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南大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游 黎


  忘记在那里看到这句话:“南大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这句话显然与经历过那风风雨雨,懂得南大历史的东南亚华人的集体回忆,不相符合。虽然言者无心,但听者却觉得是对陈六使先生的遭遇的污辱,也是对所有爱护南大的华族社群的讽刺。南大被生生活埋,不会是她的朋友干的事吧?果真如此,就有如洋谚:“有如此朋友, 谁需敌人?”

  与其说南大没有敌人,不如说南大的朋友比敌人多。但遗憾的是,南大的朋友虽多,他们在江湖上,还不是重量级武林高手。且看郑奋兴教授在《‘大南大’是‘火凤凰’》 一文的回忆中,语重心长的说:“…由于外在因素,1976 年李(昭铭)博士离开南大,…”,又:“随着李博士的离开,噩运即将来临。”可见武技高如李博士这样的朋友,也还是对南大心有余而力不足。

  南大的灭亡,不论是历史的偶然性,或是必然性,东南亚华人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正当南大年华正茂时,她与星加坡的华文教育,同受腰斩。有朝庭道歉者认为,这是岛丸小国在不友善的热带海域,为统一语文教育,为生存兢争,无可奈何之策。但时至今日,英文至上的教育却栽培出想做美国人或日本人的新生代。要挽救华族文化的衰退,不是请“半路出家”的孔儒学者用《论语》的英译本,向这些崇美拜洋的年青子弟,教上一两个学期的学分,就可以灌输出来的。扼杀了华教,又埋怨新生代的亚洲价值观今非昔比,是流鳄鱼眼泪,还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

  “南大只有朋友,没有敌人”,用在南大夭折二十年后的今天,也是自欺欺人之说。否则的话,不会在正当星加坡自认极需力挽华族文化的滑落,鼓吹孔儒哲学,提倡亚洲价值观之际,一向对其他课题,意见叽哩叭啦的南大校友,却对复校问题达到共识:要在目前复校南大,是不可能的现实。

  也许是岁月的冲击,繁忙生活的磨累,使不少年越半百的南大校友悟识到“事以 和为贵”,道出“南大只有朋友,没有敌人”这一恕事饶人的人生哲学。但岁月累积的智 慧,既没有使那些提倡新儒学的历史胜利者,领悟到“事以和为贵”的美德,他们也没 有向修有“事以和为贵”这种涵养的南大校友,报以“礼尚往来”的回敬。不信? 问问有 “亚洲曼达拉”美誉的南大校友谢太宝好了。

2001-07-13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1年7月14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14, 2001
2001年7月1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ly 14,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