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傅博士言重了

游 黎


一‧网上点名

  正在星马访问亲友,发现在网上被傅文义博士在大作《魔鬼的祈祷》点名,个中纳闷滋味,犹如那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年代。傅博士不仅学会点名,更来势凶凶的扣问别人用笔名发表言论的用心目的,令人寒噤。

  其实用笔名写作的用意,并不深奥。既无需辩护,也未必心谋不轨。在此不想费唇舌,和傅博士讨论自由署名的写作权利。如果傅博士患有“敌暗我明”的多疑症,笔者可以誓言,有幸面遇傅博士,必定以“小弟 X X 就是游黎”坦诚相告。但懂了真姓真名,又何助于网上南大或有关问题的辨讨?以“物以类聚”来揶揄异议者,恐怕傅博士除了为网上南大等等鸿鹄事业操心之外,还看太多的阴谋论电视剧吧。不知道与傅博士同调者,是否也可以用“物以类聚”来丑化?

  笔者不敢替其他被点名者说话,仅在此代表本身向傅博士请教:所点两篇挫作,甚么地方反对网上南大?在《 诠释南大精神?》,倒有“缅古怀旧 (复校南大?)”一句。傅博士博学通理,不会把这么一句话当作反对网上南大的罪证吧?

  也不想在此谈网上南大的问题。一是篇幅所限,一是有必要和傅博士先谈清楚写作议论的心态、风度、道德。失敬了。

二‧燕雀鸿鹄?魔鬼小人?

  傅博士曾写过《百花齐放》的大作,为何对网上南大的异议者又是魔鬼,又是小人?把持有不同意见的人喻为燕雀,妄以鸿鹄自居,矮化他人,有失汉儒信徒的谦虚。退一步说,和网上南大比,关心独中、华小、宏愿学校,孰雀孰鹄?仁见仁智。

  黄丽松教授、陆庭瑜先生都是大家尊敬的学长。正因为如此,傅博士不应该“挟天子以令诸侯”,歪曲他们的说话。黄教授说:“成立网上的南大,这可以加以研究研究”。提出对网上南大的异议,不也是研究研究的一环吗?为甚么“研究研究”竟变成“应该成立”的定论?至于陆先生不认为建立网上南大和新纪元有抵触,这也是中性言论。陆先生是聪明人,说话有份量,更有分寸,傅博士通书达理,不该拿长辈的中性言论,当作圣旨来助威。

  傅博士认为平心君身居汶莱,不该关注马来西亚的独中、华小、宏愿学校等等,实属为他国“请命”。傅博士身居澳洲,却时时关心星加坡国事、前途,不也是越俎代庖?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恶霸心态。

  但最令人不屑的是,傅博士竟也学会扣帽子的低劣技俩。把仅仅是对网上南大有异议者,和真象不明的 Simon Yen 扯在一起。谁是小人?谁是君子?百花齐放到那里去?

三‧权威逻辑

  傅博士也曾说过大致如下的话:“我修的是物理博士,对逻辑推理这方面,还稍有把握”。傅博士在物理学的造诣,应该是无可质疑的。但相信傅博士并不认为,有某领域的成就,就自然成为其他领域的权威吧。比如上面关于为他国“请命”的逻辑,傅博士就把它推到了自己的脚。

  小弟不才,也算死咬硬啃出个理科博士。记得尤其是学理科的,用字用词都谨慎保留。老板经常提醒,除非千真万确,要用“也许”、“或者”、“大概”、“可能”,不好用“必然”、“一定”、“绝对”。傅博士受教的老板也许比较自负,致使傅博士写出武断文句如下:

    “相信全球各个角落的南大校友必定全部投票赞成 (南大复校)”
    “重建南大也是绝对顺应时代需求的”

这两句话显然与多伦多校友业余网站的意见调查结果不一致。也与笔者交谈过的不少南大校友的看法有出入。这些包括笔者此次见面的星马校友。

四‧结语

  其实,傅博士用不着对不赞成网上南大者,发那么大的火气。傅博士的见解立场,都已经在星加坡出书面世,据舆论要隅了。就如郑奋兴教授所言,网上南大成本小,也无需别人批准,实在无需对异议耿耿于怀。

  这场争辩,可以升温也可以降温。但如果傅博士答应不以魔鬼小人相待,以不扣帽子的态度来讨论问题,笔者是愿意奉陪的。但谈不上华山论剑那么堂哉皇哉,还请傅博士包涵包涵。

2001-12-16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1年12月16日首版 Created on December 16, 2001
2001年12月1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December 1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