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陈丙丁 追求公平之梦

记者 张惠清


《追求公平》多伦多推介会(片段) (2015-8-26)


(按):中央电视台四台CCTV4采访加拿大著名律师,华人领袖、陈丙丁律师的节目将在北京时间2015年7月16日13:10分左右播出,( http://cctv4asia.cntv.cn/ )具体以下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华人世界》亚洲版 首播(当日)13:00-13:30
重播(次日)2:30-3:00、5:30-6:00
《华人世界》欧洲版 首播(当日)15:30-16:00
重播(次日)1:40-2:10、9:00-9:30
《华人世界》美洲版 首播(当日)19:15-19:45
重播(次日)1:10-1:40

电视播出后,节目会在《华人世界》的官网
http://cctv.cntv.cn/lm/huarenshijie/20150716.shtml 上播出。


以下是 2015年7月7日《中华儿女》的报导:

六月十五日,北京华侨大厦。

已经71岁的陈丙丁气宇轩昂地走上新书推介会的讲台。他衣着笔挺,一头银发惹人注目,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目光睿智而自信。

这种自信,被很多光环所笼罩:加拿大华人领袖、跨国律师、教育家、社会活动家……而他今天出现在北京,是出席由中国华侨出版社主办的他的个人传记——《追求公平》的新书推介会。

陈丙丁担任全加华人联会执行主席18年,为争取在加华人的权益和地位贡献颇多,在担任共同主席兼执行主席期间,他与华社同仁一道争取并平反了加拿大人头税和排华发案,促成加拿大总理哈珀于2006年在加拿大国会向全加华人正式道歉。

作为加拿大华人领袖,陈丙丁为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奋斗,无私奉献了一生。

他说:“一代又一代海外华人在居住国的环境奋斗拼搏,在生存发展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争取公平的地位。我希望这本书能够让国内的读者更加体会到我们海外华人华侨的永不言输的精神,和一颗炙热的爱国心。”

黄皮肤“老外”的中国心

新书发布会现场,陈丙丁跟在场的所有人开了个玩笑。“我是黄皮肤的‘老外’。我在马来亚出生,是第四代海外华人。但是,”他的语调激昂起来,“我的心却是一颗华人的心,一颗属于中华民族的心!”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1943年11月,陈丙丁出生在马来亚雪兰莪州的一个华人大家族里。雪兰莪州几乎是马来西亚最富裕的地区,在这里,随处可见华人聚居的村庄。

成年之前,陈丙丁从未到过中国,但他的日常生活中时时刻刻有中国的影响。大人们在聊天时,他总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祖母带着他串门时,他也常常听到中国的事情,他在读书信和报纸时,也了解到更多的来自遥远的故乡的变化。中国的形象像黑白电影里的世界,神秘新奇朦胧陌生。

虽然身在海外,但是父辈们很重视子女的华文教育。从小学到高中,陈丙丁一直就读于华文学校,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1963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洋大学,就读历史系,学习中国史。五年后,他奔赴加拿大,在纽芬兰大学攻读了历史系硕士。

之所以钟情于历史,与他的成长经历有着紧密的联系。“作为一名海外华人子弟,我深深体会到保留和继承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和艰难。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感受着华文教育的被压制,华校生存环境的窘迫和艰辛。”

从那时起,“公平”的概念便植入了陈丙丁的脑海中。他开始对法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律师代表这公平和正义,这正是我一生追求的东西。”

早在中学时代,1959年的马来亚全国大选便在陈丙丁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告诉记者:“那些在政坛上叱咤风云的领袖人物,以其雄辩口才,丰富学识为马来亚和新加坡的发展与未来作贡献,他们很多都是律师出身。”

可是,他最终走向法律之路是在13年之后。1972年,29岁的陈丙丁如愿以偿考入了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法学院。1977年3月,他从安大略高等法院法官手中接过律师职业资格证,如愿以偿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此时,陈丙丁的视野更开阔了。他认为,要服务社会,不一定要局限于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土壤和环境,在哪里都可以发光发热。

“反观加拿大,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整体的社会环境是公平合理的,只要够条件,华人一样可以获得发展机会。”

涉足律师行业,陈丙丁以自己的努力拼搏,渐渐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他逐渐褪去青涩,历练得更加成熟稳健。1979年,他在位于多伦多唐人街的 180 Dundas Street 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自此,陈丙丁开始了以后数十年的在多伦多为华社,为社会服务的律师业务活动。期间,他不但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社会资源和公关智慧使加拿大第一家中文电视台摆脱困境,还参与解决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一起中国贸易公司合同纠纷案。从业近40年来,由于在加拿大律师执业方面成绩突出和社会贡献,曾荣获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发的加拿大建国125周年勋章,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六十周年钻石勋章等。


新书发布会现场

“加拿大道歉!”

在陈丙丁的人生道路上,有一个人对他有着深远的影响。在他那里,陈丙丁看到了自己孜孜以求的公平和正义。

这个人就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我是1968年从马来西亚到加拿大留学的。当时特鲁多总理刚刚上台,两年后加拿大就与中国建交了。特鲁多总理倡导建立‘公平社会’(just society),这也是我把自己这本书命名为《追求公平》的原因。他推动了英语、法语双语政策的立法,而对我们华人社会最为重要的是推行多元文化的政策和移民政策的开放。”

1991年5月,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温哥华、卡尔加里、蒙特利尔和多伦多等地近300个华人社团的500多名代表,共同组织了全加拿大最大的全国性华人组织“全加华人联会”,作为发起人,陈丙丁担任该会共同主席兼执行主席达18年之久,如今仍担任荣誉执行主席。

多年来,陈丙丁一直以自己的专业和身份为在加华人服务。比如,筹划多伦多国际龙舟节、说服多伦多市政府拨款修建唐人街地下停车场等。

当然,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2006年的平反“人头税及排华法案”。

从1885年的人头税,到1923年的排华法案,是加拿大华侨华人最不能忘却的惨痛记忆。随着华人在加拿大社会中所处环境和地位的变化,使得他们对于历史上层遭受的种族歧视的屈辱自然会提出平反要求。解开这道难题的人是律师出身的陈丙丁。

早在1991年全加华人联会在筹建之初,陈丙丁就提出全加华人联会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要解决人头税和排华法案的历史问题。他调阅了所有关于人头税问题的档案资料,梳理了十几年来华人为此奋争的过程。

“1991年,我们在多伦多召开全加拿大的华人代表大会,500多人代表280多个社团参加。我们经过三天民主公开讨论,认为确定要平反,而且讨论了一个平反方案。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加拿大政府在国会里面向我们华人道歉。”陈丙丁回忆。

陈丙丁代表全加华人联会向加拿大联邦政府的代表陈卓愉部长递交了一份协议书。协议书明确要求加拿大政府要为历史上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向全体加拿大华人公开道歉,并对华人作出集体赔偿,成立基金,筹建博物馆几年华人对加国的贡献,以及宣传种族和谐。协议书的名称为《表彰、纪念、教育(Acknowledgement,Commemoration and Education,简称A.C.E)》,意为对华人过去对加拿大的贡献进行表彰,为过去加拿大政府对华人造成的伤害加以纪念,对下一代施以教育。加拿大政府拨款建立一个“加拿大华人社区基金”。

“虽然这份协议因为自由党政府的倒台而未能执行,但它毕竟是一份重要的历史文件,并且因为它的存在才促使后来保守党领袖最终向华人正式道歉的结果。”

最终,在陈丙丁与华社同仁的共同努力下,2006年6月22日,在渥太华国会大厦举行的“人头税”平反仪式上,加拿大新任总理斯蒂芬·哈珀终于就加政府多年前实行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这些带有严重种族歧视的政策,用生硬的广东话向全体在加华人庄严宣布:

“加拿大道歉!”

这一声道歉来之不易,它是广大华人长期努力的结果。陈丙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当年,8万多名华人受害者中只有不到300人等到了这一天,但这声道歉对自强不息的整个华人群体来说,仍然意义重大,这是一百多年来加拿大华人反种族歧视斗争的伟大胜利,对维护华人今后在加拿大社会中的平等地位十分重要。

中加经济文化交流的使者

采访中,刚刚卸任的第九任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房利大使告诉记者:“曾经有人问我,很多海外华人从来没有在中国生活过,为什么对中国有这么深刻的感情?我作为一名老外交官,有这样的体会。像陈丙丁一样的许许多多的海外华人们,无论中国贫穷还是富强,始终认为自己是龙的传人,始终关心着祖国事业的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加两国民间的经济合作也逐渐活跃起来。1984年,陈丙丁终于第一次踏上了中国大陆的土地。这一年,他以多伦多华商会主席的身份带领有近100人参加的厨师代表团到中国的广州、南京和北京进行交流和考察。

“当亲身站在广州的城内,看到车水马龙的热闹街道和琳琅满目的商品市场,我感到中国发展变化很大,与我心目中的落后、动荡的中国形象的确不一样了。”陈丙丁回忆。

见证了中国的蓬勃发展,陈丙丁亲自全程参与中加合作谈判和签署协议,增强与中国大陆进一步合作的信心。而且,他更希望能成为一名推动中加两国友谊及多方合作的使者。

“这次的中国之行后,我将中国大陆的所见所闻在多伦多华商社群中广为传播,鼓动华商们多多关注中国的发展,寻找与中国合作的机会。”

其中,1986年,多伦多与重庆结为友好城市关系,陈丙丁功不可没。

中国首任驻多伦多总领事夏仲成回忆说,八十年代初期,加拿大整个国家都已感受到中国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变化和机会,重视同中国的关系。“温哥华市已与广州、蒙特利尔与上海,安大略省与江苏省纷纷结成了姊妹省市,加强了与中国的合作和联系。多伦多市不甘人后,为了与中国建立起合作关系,专门成立了一个顾问委员会,让陈丙丁代表华人社区促进多伦多市与中国的关系。”

1986年春天,在华商会的游说之下,多伦多市长艾格顿接受了建议,成立了一个四人考察团,陈丙丁任团长奔赴中国,考察的目标城市有两个:一个是成都,一个是重庆。

经过比较,他们觉得重庆是更好的选择。“重庆是工业重地,城市改革的试点城市,准备发展成为中国西部唯一的一个直辖市,在境外经济合作方面的政策有很多优惠。”

夏仲成说:“1985年,时任重庆市副市长李长春率领一个汽车工业代表团回访多伦多,洽谈两市结为姊妹城市的具体细节,陈丙丁代表华商会出面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1986年,多伦多与重庆正式结为姊妹市。

在陈丙丁的推动下,多伦多市的中国情结变重了。1987年,多伦多市举办了“中国文化周”。这一周,多伦多市民最熟悉的一个词是“Festival of China(中国节)”。陈丙丁担任了这次活动的主席,全程参与并具体策划组织整个文化周的活动。

此外,多年来,陈丙丁还多次为中国边远地区捐款,资助希望小学及贫困地区;当中国发生华东大水灾、汶川大地震等重大自然灾害时,他总是组织募捐并带头捐款……

在陈丙丁看来,不管身在何方,中国永远是他最向往的地方。“能为中加友好关系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我感到非常自豪。”

对话 陈丙丁
——“海内外华人共铸中国梦”

《中华儿女》:作为加拿大华人领袖,为了促进中加经济文化交流,您曾经接待了很多国家领导人。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

陈丙丁:1993年5月,中加外交关系有了突破,我们在多伦多组织千人宴会欢迎朱镕基总理。朱镕基总理记忆力过人。我们主桌有20位嘉宾,我向朱总理一一介绍了他们的职务和名字,包括国会议员、部长等等。朱总理开始讲话,不用看稿,直接就是尊敬的某某国会议员、某某部长……我吓了一跳,朱总理竟然都记住了。那次本来安排朱镕基总理参加活动的时间是20分钟,但最后却延长到一个小时。朱镕基总理说,他非常理解海外华人华侨在辛苦奋斗中的酸甜苦辣。一个国家领导人,这样跟我们交心,让我们非常感动。

《中华儿女》:您是第四代海外华人,您和您的家族亲历并见证了海外华侨华人群体形象的时代变迁。请您谈一下感受。

陈丙丁:1967年实行新移民法之前,加拿大华人数量不是很多,主要来自中国大陆的广东省的劳工。经过几代人的繁衍,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在加拿大本土成长,逐渐适应了加拿大的生活。

新移民法颁布后,移民结构有所改变,技术移民增多,新移民多是有知识、有技术的知识分子,而不是仅仅靠出卖苦力的劳工。新技术移民凭着知识和能力,成为律师、医生、教师,甚至政府公职人员,已基本融入了加拿大,在主流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如今,作为加拿大少数族裔的华人,应该主动融入主流社会,积极参与社会政治活动,在多元文化政策环境下,敢于和善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华儿女》:作为海外华人,您怎样解读“中国梦”?

陈丙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但是国内十几亿同胞的梦想,也是我们海外几千万同胞共同的梦想。中国一直是海外华侨华人得以信赖和依靠的根。国富则民强,正是因为祖国的飞速发展,海外华侨华人才能扬眉吐气大展宏图;正是因为祖国日益提升的国际地位,海外华侨华人才会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尊敬。今天,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梦需要每个中华儿女的努力,也需要每一个海外爱国人士的努力,共同实现中国梦。

(责任编辑:梁伟)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5年7月09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9, 2015
2016年2月2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0,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