹妹,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我只给你1,2,3,4四个数字,你可以用+,-,*,/,你能构造多少个不同的数字?”

  她拿起笔来在纸上算,在医生来之前,纸上已密密麻麻写出了许多不同的答案。

  她的性格很独立,不喜欢强制的学习。我曾到台湾彰化客座,大儿子乖乖上台湾的小学,可是她上一天课不喜欢上,就不上,我们也不强迫她。后来她在美国上中文课,中文反而学得比哥哥强。

  高中时她不喜欢上物理,化学,兴趣经济,负责“未来商业领袖协会”(FBLA)的财政及主席,时常带领会员参加比赛,替学校争取许多奖状及奖金。

  高中毕业前申请伯克莱大学、洛杉矶大学及克莱蒙的麦康乃学院(Claremont McKenan College)。她去看了伯克莱大学及麦康乃学院后决定到后者去。

  我想她的选择是正确的。麦康乃学院这是美国排行第七或第十,比以前宋庆龄和宋美龄读的卫斯理学院还要好的学院。而且学院给予丰盛的奖学金,我们对她的学费不需负担太多,而学院还安排她与教授及一些系里工作,这样她能工读。

  那里学院小,学生只有一千多名,而教授就近一百名,学生和教授的比例差不多是10比1,比伯克莱大学好许多。学生之间的关系也较密切,不像在伯克莱大学一间课室挤了两百多学生,教授说只给十名A的成绩,学生们竞争激烈关系弄得很紧张。

  以她与人不争的性格去伯克莱大学读书一定不快乐而紧张。我曾教过几名从伯克莱大学转来我校读书的学生,不论是亚裔或白人,都对该大学深恶的痛恨,有些原来高中时学业优秀的学生去那里读后被“刷”出来,整个心里受挫折,对自己信心丧失,来到我校表现并不特出。

  念欣在 CMC 年两个系数学及经济,她选课是专选最好的教授来上,不管这些教授有时打分很严,她不一定能拿到高分。她却不注重分数,而是想能真正学到东西。

  我曾看她上“线性代数”课的习题,老师拿 Roger Penrose 的一篇论文的东西给学生做,我拿去给教这门课的朋友去解,他们都做不出来。我很惊奇有这样的教授把大学基础课搞得像是给研究院的研究生上的一样。

享用免费午餐

  十点后女儿参加演习回来,带我们到她的宿舍去,她说:“对不起,我忙着改写今天的祝福演讲稿,今晨三点才睡。我的东西没有时间收拾,房子里是乱七八糟。”

  从圣荷西飞到 Claremont,我们穿便装。现在趁她的室友 D 还未回来,我们在她房间换了些正式的衣装。

  在她的房间外面有沙发让学生在外面休息讨论,我们有一些时间就在那里等待。太太在房间帮她收拾东西,因为第二天就要搬走,一些东西会打包装箱暂时托放在朋友的家里。

  女儿的室友丹妮儿(Danielle) 这三年一直住在一块,她今年8月就要和小时的青梅竹马结婚,她的结婚日刚好是念欣的生日。她是校队游泳代表,每天花许多时间游泳练习,功课优秀,是奖牌获得者之一,所以父母弟弟都邀请参加午餐。

  十二点准时入餐,我们五口与两位教授在一桌。座位都预先安排,我的右边是一位女教授 M,左边是念欣,她的左边是 B 教授,其他是我太太与亲属坐在一块。

  主菜是沙律加一块炸鲑鱼,有面包,还有一盘蛋糕甜点。有一瓶酒,我们都不喝只喝冰水。

  B 教授问念欣:“你是拿到什么荣誉奖?”

  念欣说:“我没有拿到,但我被选为 Benidiction 致词。”

  “噢,这是极大的荣誉!”

  B 教授向 M 教授就谈起他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学院成绩并不特出的人,反而在事业上却卓有成效者。

  M 说她是搞印度宗教及印度语言,会讲一些印度方言,也会一些梵文。时常到印度去(这真是稀有人物),她的先生是一个诗人,写一些诗集但并不出名。

  她是负责带领学生区各个地方及参观各个大企业。去年他带领一批学生来硅谷参观几个像 Google,IBM,eBay 高科技公司,学生要写报告。女儿也是一个成员,M 教授称赞她的报告写得非常详细及清晰。今年春假她又被选中到纽约去参观金融界,很可惜她感染到流感,在上飞机前又吐又泻和发烧,我们紧急送医院,她一直感到遗憾不能成行。

  M 教授说可惜她没机会读她纽约之行的报告。女儿也表示遗憾失去去纽约观察金融市场的机会。

CMC学院的历史

  CMC 是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的简称, 成立于1946年,原来的名称是克莱蒙男子学院(Claremont Men's College),在1976年与另外几个学院联合,改名成为 Claremont Mckenna 学院。

  它是美国最好的二十个学院里年龄及人数最少的学院,整个学院只有一千名学生,今年毕业的学生有253名。

  这是一个人文学院重视经济和政治学,学院的校训(motto)是拉丁文:"Crescit cum comercio civitas"(文明因商业而兴旺)。

  前两年学院获得 TCW 集团的创办人及主席捐赠二亿美金建立了罗柏(Robert Day)经济和金融学院,是学院和大学获得最多的捐助。从今年开始它会成立商学硕士学位。

  这里毕业的大学生百分之七十都会进入很著名的大学的研究院。

因一门选修课而找到工作

  女儿在 CMC 学院念数学和经济,学院规定还要修一些人文及科学的课程。她已经修过电脑程式语言,对电机物理并不感兴趣,也不想搞生物及化学,她选修了法文,因为远在法国的哥哥打电话告诉她:

  “Freya,我有一天要建立我的事业,需要懂法文的人来协助我,你的西班牙文非常好,学习法文很容易,应该去上法文。法文是很优美的语文,你会喜欢它。“

  於是念欣就上法文课。

  除了法文课,还有什么“玩意儿”可以上呢?

  她看到有一门“能源”(Energy)的课,噢,现在石油起价,煤炭能源产生污染,加州沿海有许多靠风力吹拂发动的发电机,在内华达沙漠人们用太阳能发电。了解能源及人类面对的问题应该是重要的,因此她选了这门课。

  今年初她要开始寻找工作,然而金融危机,使到许多金融企业裁员及缩小营运空间,她要面对不容易找到工作的严峻问题。

  她申请南加州爱迪生电力公司的市场分析员的工作,在她去面试时,面试人员对她具有丰富的关于能源的知识赞赏,其中一个主管级的人员还对她说:你告诉了我们一些不知道的东西。在面试后不久,就通知她录用她。

  她有对公司说她工作时还想继续念一个企管学位,公司负责人对她说:不必担心,公司会赞助她再念一个学位。

  因此她不必浪费时间去寻找工作,可以安心的写她的毕业论文及准备功课。

  没有想到选修一门与自己两个专业无关的课程,却使她找到生平的第一个职业。

  她的许多同学羡慕她,她们没有这么幸运,不想继续深造的还要到处奔波焦虑地寻找一个职业。

毕业论文

  这里的学院都要求每一个学生在最后一年写一个毕业论文,题目由学生自己选择,然后一位教授负责指导,基本上教授只是负责最后审看论文,然后一个委员会在口试之后决定是否通过。

  许多年前我被邀请到 Claremont 大学的组合学院之一 Harvey Mudd 学院演讲,这学院是以数学闻名美国,它几十年前就有和工商业挂钩,在外界的支援之下,学生及教授作一些与应用有关联的研究课题,这种“开放门户”及“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政策被我校的数学电脑系模仿。

  演讲完后,我到旁边的 Pomona 学院看当天电机和电脑系学生展示他们与公司合作的成绩演示。这些都是大学四年级生的一学年的科研成果,可是在深度及实用价值不逊色我们的硕士生水平。

  当年我指导非常多的硕士研究生,我看了他们的成绩展示,觉得优良的传统(三年级学生模仿四年级学生作研究及耳濡目染同学的钻研精神)加上学校的正确政策,“纲举目张”,一定见到很好的成绩。我才了解为什么美国在工艺科技上能占牛耳的原因。

  因此四年前当知道 CMC 录取念欣时,我就鼓励她去这学院,我说不要嫌这学院很小,妳在那里会很快乐地学习,而且能真正学到有用的东西。

  念欣的毕业论文题目是关于美国这二十年楼市的变化,她收集了从东到西的十个大城市这些年来房价的不同,然后用数学工具分析之间的不同,然后根据当前情况,预测未来的可能趋势。学习怎样收集资料,怎样分析,怎样评估。

  她的一个数学系同学 K 取得金牌奖,花一年的时间写了关于用组合方法对数论上一个著名的 Szemeredi 定理的证明,他模仿洛杉矶大学的陶教授的理论重新给了一个新的证明,用到调和分析的工具,水平肯定超越硕士生的工作,难怪马上被洛杉矶大学接收为研究生。他希望以后能作为陶的学生,我听他讲述他的结果,觉得这孩子蛮聪明,一定会成为“明日的数学之星”。

压轴戏

  整个毕业典礼的仪式进行的井井有条。

  今年学院颁给一个荣誉法律博士学位给现任的“阿细安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的秘书长 Surin Pitsuwon。他是 CMC 72年毕业的校友,后来到哈佛大学念硕士和博士(1982年),在泰国当过1992-1995年国会议员,在2001年还任外交部长,2002-2004年在联合国担任咨询部门的顾问工作。

  他讲述自己是来自泰国一个贫穷的农村,到十一岁前都打赤脚没有一双鞋子,到中学时每天要骑单车到24英里外的中学上课,幸运获得美国 America Field Scholarship 来美国密尼苏打州念高中,1970年来 CMC 学院上课,1972年毕业。

  他开玩笑说当年来 CMC 时听人说这学院旁边有山,可是却看不到山,山被烟雾掩盖终年不露面目,现在好些总算看到山了。

  他感谢“马歇尔计划”,使到他从一个封闭落后的环境来到一个世界先进的国家学习,也使他能以后为自己的国家服务。

  他说就像美国人写的一本书《世界是平的》,任何地区和其他地区是息息相关,我们不可能独善其身,美国的金融危机对拥有十个国家及有6亿人口的“阿细安”肯定是有极大的冲击力。有许多地方仍像我童年少年生活的环境,那里的人仍需要援助及改善,希望你们这些毕业生能和我一样以后服务人群。

  在两点毕业典礼开始时,学生唱CMC的校歌,这歌是以苏格兰民歌(Loch Lomond)的曲,配底下的歌词:

  我们是 CMC 的儿女,
  我们以母校为荣。
  和我们年青的朋友,
  寻找智慧,寻找真理,
  我们会从 CMC 向前进,
  我们有 CMC 的校训
  "Crescit cum comercio civitas"
  我们永远是爱的老 CMC 一份子,
  效忠 CMC。”

  最后所有的学生上台领取毕业证书之后,学生欢呼把方帽子抛向天空。

  然后是总结前聆听“祝福词”(Benediction)今年的致祝福词是由女儿念欣说,她站在讲台上,面对两千多名站立的听众说:

  “2009年届的同学们,我们走了长途的路,不管未来是怎样,现在是我们回顾并感谢我们在 CMC 的日子。

  “让我们感谢知识,机会以及我们的友谊,知道并不是我们单方的力量达到。让我们感谢好的,是的,甚至坏的令我们更加强壮。

  “大多数人最初来到 CMC 时是一个恳切,神经质的新鲜人。虽然我们能交新朋友并失去一些,我们离开是一个团结的团队,对未来充满激情以及这四年的成就及成长在引导我们。

  “我希望我们所有人生活充实及负责任,我们行事公正及慈悲。我们创造知识及寻求智慧,让我们的生命充满爱:爱人及爱我们所作的。

  “2009届的同学们!我们完成了!走进社会用我们的参予,智慧及领导来报恩。”

  演讲完后,观众热烈鼓掌,后来在会后许多同学过来拥抱她并称赞她讲的非常好。

  这是我女儿最高兴的一天,也是我们为她辛勤努力获得成功骄傲的一天。

2009年5月17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5月27日首版 Created on May 27, 2009
2009年5月2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y 29,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