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留得名声万古香
陈六使的生平和业绩

── 李业霖 ──


在南洋华人史上,陈六使是继陈嘉庚之后又一面光辉的旗帜,他们是无垠苍穹中一对璀璨亮丽的双子星座。

陈六使(1897-1972)于1897年6月7日,诞生于福建省同安县集美乡一个贫农家庭。集美三面濒海,土地贫瘠,乡民除务农外,还得出海捕鱼采蚝以补助生计。他双亲遘疫早故,家计日蹙。兄弟7人,排行第六,故名六使。他曾在集美小学受过几年教育。

1916年19岁,他抱着“破万里浪,建树遐方”的宏愿,离乡别井,远渡重洋南来新加坡寻找出路。他蒙同乡前辈陈嘉庚照顾,派他到柔佛一树胶园工作。他体格矫健,做事勤快,工作表现良好,获得陈嘉庚赏识,半年后升任为一树胶工厂管工。

陈六使担任新职位,胜任愉快,执行任务时认真投入,空闲时谈笑风生,颇得同事欢心。他在陈嘉庚谦益树胶公司服务7年,有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又吸收了一套经营树胶业务的知识,是公司一位干练人员。

自创事业

1921年25岁,陈六使回乡娶妻张金鸾。婚后率妻子与兄弟,再次南渡定居新加坡。原配张氏辞世后,续弦蔡秀琴,生育九男三女。诸子皆才俊,能克绍箕裘。

1925年行年29岁的陈六使,一向省吃俭用,略有积蓄,他渴望自创一番事业,便脱离陈嘉庚公司与三哥文确合创益和树胶公司。陈六使有强烈的事业心,敏锐的观察力,他利用在陈嘉庚公司服务多年所熟识的业务关系网,从事贸易活动。他驾着创业之舟,在海洋上砍风劈浪奋勇前进,很快就把益和公司兴旺起来。

1929年世界经济不景气,对益和公司有影响,但亏损不大。

至1933年,经济复苏,益和公司又勃兴起来,于是扩充营业,拥有两间工厂,成为新加坡树胶贸易的头盘商。

1938年,陈六使为使益和公司向更高一层楼发展,他把益和公司改为有限公司,积极招股,筹措资金,把业务越过长堤分布全马,并扩充到印尼、泰国和越南等地。另一方面,他运用灵活头脑,突破英商的控制,越洋到伦敦和纽约设立机构,专事处理树胶出口贸易,把胶片直接输往欧美销费国。这是陈六使的鸿猷,搞多样化的经营术。

胶价猛涨

日本占据马来亚、新加坡三年八个月时期,他的业务全部停顿。二战结束后,益和公司迅速复员,配合世界经济的复苏,他的业务获得良好的发展。

1950年6月25日,韩战爆发,树胶是战略物资,列强竞相屯积,胶价猛涨,时来运到,他的益和公司,获得空前厚利,使他成为东南亚树胶业巨子,他的经济王国就此建立起来了。

二战后,陈六使的子侄辈如陈永和、永裕、永顺等,从美国学成归来,他们都有现代工商业管理、经营的专业知识,投入益和集团服务。他们有新观念,踔厉风发,致力开拓;这对陈六使和陈文确的企业,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陈六使除经营益和树胶公司外,还有其他事业,有的是自创的,有的是与人合办的,不能一一枚举。兹仅举出荦荦大端如下:在树胶业方面,他还拥有协和树胶有限公司。在保险业方面,有亚洲保险有限公司、亚洲人寿保险有限公司。

1964年后,他在马来西亚投资的,有大石水泥有限公司,资本雄厚,规模宏大;有马来亚纸制品厂、合众纸厂等。他也涉及金融业,曾任华侨银行董事、香港集友银行董事长。在报业方面,他曾担任过《南洋商报》董事主席多年,又是《南侨日报》的股东。他和文确合营建筑业、旅馆业,建树良多。

在20世纪30年代,事业有成后,陈六使积极支持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和集美学校以及新加坡的文化和教育事业。新加坡福建会馆属下主管5间华校即道南、崇福、爱同、光华和南侨女校,他都给予大力帮助、慷慨捐输,尤其自1950年后,他担任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时期,他捐献5校的经费和建筑费,据说总数无虑100万元新币。他曾先后担任过南侨女子中学、道南、爱同、光华4间学校的董事长之职。

1950年马来亚大学初创,他捐助30万元。他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设立奖学金,为华、巫、印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组织南侨总会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发生,日本全面侵华,中国大好山河相继沦陷,人民惨遭屠杀。陈嘉庚为帮助中国抗日救亡赈助难民,在新加坡组织“南侨总会”,陈六使选任为新加坡区代表。他当时是闽帮少壮派领袖,壮怀激烈,对抗日事业积极参与,出钱出力。在日据时期,陈六使避难印尼外岛半年,回狮城后被日本宪兵部逮捕,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忠贞不屈,最后获释。

陈六使参与社会活动,风雨纵横几十年。他有非常强烈的事业心,有宏大责任感,有过人的胆识,敢作敢为,认为应做的事,不辞赴汤蹈火也要做。他一生做过4件大事:

1.他为新加坡22万华族居民争取获得公民权、参政权。

2.他争取在立法议会中使用语文的平等,使英、中、巫、印四种语文为官方语文。

3.他为马来亚树胶界同业争取与英商平等贸易地位,打破英商在殖民政府庇护下,垄断树胶贸易的局面,取消英商的特权。

4.不避艰险,以坚毅卓绝的精神,他创建南洋大学。

创办南大

我认为他为新加坡22万居民争得公民权,也促进了国民意识的发扬,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立下赫赫大功。他为了承传中华文化,作育英才,为华裔学生开辟一条深造的道路而创办南大,这是一伟大的贡献,千秋大业,功垂青史。在陈六使创办南大的影响下,在他的精神感召下,马来西亚华人对高等华文学府创设的诉求,加强信心,有循履陈六使业迹的决心。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原有图书馆重新命名为“陈六使图书馆”,并设立“陈六使研究所”,这是陈六使的业绩和精神,在马来西亚产生巨大影响又一个证明。

陈六使为人,严肃中有温情,憨厚中见睿智,诚恳从憨厚中来,朴素但不缺风趣。他处事果断,纯出乎天赋。他虽然屡遭挫折,历经玷辱,但他永远以刚毅不阿的精神奋勇前进。

最近有人说陈六使不是知识分子出身,不免“略输文采”,也“稍逊风骚”,这不是知人论世的方法。其实,他勤勉奋进,尤爱读报,国内时事,世界潮流,洞悉无遗;又常与政商上层人物交往,政秘商情,知之至深。他与朋友谈话,时发谠言闳论,笔录下来便是文章。他为了南大问题,与政要交锋,与权贵较劲,忍辱负重,不惧牺牲。他每临大事有静气,处大变而不惊,多谋善断,沉着应付,“勇夺三军之帅”;因为他固守原则,坚持立场,节概凛然,以致“忠犯人主之怒”。

1963年9月21日新加坡大选过后,凛冽的政治暴风雨猛袭陈六使命运之树,叶脱零落——他的公民权被褫夺了。

1972年9月11日晨,因心脏病发作而逝世,噩耗传出,新马、香港、集美的亲友和世界南大校友无不深为哀悼,对他深表尊敬和爱戴。他一生领袖群伦,立言立德,功盖新马,惠泽桑梓。陈六使的英名和业绩永垂不朽。

(《南洋商报‧商余》2014年3月4及5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4年3月7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7, 2014
2014年3月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