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商界精英:蔡鸿禧校友

── 郑昭贤 ──


蔡鸿禧博士、太太及女儿全家福照片
蔡鸿禧博士、太太及女儿全家福照片

石油业精英──蔡鸿禧博士

蔡鸿禧,南洋大学化学工程学系第七届毕业生,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利丰港。

蔡鸿禧在南大念完化工系后,留学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在英国考获化学 工程博士后,他加入著名的蚬壳石油公司。长期服务于这家跨国公司, 直到1998年退休,蔡博士对新马地区石油业的发展贡献不小。

在蚬壳石油公司工作期间,蔡鸿禧先后被派至多个地区和国家开发石油 业务。他曾在新加坡的毛广岛、荷兰的海牙、东马的美里与民都鲁、日 本、美国加州和马来西亚的波德申等地工作。

赤军炸毛广岛油库

回首过去种种经历,蔡鸿禧说,他对他参与设计建造的新加坡毛广岛大型储油槽(或称油罐)险遭日本赤军炸毁,留下深刻印象。上个世纪70年代初,蔡鸿禧博士在毛广岛上工作,参与蚬壳石油公司在岛上兴建巨型储油槽及其他设施。过后他被公司调至波德申的蚬壳炼油厂工作。

对于日本赤军企图炸毁毛广岛油库事件,他说,当时可说相当幸运,赤军恐怖份子选定的爆炸目标是岛上最大的一座储油槽(油罐),如果他们是炸其他较小型的油槽,后果不堪设想。

他解释道,这座大型储油槽是用来储存比较不易燃烧和爆炸的重燃油。如果他们把目标锁定储存飞机油和汽油的油槽,那将是一场大灾难。

由于曾参与岛上石油设施的设计工作,蔡鸿禧对岛上各个设施和油槽结构了若指掌。他说,为了承受巨大压力,大型储油槽底层的设计采用厚度大的钢板,油槽底层钢壁坚固厚重,不易炸穿。日本赤军不了解油槽的结构,把炸药安装在大油槽的底层,因此作用不大。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激进的日本赤军是在1974 年1月31日袭击新加坡毛广岛蚬壳石油公司的油库。他们企图炸毁毛广岛油库,使之陷入火海,从而阻止新加坡向南越源源供应石油。

赤军策划这项大胆行动,派出4 名全副武装的日本赤军和巴勒斯坦激进份子,携带12枚炸弹登陆毛广岛。他们成功引爆其中的3枚,然后冲至码头,骑劫渡轮Laju 号,扣船员为人质,企图逃跑。

有两位中化中学同学在七十年代曾在毛广岛上工作。除了蔡鸿禧之外,另一位是在岛上从事建筑工程的梁炳超同学。事隔30多年,没想到两位中化老同学又碰头,在一起回忆毛广岛惊心动魄的一幕。梁炳超告诉蔡鸿禧,当时他刚好在毛广岛的码头处,目睹赤军骑劫渡轮的紧张过程。

经过数天谈判后,赤军释放人质,他们在新加坡官员的陪同下,获准前往中东国家。

重视防火 纪律严格

蔡鸿禧说,从事石油这行业,工业安全与防火工作的意识要强,不能有丝毫疏忽。许多因素会引起油厂设施失火,除人为因素外,大自然因素,如雷电交加的恶劣天气,也会引起油厂陷入熊熊大火,人命财物损失惨重。因此,石油公司经常举行防火演习,要求公司职员人人都要有灭火的知识和技能,甚至要懂得驾驶消防车。在油厂内,如发生火患,分秒必争,等消防车开到现场,那已经太迟了。

他说,为防止重大事故,公司职员必须培养严格遵守纪律的习惯,做事井然有序,才能应付突发的灾难事件。他认为,这些年来,他在蚬壳石油公司工作,让他获益不浅,让他学到办事有条有理,绝不含糊。对他来说,这是人生宝贵的经验。

他说,目前马航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就是蚬壳石油公司训练出来的一位出色的管理人才。他的这位前同事被当局重用,派他入主马航,展开整顿,使之转亏为盈。

在美设计波德申油厂

蔡鸿禧说,为设计新的波德申蚬壳油厂,他到美国加州工作一年,那是他人生最愉快的一段生活。

他说,公司决定在波德申兴建新油厂,并把新油厂的设计重任交由美国加州一家公司负责。于是他和同事一组人被派到美国加州,监督油厂的设计,以符合在波德申兴建炼油厂的需求。

他说,他们一组8个人,只有他和另一位同事是华人,其余是洋人。8个人中有一位是主任,其他7人每人负责监督油厂一个部门的设计。

他们向美国公司提出波德申油厂的需求,美国公司就按他们所提的需求进行设计。然后双方商讨研究设计好的草案,不满意之处,就向美国公司提出,要求修改,直到满意为止。

设计天然气液化厂

蔡博士说,1992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很幸运地被公司派去参与一项大型工程,参与设计与建造“马来西亚第二天然气液化厂”。

他说,当时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与蚬壳石油公司、日本和砂劳越州政府合资兴建大型天然气液化厂,有机会参与这项耗资45亿零吉的大型工程,是他的荣幸。

蔡鸿禧说,这项工程的管理层都是国油的精英。他是以蚬壳石油公司代表身份,成为他们当中唯一的“外人”。为推动这项工程计划,前后花了他4年的时间。最初的一年半,他被派驻日本,在日本主要承包商的设计中心工作,其余的时间是在砂劳越的民都鲁工地。

他说,在第二天然气液化厂建成后,他继续参与马来西亚第三天然气液化厂的初步设计工作,直至1998年退休。

液化天然气是一项非常专门的工业。在全世界,天然气液化厂的数目,屈指可数。因此,在校友当中,他可能是唯一拥有天然气液化的专业学识。

退休后,蔡鸿禧热衷于打高尔夫球,夫妇俩经常一起到各地打高尔夫球。偶尔他也以他的石油专业知识,向涉及石油业务的朋友提供意见。有一位朋友有意在中国收购一家炼油厂,要求他前往视察评估。他参观了朋友准备收购的中国油厂后,发觉这家油厂的防火保安意识不强,防火规格不严,火警防范措施严重不足。结果他的朋友放弃这项收购计划。

卖包小子成为博士

学生时代,蔡鸿禧一面在中化中学念书,一面在利丰港帮家人卖包,补助家用。那时候,蔡鸿禧在课余时间,经常推着一辆三轮车,在利丰港一带沿路卖包。

后来他进入南洋大学,再到英国深造。即使在他刚考获博士后,回到家乡利丰港,他还是像早期那样,帮助家里的小生意。这显示,他并不因学有所成,便摆起架子,而是照旧平易近人。

从利丰港的卖包小子,在华文独立中学和华文大学受教育,到石油业的精英,这是蔡鸿禧同学走的人生道路。

(按):转录自 http://class61chhs.blogspot.com/,2008-10-11。 请接 南大站相册 浏览更多图片(20081011-A 至 20081011-J)。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8年11月17日首版 Created on November 17, 2008
2016年02月2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1,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