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纪 念 陈 六 使

南大站


── 2017-9-11 ──

☆ 8月19日 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
☆ 8月19日 陈六使的公民权

2016-9-6


── 2016-9-11 ──

☆ 9月9日,巴厘全球联欢会将会提议“南大复校”——复办南洋大学?

2016-9-1


── 2015-9-11 ──

☆ 勿忘母校——南洋大学
  勿忘:20世纪50年代,南洋各界风起云涌,献捐献力,创建南洋大学。
  勿忘:1956年3月30日,第一届学生开始上课,校方订此日为校庆纪念日。
  勿忘:1980年8月16日,南洋大学举行第二十一届毕业典礼,从此走入历史。

☆ 世界南洋大学校友缅怀陈六使之旅 22/11/2015–25/11/2015

2015-9-1


── 2014-9-11 ──

2014年9月5日,新纪元大学学院陈六使研究所举办陈六使图书馆陈六使铜像揭像仪式及南洋大学史料中心开幕仪式。

2014-9-1


── 2013-9-11 ──

2013年8月31日及9月1日,南大教育与研究基金会、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联合主办,《南大颂》史诗歌舞剧义演,纪念陈六使发起创办南洋大学六十周年。

2013年9月7日及8日,霹雳州南洋大学校友会联合其他5校友会在怡保举行陈六使追思会。
陈成兴校友请求这次大会,通过“陈六使被褫夺公民权是一桩政治冤案,新加坡政府必须加以平反”或类似内容的提案。

2013年9月10日及12日,中国香港书法学会与南洋大学香港校友会在吉隆坡雪华堂联合主办《中国香港书法家容浩然师生书法义展》,纪念陈六使倡办南洋大学60周年。

2013-9-1


── 2012-9-11 ──

2011年12月18日,南洋大学物理系第三届毕业生谢太宝,获得2011年度(第24届)林连玉精神奖。

2012年6月19日,新山南方学院获得高等教育部发出的函件,批准升格为大学学院。

2012-8-23


── 2011-9-11 ──

2011年6月6日,“东盟南洋大学”在西爪哇首府万隆市正式组成筹备委员会,并发表创立宣言。

2011-8-30


── 2010-9-11 ──

陈六使 南洋大学 中华文化教育

2010-8-25


── 2009-9-11 ──

淡淡的纪念 深深地思忆

2009-8-28


── 2008-9-11 ──

集美陈氏祖屋文确楼,将“建设(家族)先贤陈文确、陈六使、陈永和、陈永顺、陈永进先生生平事迹纪念馆。”

陈氏后裔正在积极搜集南洋大学,中正中学,道南学校,崇福学校,光华学校,爱同学校,南侨女中等的有关图片及文稿,以备充实“陈六使纪念馆”。

从家族纪念馆过渡到20世纪中叶新马华教先驱纪念馆,有待努力。寄望各界热心人士多加协助。

2008-8-30


── 2007-9-11 ──

‘1954年人民行动党成立争取华人选票。中华总商会在1955年组织民主党,1959年改组为自由社会党,是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敌人。这是人民行动党与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的政治恩怨情意结。陈六使是人民行动党有必要打击的政治对象。’(《新加坡文献馆·关闭南洋大学的政治 1 》,www.sginsight.com。)

‘在1955年殖民地政府修订“林德宪制”(Rendal Constitution)过后的立法议会选举中,陈六使与中华总商会成员筹组民主党,党员多为商人,以保护华族企业家的利益出发参选,但选举结果大失所望;陈六使于幕后支持的自由社会党,在新加坡首届大选中再次惨败,并且在选后宣布解散。……到1963年举行大选时,他只能以南洋大学主席的身份,公开呼吁华社支持所有参选的南大毕业生,当中更包括人民行动党及“社阵”(社会主义阵线)的候选人。’(胡兴荣著《记忆南洋大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6月,63页。)

○   ○   ○

‘在我们的名单里,陈六使名列榜首。他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名誉会长,也是南洋大学的创办人。我心里早就盘算着,一旦政府具备政治实力,将会找他算帐。’(《李光耀回忆录‧山雨欲来风满楼》,台北世界书局,1999年2月版,578页。)

2007-8-25


── 2006-9-11 ──

1972年潘受代治丧委员会挽:

经济则成大业,教育则立大功;生可为荣,死无憾也。
果断乃出天资,刚直乃本天性;动而得谤,名亦随之。


墓联: 其一
幽光潜德在,豪气大名传。
其二
窥坛猿献果,礼碣鹿衔花。
其三
历尽崎岖路,生为坦荡人。
其四
松楸犹未茂,桃李已成阴。
其五
归魂应化鹤,过客有停骖。

2006-9-1


── 2005-9-11 ──

叹──
南大精神 山头众多
历史传承 编尽谎状

哀──
母校销亡25年后
还瞎搞校庆逗笑话

让我们寻回良知──
从历史里的最后一天
重新缅怀可敬的创校先辈。

2005-8-16


── 2004-9-11 ──

“我们更进一步建议:2005年南大复名的庆典中,名正言顺追颁陈六使先生名誉博士荣衔。”
   ──6月16日联合早报,郑奋兴、陈毅雄、傅文成《南大:留取丹心照汗青 》

“即使由占据云南园的大学主动追颁陈六使先生一个名誉博士荣衔,我们南大人也要极力反对,更何况由校友来请求理大这么做!由理大给陈六使先生追颁名誉博士荣衔,这不仅污辱了陈六使先生的人格,也侮辱了视陈先生为模范的整个华人社会。”
   ──7月11日, 陈国相《南大:天地有正气 》

○   ○   ○

“我们已把陈六使先生的铜像,从在华裔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移到楼下大堂”(2003年7月26日,徐冠林),即,在登楼阶台靠墙地上。六十年代,同一地点置放着一座落地摆钟。

据白瞵1976年9月文稿《重游云南园》,“在行政楼(现改为华裔馆)的梯口正中,安放着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先生的半身铜像”。这么说,铜像曾经摆在同处,现今只是被移回原地。

有心“恢复陈六使先生的身份尊严”的校友,不妨回到华裔馆瞻仰(俯?)致敬。设身处地,回顾铜像三十年来的沧桑经历,同时祈盼有个座台,安置陈六使先生铜像在大堂正中。

2004-9-1

据山人《从南洋大学图书馆到王赓武图书馆·四、李光耀王赓武同谋推动复名 》

在这(1994年)之前……陈六使先生的铜像不知去向。两个校友之中的一个到二楼去找,看到铜像被遗弃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没有阳光,也没有灯光,只看到一个黑影。陈六使先生为南大受尽屈辱,铜像也在身后受尽屈辱。
这个校友回到中心,跟另外一个商量,决定要求校方允许把铜像搬到中心。于是,一个写信,一个签名。几天后,校方回信同意,随即找两个工人来搬移。
铜像并不很重,但铜像下的石座很重,两个人搬不动。他们想出个办法,找来几块三夹板,铺在石阶上,再把石座倒卧在厚厚的麻袋上,一个推,一个拉,半寸半寸的移动。从三夹板上滑下来时,也是半寸半寸的滑动,十分缓慢,弄了很久才搬进中心,安置在进门左侧。这时候,经过十多年后,铜像才重见阳光。见铜像如见故人,两个校友都很感慨。

综上所述:
1976年9月以前,陈六使先生的半身铜像(胸像)已经安置在南洋大学(旧)图书馆楼梯口正中。
南洋理工学院时期(1981-1990),南洋大学原有的建筑,先后被铲除或改建,陈六使先生的胸像,也不知去向。
大约在1992年与1994年之间,两位校友要求南洋理工大学(1991年成立)校方允许把铜像搬到(图书馆进门大厅)中心,随即两个工人终于把铜像连石座搬到进门左侧。
2003年以前,铜像是不是再被移动,待考。徐冠林上任南洋理工大学校长,说是铜已在“不显眼的地方“,徐冠林的功绩是把铜像“移到楼下大堂”,即楼梯台阶上,1976年前的位置。
“在2003年9月,半身铜像虽在大厅,但被弃之于地,高不过腰”。之后,铜像才安置在石座上。
(2016-12-3)


── 2003-9-11 ──

“我们已把陈六使先生的铜像,从在华裔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移到楼下大堂,让每一个进出华裔馆的人,都能向他致敬。”
   ──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徐冠林7月26日专题演讲

南大校友陈瑞献接受南洋理工大学颁赠名誉文学博士名衔,表示希望 “恢复陈六使先生的身份与尊严。”
   ──联合早报,8月12日《陈瑞献专访》

“……1964(1963)年内政部褫夺陈六使的公民权,……几年后,内政部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他的侄儿陈永裕(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曾任总商会会长多年)到内政部领回他的公民权证书。”
   ──联合早报,8月16日区如柏《重现陈六使的光辉形像》

平反?了结?

2003-9-1


── 2002-9-11 ──

复名,复名,
怎么变成为理工大学改名?

含冤三十载,
怎么不为陈六使复名?

2002-9-1


── 2001-9-11 ──

你──
   未曾受过高深教育,
   竭力争取公民权益。

你──
   为谁兴办教育,
   为谁丧失权益。

你──
   如果泉下有知,
   再又为谁操劳。

听──
   南大儿女的心底,
   还在为你翻涛。

2001-9-8


── 2000-9-11 ──

南洋大学 (1953-1980) 学生,蒙受陈六使的恩惠,取得各种成就,校友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在这逝世二十八年纪念日,“国际南大之友网页”专诚出版纪念网页。敬请读者参观“国际南大之友网页”,回忆陈六使的丰功伟绩。(按:陈六使逝世纪念特辑,从9月11日起,一连刊载三天。) (又按:纪念特辑延续刊载五天,至9月18日止。)

近几年来,“南大精神”经常见报。陈六使为了真正的南大精神,被褫夺公民权。弥漫着“南大精神”的新加坡,应该有勇气归还陈六使的公民权。陈六使已经长眠不返,公民权对他并无实际用途。但是,此举多少能平息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南洋各地的华人的心愿。

一位饱受英文教育的新加坡公民在他的网页上说,新加坡的“华语运动”,不过是要取悦华文教育者罢了。把南洋理工大学简称为“南大”,效果又如何?能够归还陈六使的公民权,或者更会收服民心。如果能够办到,具有宽大胸怀的陈六使,也会含笑九泉。

2000-9-11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0年09月11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11, 2000
2017年09月0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