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
指责不符事实 为犯错找借口

── 信息录 ──


《星洲日报》2010年1月8日报导:

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强调,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对南大与华教的指责,完全不符历史事实,是为其所犯下的“不可原谅的错误”,寻找借口与托词,以误导后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新马人民。

南大校友会周四(1月7日)发表声明说,政治权力可以改变现实,但绝对不能改变历史事实。在历史事实面前,一切的谎言与政治伎俩,都将无可遁形。

“我们坚信,任何人不管他的地位怎样高,权力怎样大,他对南大与华教的诋毁与破坏,历史将会作出公平的判决。”

李光耀接受《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说,他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洋大学,因为考虑到当时的政治因素,担心在接下来的大选中会引起选民的强烈抗议。

指为政治利益关闭南大

声明指出,打从1956年开课以来,南大就被英殖民政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当时李光耀尚是反对党领袖,一向崇尚英文教育,贬低商人办学与华文教育的他,早已对南大的存在,抱持负面态度。

“南大最终被消灭,根本是李光耀政府为了政治利益,处心积虑长期策划安排的结果。所谓‘南大学术水准不够,不能承认其学位’,‘南大是二流大学,只能招收次等学生’,‘南大文凭没有价值’等说词,根本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声明说,南大对新马建国大业的贡献,是任谁也不能抹杀的。南大存在短短25年,南大校友在国际学术界、新马工商界、教育界、文化界、报界与华团服务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南大校友在世界著名大学所考获的博士、硕士学位,并在新马以及世界各著名大学担任教职,比诸新马任何一间创校比南大早的大学,不遑多让。这些众目昭昭的事实,不是靠滔滔雄辩可以否定的。”


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的声明: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日前接受《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说,他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洋大学,因为考虑到当时的政治因素,担心在接下来的大选中会引起选民的强烈抗议。

他说,他决定关闭南大,主要因为当时的华文大学,流失优秀生,只能招收次等生。由于学生素质差,南大降低水平让他们毕业,结果南大文凭变得没有价值。

李光耀的上述表白,在南大於1980年被消灭后,新加坡华文中小学於1987年被根除后,形同对南大对华文教育再开棺鞭尸,充份显示他对南大与华文教育的痛恨与刻意矮化。

前些时候,李资政曾说“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不会关闭华校”,“如果失去南大精神,新加坡就会很麻烦”。这两句名言,曾被解读为李资政晚年对关闭南大与华校有“悔意”。现在事实证明,李光耀对南大与华教,始终抱持仇视的态度,一点也没改变。

李资政在专访中对南大与华教的指责,完全不符历史事实,是为其所犯下的“不可原谅的错误”,寻找借口与托词,以误导后人,特别是年青一代的新马人民。

政治权力可以改变现实,但绝对不能改变历史事实。在历史事实面前,一切的谎言与政治伎俩,都将无可遁形。

南洋大学是由新马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与重重刀山火海中,出钱出力创办与发展起来的,它是新马人民引以为荣的一部份。但打从1956年开课以来,就被英殖民政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当时李光耀尚是反对党领袖,一向崇尚英文教育,贬低商人办学与华文教育的他,早己对南大的存在,抱持负面态度。

李光耀资政在其《回忆录》中曾坦言,他於1959年出任新加坡总理以来,就等待时机对付南大与南大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他说,当时没条件干预南大,除非付出昂贵代价。但他把此事记在心里,时机一到他就会对付南大与陈六使。

在这期间,有两份涉及南大学位问题的报告书出现,作为评议南大及政府改组南大的立言基础。前者是《白里斯葛南大评议会报告书》於1959年7月23日发表,建议政府“不要承认南大学位”,后者是《魏雅聆检讨委员会报告书》於60年2月10日发表,建议“在政府的支持下,全面改组南大”。

1963年9月22日,李光耀政府於大选后次日,以陈六使发表声明支持南大毕业生候选人为由,宣怖褫夺陈六使公民权,迫使陈六使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一职。南大从此逐步改由政府控制。

1965年,南大被迫根据“最终将南大沦为配角英文大学”的《王赓武南大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全面改组。

1975年,南大的教学媒介语改为英语,成为道道地地的英文大学。但南大仍难逃其被消灭的恶运。1980年5月,新加坡政府以“南大是二流大学”及“新加坡的资源只能维持一间大学”为由,将南大并入新大成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南大因而披“并吞”,从此走入历史,成为新马人民心中水远的痛。

从以上历史事实,可见南大最终被消灭,根本是李光耀政府为了政治利益,处心积虑长期策划安排的结果。所谓“南大学术水准不够,不能承认其学位”,“南大是二流大学,只能招收次等学生”,“南大文凭没有价值”等说词,根本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南大在成长过程中,遭受重重的人为阻挠,这些人为阻挠与非学术性的于预最终却被归咎於南大本身,成为南大被消灭的说词,此可忍,孰不可忍?

南大於1975年已是完全由政府控制的英文大学,并由时任教育部长的李昭铭博士出任校长,如果说南大当时的学术水平,招生与文凭尚有问题,应由谁负责?李光耀政府责无旁贷,难辞其咎。

南大对新马建国大业的贡献,是任谁也不能抹杀的。南大存在短短25年,南大校友在国际学术界、新马工商界,教育界、文化界、报界与华团服务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南大校友在世界著名大学所考获的博士、硕士学位,并在新马以及世界各著名大学担任教职,比诸新马任何一间创校比南大早的大学,不遑多让。这些众目昭昭的事实,不是靠滔滔雄辩可以否定的。

我们坚信,任何人不管他的地位怎样高,权力怎样大,他对南大与华教的诋毁与破坏,历史将会作出公平的判决。


相关网页:
南大精神不息 ── 叶德民
李光耀何曾后悔? ── 游 黎
后悔的道理 ── 侯 慧
李光耀的梦呓 ── 许万忠
假如南大没被关闭 ── 存 展
鸡鸣狗盗之辈─回应目中无人的梦呓 ── 梁钺谡
李光耀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洋大学
 霹雳南洋大学校友会会长周增禧反驳
 马来亚南大校友会会长回应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1月08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8, 2010
2010年1月22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22,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