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全球南大联欢会的回顾和漫谈

── 叶德民 ──


  1953年,陈六使没有作什么详尽的调查和计划书,为了新马华文教育的明天,凭着赤子之心,大胆倡议新马华社群策群力,创建一间华文大学,获得新马华社热烈响应。上至社会贤达,下至贩夫走卒,不分阶层,万众一心,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空前团结,冲破殖民势力的反对声音。1955年先修班开始招生,1956年3月正式在云南园自置校址开学,效力之高,速度之快,真是一个世界奇蹟,显示了新马华社各阶层不分信仰和彼此的政治倾向,没有任何的政治意图,不求个人的名与利,只朝着传承华族文化的目标前进,只有创建华文大学的忠诚、齐心、合力,发扬华社传统的刻苦耐劳、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就这样创造了奇蹟,也只有在新马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才诞生了南洋大学。

  那处处相思树的云南园,曾是孕育民族文化的摇篮,生机无限,春意盎然。在每年的大学周,那精彩的学术活动,展现了南大的生命力,民族文化的光辉。可是云南园的上空,风云变幻无情,在强权暴虐下,母校在坎坷的道路上,挣扎求存了25载,还是劫数难逃,被李光耀关闭了。从此消失,连自置的校址也被掠夺了,南大子弟怎能忘怀呢!怎能忘却那宁静的云南园,在那狂风暴雨扑打下,那动荡不安,那充满激情的青春岁月呢!

  母校消失了,新马两地的南大校友,并没有忘记母校,彼此轮流举办南大之夜的聚会,来追思母校。1992年,北美南大校友在刘宗正的号召下争取扩大南大之夜的规模,要在多伦多召集全球校友联欢会。与其说是联欢,不如说是集聚全球各地的校友,缅怀和追思消失的母校,更重要的是探讨如何发扬和推动华文教育和民族文化的传承,同时与昔日同窗,旧雨新知热热闹闹地相聚一堂共话当年的青春岁月趣事。

  这是第一次召集散居世界各地的南大校友相聚,只来了200多人,但受到各方的关注。南大的师长们踊跃参与,出席盛会的师长有锺盛标、韩素英、林绍豪、刘柏松等,因年事已高,不能到会的师长严元章和潘受都发来贺词致意,还有新加坡800多位校友联合签名致贺“南大精神、永垂不朽”。当年新加坡社会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庄日昆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友与发展署到来赠送锦旗致贺,还发表谈话,解释南大并没有被关闭和消失,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南大的一部分。然而,李光耀在今年初对美国记者说,早就应该关闭南洋大学,其他任何人的争辩都是白费。

  韩素英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南大精神就是神州大地以外数千万华人的精神,为了我们的後代,要考虑复办南大,南大不只是传承中华文化,更是沟通许多不同的文化,和谐相融,建议要把南大办成为一所国际文化中心(Intercultural Centre) 式的大学或学院。从此牵动了南大子弟的心结,几乎每届的联欢会都谈复办南大,校友们更在复办、续办、正名和复名之间产生了一些争议,拆腾了10余年,无法达致共识。笔者翻开第一届多伦多全球联欢会特刊,细读韩素英的讲话,其实韩素英并不主张在新马办上述国际文化中心(Intercultural Centre) 式的大学,她认为最合适的地方是加拿大,韩素英心中的南大是与时俱进,提升了南大的性质。

  笔者在1994年6月,第一次参加印尼巴里岛全球南大联欢会,遗憾的是当年印尼政府严禁华文和华语,南大校友在台上的发言必须要用英语,记忆中只有一位来自北美的校友用华语发言。随着滚滚的历史洪流,血腥、残酷、贪腐的苏哈多政权已淹没在洪流中,给印尼和世界留下一页丑恶的历史。苏哈多去世时,他的一位老友,同样是摧残华文教育和文化的李光耀,也惺惺相惜地去送别臭味相投的老友最後一程。今天,印尼的华文、华语和华文教育已遍地开花。

  1995年,是南洋大学诞辰40周年,陈六使先生诞辰98周年,数千校友回到新加坡云南园参加第四届全球联欢会,笔者还住进了工字型的学生宿舍。当时当局大张旗鼓地宣布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简称“南大”,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的南大校友名册,将迁回南洋理工大学,参与联欢会数千南大子弟感到十分雀跃,吴作栋总理还莅临致词,颂扬南大精神,真是给足了面子。当晚的天气太热了,工字型宿舍没有空调,笔者狂饮加了冰块的蒸馏水,第二天一早狂拉肚子,拉了一整天,这次的联欢会过得很不舒适。

  1997年12月,南洋大学香港校友会迎来了700多位各地的南大校友参与盛会,南大子弟饮水思源,出版了陈六使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特刊。学术座谈会设在香港城市大学的大讲堂里,前南洋大学校长黄丽松博士在座谈会上叙说,南洋大学的事与物、南大的纷争、南大的历史,特别是在1972年离开南大到香港大学任校长时,学生长长的送别队伍,深深地感动了他,虽然在南大短短的两年,郤给他的人生带来深深的烙印。

  南大校友在世界各地举办了12次全球联欢会,开始的时候每年举办一次,香港之後,决定於2000年在温哥华举办,之後每隔两年举办,笔者参加了7次,不算少了。笔者没有参加2008年北京的联欢会,但经常浏览网页,发现很多恶性的争吵,竟然有真伪之争,公开责难,还真担心这种争吵会延续至怡保。半个多世纪前的新马华社各阶层为了创办南大,同心同德,没有争吵,今天,已两鬓斑白的个别南大子弟,到底为了什么?要如此的争吵!还怎么能谈复办南大呢!

  2010年9月2日,笔者与老友乘马航班机到吉隆坡,受到校友张秉林热情的款待,充分体现浓郁的南大情谊。第二天上午“弄帮”张秉林校友的车子,由吉隆坡开到怡保去。中午进入了山城市区,看到许多灯柱上挂着灰白色“勿忘南大”的标语,似乎触动了内心深处的伤疤,有些伤感和激动。到了舜苑酒店报到,领了名牌和沉甸甸的礼品包,打开一看全都是书,最重的一本是精装第11届北京南大全球校友联欢会纪念特刊。

  逾千校友乘旅游车由交通警开路前往旧街场品嚐小食,山城沸腾了,无人不晓南大生来开会了。欢迎晚宴有独中学生的醒狮队迎宾,还有许多年青的义工,他们都是独立中学的学生,他们的参与无不鼓舞了扞卫民族教育的士气。

  9月4日上午,大会正式开始,全体肃立演奏大马国歌後,大会主席周增禧吁请全体嘉宾和校友起立,为逝去的陈六使和庄竹林默哀。全场鸦雀无声,追思南大的消失和先贤的功勳1分钟,这是前所未有的。主席的讲话里提到谢太宝校友,控诉李光耀拘禁了谢太宝32年。正气浩然、铮铮傲骨的谢太宝在强权暴虐面前,永不屈服、凛然屹立,他不只是南大的骄傲,更是人类的瑰宝,这种高尚的人格和品质,邪恶的李光耀永远也征服不了。

  座谈会有3个讲题。论述有关生命科学的新动向,这个课题太专业了,笔者听不懂。“中国的崛起与海外华人”这个课题很大,在大马种族政策倾向较浓的环境下,似乎有点敏感,“大马的华文教育概况”较为现实。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实在很不够,显得匆忙。

  下午,各地校友联席会议讨论下一届由那一地区的校友会举办,出现了一个过去没有的情况。过去大家都争着要举办全球联欢会,这次郤没有人去争取。当推举某地校友会时,没有人愿意承接,几乎难产。当推举到槟榔屿时,幸好苏岳良会长自告奋勇地个人承诺,回去再召开理事会议落实。

  这是很成功的一次全球联欢会,没有恶性的争吵,也没有什么真伪之争,连良性的争议都没有,笔者的担忧是多余的。这次大会没有听到复办南大的声音,到处都是“勿忘南大”的标语,谁也忘不了,能有争议吗!顺祝来届槟榔屿全球联欢会更加成功!

2010/9/29

〖注〗 “弄帮”,马来语,即搭乘的意思。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9月29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9, 2010
2010年9月2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9,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