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2010年怡保联欢会
大会主席致词

── 周增禧讲稿 ──


  尊敬的丹斯里颜清文学长、尊敬的华教人士、独中先驱者,独大有限公司主席,董总顾问胡万铎先生、尊敬的华教人士,育才独中署理董事长、董总顾问,潘斯里梁婉清女士、各位嘉宾、各位同学,各位新闻界和电视台朋友。

  大家早上好,首先我代表霹雳南大校友会热烈欢迎大家莅临怡保,希望怡保这美丽的山城,山明水秀、环山抱水给大家留下一个美好回忆,今天参加联欢会的校友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人数逾一千人。在此,我谨代表大会向大家和无法前来参加的同学致以兄弟般诚挚的问候和祝福。

  同学们,我们都是南大的儿女,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曾在风光明媚的云南园里学习和生活,承传南大的优良传统。我们饮水思源,对创办南大母校的陈六使先生和奋不顾身爱校、爱同学的首任副校长庄竹林博士,深为缅怀与敬爱。恭请大家起立;为他们默哀一分钟,谢谢。

  今天,我们霹雳州南洋大学校友会举办第十二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各位同学的踊跃参加,是各位心系南大,热爱南大的具体表现,使我们非常感激,也使我们非常感动。

  南洋大学在陈六使先生顺应时代要求,高瞻远瞩,登高一呼,万山响应之下创立于一九五五年,百年树人的大学只走了25年的历史道路。却在风华正茂的盛年时,被摧毁殄灭了,在这短短的25年间,南大为国家社会培养出不少杰出的人才,他们活跃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南大是一间华文大学,华文华语是南大的主要的教学媒介语,但南大却培养出许多精通双语,甚至三语的语文人才。这反映出当时南大办学是适应时代和社会的要求的。

  南大命途多舛,当今世界上没有一间大学像南大那样荆棘满途,多灾多难,经历数之不尽的诬蔑与打压,南大开始以公司法人的地位注册成立,创办伊始即受到英国殖民地主义者歧视与压抑。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之后,南大面对更加的恶劣命运,李光耀利用政权的力量,蚕食鲸吞把南大这间华文大学变为英文大学,对持异议的学生,三番五次在黑夜风高之时,派遣大批军警,闯入南大校园,殴打逮捕在校师生,褫夺南洋大学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先生的公民权,接着对付南大学生,教职员,院长,副校长,无情的手段层出不穷,罄竹难书,进而设法接管改组南大,以达到置南大以死地。

  一九八零三月十五日,新加坡总理公署发表《丹顿报告书》,建议把新加坡大学和南洋大学2间大学合并,同年四月五日,以黄祖耀为主席的南大理事会发表声明,接受李光耀的建议,新大与南大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从此南洋大学,在人间陨灭了,李光耀终于实现他十六年消灭南大的宿愿。

  南大的命运坎坷,南大师生更是在劫难逃,被开除出校,逮捕入狱,驱逐出境,据不完全的统计,大约合共350人。

  我在此向站稳立场,爱校护校、不屈不挠的南大精英,致以崇高的敬礼,同时,请大家不要忘记,南大物理系第三届优秀学生谢太宝同学,他被囚禁了三十二年,比南非曼德拉入狱坐牢还多出了五年,请大家为“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青白在人间。”傲骨嶙峋,胸怀磊落的谢太宝同学鼓掌敬礼。

  从谢太宝身上,我们看到了南大精神,谢太宝,是南大的骄傲。南洋大学是新马民族教育一面鲜明的旗帜,飘扬在椰风蕉雨的海岛上,让南大培育成长的我们在此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勿忘南大,世世代代相传,始终不渝!

  谢谢各位。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11月1日首版 Created on November 1, 2010
2010年11月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November 2,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