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记加拿大华人领袖、永春乡贤陈丙丁律师

永春网


以下是 2014-09-02 《永春网》的新浪博客《“该做的,就该去做”——记加拿大华人领袖、永春乡贤陈丙丁律师》的信息:

“我作为一个律师,我有社会的责任,尽我的能力,用我的专长、学识,来回馈这个社会。”“尽管许多工作没有经济效益,但‘该做的,就该去做’,因为这是一种责任。”
——陈丙丁

“陈丙丁先生是多年来为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人民的友谊,国家的发展,为了华人的福祉奋斗的人。我曾经和当地的一个朋友说,在多伦多,在加拿大,要想跟陈丙丁先生比口才,比相貌的人我看没有几个:风度翩翩呐,讲起话来滔滔不绝。”
——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房利

陈丙丁,祖籍永春东平,1943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加拿大华人领袖、著名律师、教育家、社会活动家。

14岁:始以当律师为人生坐标

1957年是马来西亚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取得独立开始组建新政府的年份。这年陈丙丁14岁。

“那时候各党各派的竞选活动热火朝天,精英们纷纷亮出自己的政纲进行辩论。我一放学,就去听他们辩论。”陈丙丁对正打算为他写传记的昆明理工大学张桂芳教授说,很多律师参与了竞选,他们给他留下非常深的影响,“他们既是律师,又可以参与公共事务,于是我就立志要当律师。”

而在正式成为律师之前,“回馈社会”四字早已扎根陈丙丁的心中。“马来亚华人有为公益事业踊跃捐款的传统,他幼年的听闻中充满了当地华人为抗战救灾而积极筹捐的传说,上学时也亲眼目睹过华商们集资办华校的事情,并多年接受过华人会馆的助学金,他的公益心就是在那种环境中潜滋暗长的。”对陈丙丁颇为熟悉的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沈晓光说,童年的经历成就了陈丙丁一生热爱公益事业的心及对祖籍国的牵挂。

“办教育!”1977年,已在加拿大成为职业律师的陈丙丁下决心要为解决马来西亚华人子弟上大学难的问题出一份力。虽然在“华教斗士”林连玉等华人的不懈努力下,马来西亚华人获得了继续接受华文教育的机会,但是马来西亚的英文大学仍然没有向华文独立中学的毕业生敞开大门,华校生升学无门,大部分都失去进一步接受教育的机会。而自己的童年和青年时期也有过接受华文教育受挫的经历,这个记忆在陈丙丁心中埋了许多年。

1978年夏天,陈丙丁夫妇筹办创建的多伦多国际学院开始招生。陈丙丁特意到马来西亚进行招生,第一年38个学生入读,三年之后,学生数已超700人。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多伦多国际学院已由开始时的一个单纯的私立寄宿中学,发展为多伦多市最具规模的国际学院,教学面以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预科及专上教育(相当于中国的高等教育)为主,和多种职业教育及企业管理培训、政府官员专业培训与英语师资培训并存的一体化综合教育集团——加拿大百探教育集团(Bood Education Group)。

“很多人无法理解陈丙丁在自己繁忙的律师事务及大量的社会公益活动之外,怎么还有兴趣和精力投身教育事业。”沈晓光说,“每每碰到这样的疑问,陈丙丁的回答总是很简单:‘因为感恩的心。’如果要再进一步解释,那就是,办教育是回馈社会最好的方式。”

33岁:成为加拿大第一批华人律师

1972年,已是历史学硕士的陈丙丁进入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法律系攻读博士。

“150多名学生,只有两个华人。”陈丙丁说,当时在加拿大的华人不多,华人要成为律师相当难。1975年拿到了法律系学位。按照加拿大律师公会的规定,从拿到法学学位到正式成为一名职业律师,至少要经过一年的实习。“当时要找一个见习律师岗位都不容易,我不知道发了多少申请出去,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一个律师事务所聘我当见习律师。”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丙丁接手了一起政府高建筑商扰民的案件。“在别人看来,被告是输定了,因此没有人愿意为被告担任律师。”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陈丙丁却不愿意放弃。他找来所有可能找到的类似案例,经过仔细研究,陈丙丁发现了原告控诉状上有“范围表述不清”和“时间表述不准确”两个漏洞,并最终打赢了这场被很多人视为“不可能打赢”的官司。

此后,凭着自身的聪明才智和吃苦肯干的精神,陈丙丁成为加拿大第一批华人律师中的一员,并且慢慢成长为加拿大最著名的华人律师之一。作为受尊重的法律专家,他曾受邀参加加拿大联邦国会修改宪法和移民法案的听证会。作为加拿大少数族裔的华人,他主张应该主动融入主流社会,积极参与社会政治活动,在多元文化政策环境下,要敢于和善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自己曾经就中加关系中的重大事件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向陈丙丁律师请教并从他那儿得到了十分宝贵和很有价值的意见。”中国驻加拿大前大使梅平曾这样说。

41岁:首次踏上中国大陆

其实,早在学生时代,陈丙丁就立志为推动中加两国友好关系而奋斗。因此,他还在加拿大纽芬兰读书时,恰逢中国羽毛球名将汤仙虎和侯家昌访问加拿大,他就拓荒式地在同学中募捐以招待两位名将。而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曾多次为中国边远地区捐款,以资助希望小学及贫困地区。当中国发生华东大水灾、汶川大地震等重大自然灾害时,陈丙丁总是组织募捐并带头捐款。

然而,他第一次踏上中国大陆却晚至1984年。这年,陈丙丁率团到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州考察。从此陈丙丁名副其实地成为一名推动中加两国友谊及多方合作的使者。

1985年春天,受多伦多市市长艾格顿委托,陈丙丁率四人团前往重庆考察,并最终促使多伦多与重庆于1986年3月结成姊妹城市。随后的1987年,陈丙丁担任活动主席的“中国文化周”在多伦多举行。从此,“Festival of China”(中国节)成了多伦多人熟悉和喜爱的一个词。

1994年5月,中国在北京举办世界精品展览会。以陈丙丁为团长的加拿大代表团亮相该展会。此次参展,陈丙丁还将加拿大的“生活垃圾处理系统”引入了中国市场。“一是交通,一是垃圾,都是各国市长们感到头疼的问题。垃圾处理不当,会造成环境污染,影响城市形象和居民的生活水平。”加拿大为此研发出了一整套技术,可以将垃圾变成沼气,用于发电,变废为宝,陈丙丁感慨地说,“这套技术对中国很有好处。”

“陈丙丁先生总是说不管身在何方,中国永远是他最向往的地方,能为中加友好关系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他感到非常的自豪。”沈晓光说,中国领导人出访加拿大,均是由陈丙丁领导并主持华人社区欢迎与接待工作。

与此同时,他也多次应邀到北京出席中国国庆庆典活动,并代表加拿大参加香港回归大典;2001年受聘为中国侨联法律顾问;2008年3月,他更是当选为中国第十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海外代表。

48岁:组织“全加华人联会”

1991年5月,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温哥华、卡尔加里、爱明顿、温尼辟、渥太华、满地哥和多伦多等地近300个华人社团,共同组织了全加拿大最大的全国性华人组织“全加华人联会”,作为发起人,陈丙丁担任该会共同主席兼执行主席达18年之久,并且至今依旧担任共同主席。

多年中来,陈丙丁一直以自己的专业和身份为在加华人服务,并在许多重要场合,代表华人充分表达了维护华人利益的意愿。比如,由他精心筹划的第一届多伦多国际龙舟节于1989年的端午节举行,如今多伦多龙舟节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龙舟事赛。2009年第21届龙舟节,参赛队伍多达150支,共有约5000名不同肤色不同族裔的队员参赛。1992年-1993年,他凭借自己的法律知识、社会资源和攻关智慧帮助加拿大中文电视台(现名加拿大新时代中文电视台)解决了因财务危机引发的争夺问题。在担任多伦多华商会会长时,陈丙丁做成的第一件漂亮的事就是说服多伦多市政府拨出几百万加元修建唐人街地下停车场。

当然,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平反“人头税及排华法案”。

2006年6月22日,在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的“人头税”平反仪式上,加拿大新任总理斯蒂芬‧哈珀就加政府多年前实行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这些带有严重种族歧视的政策,用生硬的广东话(那时的受害者多为广东人)向全体在加华人庄严宣布:“加拿大道歉!”

“这一声道歉来之不易,它是广大华人长期努力的结果。当年8万多名华人受害者中只有不到30人等到了这一天。”多年后,陈丙丁谈起这件事,脸上不见喜色反而多一分凝重,毕竟这距1885年7月的对华人开征“人头税”已有121年,距1923年7月“人头税”停征,更加苛刻的《排华法案》生效也已83载!距首次提出平反人头税议案的1984年也已经过去了22年。

为了这一声道歉,陈丙丁花了许多时间、精力与心血。他先是调阅了所有关于人头税问题的档案资料,梳理了多年来华人为此奋争的过程,并分析了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各种原因。随后,他亲自起草协议书《表彰、纪念、教育(A.C.E)》(意为对华人过去对加拿大的贡献进行表彰,为过去加拿大政府对华人造成的伤害加以纪念,对下一代施以教育)递交给国会,从而有效推动该案的最终解决。

在为华人争取利益的同时,陈丙丁也致力于让加拿大真正接受华裔这个少数民族。2000年,他在多伦多华社发起了一项名为“我爱加拿大,加拿大是我家”的活动。“我们在加拿大的华人,文化上要有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在国家上要有加拿大的认同感。”陈丙丁倡议华人要把自己当做真正的加拿大人,爱这个国家,为它奋斗,成为一名合格的公民。这样才能让加拿大真正接受华裔这个少数民族。”

2013年11月8日,在陈丙丁夫妇到加拿大45年纪念日的庆典活动上,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房利说:“陈丙丁先生是多年来为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人民的友谊,国家的发展,为了华人的福祉奋斗的人。我们中国政府不会忘记一个多年为中加两国关系,为华人社会福祉奋斗的老华侨的代表人。”

70岁:筹建加拿大永春同乡会

2013年6月,陈丙丁第一次回到家乡永春。“永春”是祖母心中深深的念想,是儿时的他替祖母填写汇款单、包裹单时一笔一划写下的两个字。可是,直到70岁的这个春末夏初,陈丙丁都不知道永春在哪里、永春是什么样子。“不过我知道,永春是我的根,是我祖父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当陈丙丁带着夫人陈叶美幼,首次站在桃溪岸边,他仔细询问了桃溪源流之后,感慨这条永春的母亲河“曾经承载过多少出外谋生的勇敢的永春人”。

清末,陈丙丁的祖父陈佐满那时也才十多岁时,为了谋生,只身从大榜(今东平镇鸿安村鸿榜角落)下南洋。“祖母,人们叫她‘满婶’,常说他们是‘无法度’(闽南语,意为没有办法)才背井离乡,但是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能‘没礼数’(闽南语,意为不尊规矩)。”陈丙丁牢记祖母的教诲,为人处世甚为谦卑守礼,“后来我自己的孩子也长大了,他们不时会问我曾祖父曾祖母到底是如何从永春来到那么远的马来西亚的呢?我回答不了,所以这次就决定回家来看看。”


2013年6月陈丙丁夫妇在祖厝(颜尧民 摄)

沿着悠悠桃溪水,陈丙丁携夫人来到了陈佐满曾经生活过的祖厝:鸿榜陈氏宗祠——颍川堂。“鸿基业建光先祖,榜首名登冀后生。”颍川堂门柱上的这幅对联令陈丙丁夫妇不禁驻足,“对,就是这里,鸿榜,鸿就是大。‘大榜陈、太平李’,我记得小时候常听长辈们这样念着。”在祖厝墙壁的相框中,陈丙丁夫妇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合影,他们开心地说这照片拍摄于1975年,没料到在老家能见到。

这次回永春,陈丙丁了解到目前已有成百上千永春人旅居加拿大,他开心地说:“我们回加拿大之后,把永春老乡发动起来,组织永春同乡会。”说做就做,同年9月,在陈丙丁等人的努力下,已经联系到在加拿大的60多名永春人,同乡会的筹建工作正式展开;最近,又有消息传来,加拿大永春同乡会将于今年10月5日正式成立,陈丙丁是为创会会长并将担任首届会长。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古人以桑梓喻指家乡,不管走多久、走多远,游子不敢忘桑梓情。而今,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依旧如永春一赤子,满怀热情为家乡计、为乡人计。

不止为乡人,恰如他的座右铭所说“我作为一个律师,我有社会责任,尽我的能力,用我的专长、学识,来回馈这个社会”,陈丙丁的胸口跳动的是一颗回馈社会的赤子之心。

来源:桃源乡讯 记者 梁白瑜 通讯员 张传炯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4年9月26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6, 2014
2014年9月2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