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斩钉截铁限期解决事件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华侨”,“侨众”,“侨胞”都应该当作“华人”解。

陈六使在委员会痛切陈词

  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于五五年三月廿五日(星期五)下午三时在中华总商会举行第六次会议。

  出席者:陈六使,高德根,黄桂楠,柯进来,林庆年,陈华木,庄竹林,陈锡九,张汉三,黄诗通,潘国渠,洪永安,李振殿,高敦厚,周献瑞,江克武,杨缵文,连瀛洲,叶怡煎,陈炎林,庄惠泉,李亮琪,林振毓,王相贤,黄奕欢,郭珊瑚。列席者:王世熊,张子秋,主席陈六使,纪录张子秋。

  一、复准前期议案:众认无讹通过。

  主席称,本来今天不想多说,但近数日来校长屡在报章发表声明,因此不得不提出一点报告。自本委员会於二月十七日召开第五次会议以后,根据若干报章刊载以及本人所接获各方的函电,都俨然认为本人与林校长间有所纠纷,今本人特郑重声明,从校长莅任以迄二月十七日本人与校长之间并未发生任何芥蒂,上次开会时,本人认校长所提出的各种概算,其中有关薪金与一些费用甚高,各方对南大的捐款既然这样沉寂,内心感到极大的痛苦,在这种情形之下,南大不知将如何办理,乃不得不发良心之言。

  这里让我报告关於二月十七日第五次会议以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十八日下午四点多钟马绍尔律师偕同林有福先生,到本人的办事处,他说明林校长已聘请彼为代表律师,但彼同情南大,希望南大早日成功而不忍看到南大有何不幸事件发生,本人当时告彼本来就没有什麽了不得的事,马绍尔律师与本人谈话良久,最后他提议请本人与校长作一番谈话,本人立即答应,盖过去校长有邀约前往谈话,本人恆即往与之会晤,从未有失约者。马绍尔律师乃与林校长通话,订定十九日下午五时在国泰大厦晤谈,迨至十九日晨见各报刊载始知校长发表称,欲与本人举行谈判,与晤谈的意义大有出入,本人虽感莫明其妙,但已有约在先,乃不得不邀同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林庆年诸氏如时前往,吾人到达指定地点后,校长始与其女婿及胡博渊,黎东方,严文郁,杨介眉诸先生到场。马绍尔律师请本人首先发言,本人以十八日下午与马绍尔谈话情形复述一遍,指出系约我来与校长谈话,实则本人亦无特别话可说。嗣后马绍尔转请校长谈话,校长脸孔冷然,直指本人而说:「你会行棋,我会看棋」,稍停又说:「我知道你是南洋商报的主席,昨天所载系你主使的」。校长说至此,林庆年先生立即插言:「非也余亦为商报董事,知道情形,陈六使虽然是商报的主席,实际上除了报社有事开会大家才到场之外,平时不论主席或董事部都不干涉整个报馆的事」,接着校长便说本人失约背信,说我的不是处,十九皆系置本人於不利地位。校长说了相当时候,出一字条要我签字承认其中条件,当时本人未予一看亦不敢看,不知其中所写条件为何,本人告诉他,本人无权代表南大答应任何条件,但校长有任何意见或条件宜以书面送达委员会,本人当即召集会议,只要大家同意通过,本人当然也没有异议。所谓「谈判」空气是非常紧张的,两方阵线亦极分明,「谈判」一半,他们一批人在大厅里,本人及各委员则被请到另一个饭厅去,只由马绍尔律师居间传达,本人当时再三声明南大是众人的,本人并不能与人谈判甚麽问题,尤其是当时校长采取恶意的态度,本人当时的处境和感触自不言可喻。本人生平除在「昭南」时代被日军拘去受过刑受过辱之外,可以说并未曾有如是日之受人当面呵斥污辱者,本人极力压制感情,为了南大只有忍耐,为避免正面冲突,乃於谈判中途退出。本人身为南大主席,一切为了南大,只有忍辱负重以求息事宁人。二月廿日校长在报上发表声明,本人顾及南大局面,仍千忍万忍,千求万求,不以为耻,在座诸君当知本人并未在报上作任何谈话,新闻记者问及,本人总是说既然设有小组委员会,当由小组委员会处理为宜,本人不便从中干预,小组处理有结果,必会向大会报告。至於英文报章所刊载,本人对南大的事,因有诸多隔阂,本人一向不引为根据,有关南大的报导,始终以华文报为重也。本人愿趁此机会向诸位进一言,本人提倡创办南大,星马侨众热烈支持,大家的目的不外为地方青年学子求进步,本人愿献几百万元也纯粹是本着良心做事,本人尝数次声明,南大是神圣的学术机关,不受任何政治支配,在校内不论是校长抑是校丁皆绝对不应有政治活动,本人提倡办南大,宗旨鲜明才会得到各方拥护,而今生出许多烦恼,实为始料所不及,岂本人应自己责怨自己乎?

  关於校长在报章单方面发表他和本人来往函件,本人尚未逐一核对,不知是否全部发表抑有若干出入,连瀛洲先生赴美与校长接洽,渠在美来函已公诸报端,吾人致校长之函,多系连先生返星后始寄发者,各函系由连瀛洲或黄奕欢诸先生嘱人执笔,全无私人意见,所有函稿俱经数执委过目,每有经连先生加以修改,当时本人曾主张函文不必写得太过好看,连氏总是认为普通函件并非契约,吾人一片热诚聘请校长多些褒奖之词自无伤大雅,何况南大又是众人的事。连氏每次如是解释,本人细思亦以为然,犹如吾人做生意聘请经理,当然说好话,不但赋予全权,且年终有花红,但经理既来,一味做亏本生意,资本日减,吾人岂可再赋以全权及给花红乎?本人现在特别再声明,所有给校长之函件并非本人单独发出,十一位执委中每次总有半数以上审阅过,再者,本人虽为南大倡办人,但亦再三说过本人不敢居功,本人为南大出钱出力,纯是以华侨一份子效劳而已,南大的事并不是我个人的事,此次事件可以说不明不白,不知者以为本人与校长间有何私见,南大的事是众人的,不是完全由本人出主意。

  各位委员先生,南大建校成功端赖星马婆等地民众共同扶持,目前南大原无甚事件,但骤看起来又似有极大事件发生,无论如何南大的创办决不受任何事件所影响,祈各位高明解决,各委员有何询问,本人当尽量明白解释也。

  主席又称,根据校长送来之校务会议纪录,其中关於教职员每月辛金曾议决教授一千五百元至二千元,副教授一千二百元至一千七百元,讲师九百元至一千四百元,教员六百元至八百五十元,助教三百元至七百五十元,年功加俸每年定为五十元,以十年为限,其最高额为教授二千三百四十元,副教授二千元,讲师一千六百元,教员一千二百六十元,助教九百元,本人阅后心内感觉非常痛苦,因恐南大无力负担,盖南大向人募捐非如向人收数,而是有如向人求乞。若照国内情形开办大学,吾人可能做到,若照马大情形开办大学,吾人实无办法。

  二、关於南大开办高中毕业生进修班事。

  林庆年君称三月十日小组开会讨论结果,决定向校长方面询问数点,后由进修班兼主任黎东方先生加以解答,三月十六日小组再行集合已予接受。此次小组所以主张甲乙两榜学生全收,丙榜学生由校长斟酌个别情形决定取录与否者,因其中有一部份学生高中尚未毕业,若予取录,诚恐对南大及中学毕业生发生不良影响也。

  主席称,三月十六日小组召开第三次会议之时,杨缵文先生嘱余须来参加,余因尊重杨先生为老前辈,故有到会。当日小组决定甲乙两榜学生全收,丙榜学生取录与否,由校长斟酌个别情形予以决定,全权处理。但校长来函表示不敢主意,似乎校长所要争者系财政权而非办学之权。

  高德根君称,报载校长谓进修班仅系南大之一部份,认为南大全部预算须同时解决是否实属?

  黄奕欢君谓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之时,六使先生嘱本人代为出席。且曾修函交本人带与主任杨缵文先生,事后小组即根据新加坡委员会赋予权力,添聘本人为委员,小组所以主张进修班先行解决者,目的是欲使之能以早日开学,至於全部概算,因范围广大,须详细检讨,故非一时所能解决。

  高德根君再问进修班预算先行解决,校长是否愿意执行?是否坚持全部预算同时解决?吾人须要明白。

  主席即将校长三月十九日函向众宣读如下:

  「敬启者:三月十六日大函及附来贵会小组委员会同日关於本校主办进修班,预算案之函件,均已奉到。

  兹有下列数事奉询,请即裁夺示知,俾得进行一切。

  (l)贵会小组委员曾函中提及三月十日,该会报告黎东方教授意见四点,旋谓:「当经本小组通过接受」,想指招收进修班甲乙丙榜学生之概算而言,惟该函语焉不详,且通过概算通例,须予通知公函中随附通过之各项费用款额,为此用特函请转饬贵会小组委员会详细开示为荷。

  (二)丙榜学生本校不便取录一部不取一部,应否全取或全不取,仍请贵会决定,明白指示以求公允,庶免物议,如决定录取丙榜全部学生亦盼转知贵会小组委员会审议通过有关概算。

  (三)进修班追加概算通过后,请即将该款拨交本校以利进行。

  (四)进修班追加概算为本校概算之一部份,本校概算提出在前,进修班概算提出在后,后者业经通过前者又复如何,且进修班与大学本部关系密切,似应合并处理不可舍本逐末,事关本校校务进行至大,用特提及切盼从早通过,并为赐知。为祷谨致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

校长林语堂一九五五,三,十九。」

  主席读后谓,信内已经写得相当清楚,高德根先生怀疑之点大家当已明白了。

  杨缵文君谓,近日校长在报章发表声明说:余有指出六使先生去年四月廿六日函中所云种种,实际上未曾经过执委会通过一层,当时本人系谓该函系六使先生与大多数执委所同意者。

  主席谓,本日会议最好将议程第二条:「讨论小组委员与校长商洽之经过」及第三条:「讨论校长来函事」同时讨论,因其中有甚多互相关联之处。

  林庆年君即宣读书面报告如下:

  开支小组委会代表杨缵文、林庆年报告历次与校长洽谈经过。

  二月廿一日开支小组委员开会,讨论校长概算书及一九五五年一月至八月概算书,共同研究意见,写成条文,议定与校长约定时间,全体委员出席和林校长作初步商讨,并推林庆年为发言人,又请杨缵文於是晚赴丹戎禺将研究意见,面告陈主席,据陈主席表示,如小组认为可行,彼亦无其他意见,不必征询,林庆年并在场,缵文即嘱庆年与校长约时晤谈,次日(廿二日拜二日)下午四时,林庆年以电话向校长说关於概算书有数点意见要面商,校长问有几人,林答五六人,校长即约次日(廿三日拜三日)下午三时,地点林说要借用连瀛洲先生之国泰地方,校长谓可由庆年向连瀛洲先生商借,及至是晚十时,校长以电话通知表示不见开支小组委员,因渠不承认有开支小组,翌晨十一时,得熊院长电话称,校长只不愿开支小组名义,林庆年即将情告知刘玉水先生,缵文及主席,大家说不必拘名义,可用私人或执委。

  廿五日(拜五日)林庆年以电话与校长约定廿六日(拜六日)下午三时由杨缵文,林庆年,及庄竹林先生,高德根先生等往晤校长,地点在招待所,由林庆年发言,将小组研究书面逐条向校长述明,经校长解答(另录於后),并於是晚由杨,林往晤陈主席,将是日与校长会谈经过面告。

  廿八日下午二时半(拜一日),刘玉水先生欲往见校长,邀庆年同行,到招待所时校长及院长等均在座,刘先生发言大意谓,如有见解出入,大家都是为着中华文化,可以商量,使南大顺利进行,黎明先生云,有数点应该说明,后由黎先生及院长等共拟书面六条款交刘先生,刘阅后即说,他系梹执委,如需商量系属新执委事,要离开时黎明先生将书面六条款交林庆年,林庆年答以今日系陪刘先生来,我非代表,亦无任务,不能接受,黎先生云,你可以作参考,迄晚约十时,林校长以电话告林庆年,谓下午他们所提六点你们去讨论再来谈,免多费时间,林庆年次日(廿九日拜二)下午约杨缵文到陈锡九先生处交换意见(二日拜三)晚十时半,在丹绒禺海屋,陈主席,陈文确先生,高德根先生,陈锡九先生,刘玉水先生,庄竹林先生及庆年等研究该六点结论,至午夜约一时,散时嘱庄先生及庆年写稿,庆年送庄先生返寓,在车上庄先生说他没有时间,嘱庆年写。

  三日(拜四)林庆年将共同意见写就,约下午三时亲赴陈主席办事处,将就书面与陈主席细阅,略有增改,由庆年抄正再送陈主席阅后庆年即再送杨缵文阅,次日(四日拜五日)由杨缵文命林庆年与林校长约定时间,乃约定(五日拜六日)下午三时会谈,时届,庆年与缵文同赴招待所,即将书面交与林校长,院长等亦在座,校长等阅后略加数字原则无变动,遂告辞,是晚由杨缵文将情面告陈主席,至三月九日承陈主席九日函并进修班概算三份,嘱杨缵文及林庆年与校长洽商从善计议,迅予决定,俾可早日开学上课,但校方表示须以书面作复。

  三月十日(拜四)下午三时开小组会讨论结果关於概算书请校长究以何者可减何者可缓行由其斟酌以便解决,关於进修班一致决议甲乙两榜。

  三月十一日(拜五日)由庆年以电话与校长约定,次日下午三时在招待所会谈,校长院长等均在座,庆年与缵文即将小组书面意见提出,黎主任逐条解答,旋校长等即提出书面联合声明十条,杨缵文略看后即说关於建筑问题如照陈主席意见,柯进来先生主持一切建筑,如谓不适用由校长从新设计另建一间大学,将柯主任主持所建全部交福建会馆办高中及水产学校,建筑费若干由福建会馆负责,依我个人(杨)看法,此时福建会馆似毋须担此重负,最好此条可以不必,后经各院长等交换意见,即将该条改为「本校建筑问题,凡业已投标开工者,俟完成后交校方应用,遇有不合之处,可以酌量修改」时届七时即告辞。

  三月十六日开小组会关於进修班,照原议甲乙两榜,丙榜由校长斟酌,情形如可多收,开班经费执委会可以负责,将结论用函报告主席,关於慨算即决定二项(一)图书仪器请校长开列项目以资参考(二)请校长对於正式开学,假定学生二百五十名经费若干,五百名,七百五十名至一千名各应若干,开列概算俾有把握,三月十九日上午十一时半庆年与杨缵文在南大临时办事处与校长等会谈,校长等就说图书仪器可以列,但正式开学学生,若干概算则非短期间可以算好,你们有无其他意见,最好全盘研究,同时提出作一次共同讨论解决,以免多迁延时间,时届中午一时即行告辞,是晚由杨缵文将情报告主席。

  附录校长解答如下:

  一、概算表所列教授是否均己聘定了?
校长答:在概算书中所列均已约定非急需者可缓来。

  二、教职员旅费可否仅限夫妇两人?
校长答:可由我们斟酌。

  三、教职员由国外来星飞机可否改轮船?
校长答:飞机可改为轮船如有限期可例外。

  四、搬家津贴旅行津贴及书籍行李运费?
校长答:l、搬家费用似应酌量津贴。二、旅行津贴个人一百五十元,有家属者最多不得超过三百元。三、书籍行李运费,讲师以上限一立方吨,讲师以下限半立方吨,因教师书籍行李实际不止此数。

  五、房租津贴依校方规定,讲师以上每月二百元,职员:每月一百元,我方拟各减半,将来有供给房屋应扣回六巴仙。校长答可以。

  六、进修班现有教授有无授课。
校长答:未定。

  七、图书仪器。
校长答:图书分四期,仪器则化学物理,开学前必须购置,电工仪器可缓。

  八、各院拟设若干学系。
校长答:目前每院暂设三系,以符制度,举例,文学院设中文系,外国语文系,教育系。

  九、教职员住宅家私?
校长答:在考虑中,或由教职员分期还款,物归付款人俾能保惜。

  十、薪金概算附表一。
校长答:所列职员将来再斟酌情形。

  十一、教职员公积金。
校长答:可依当地政府本年度规定,闻马大十五巴仙,教职员年功加俸,如照校务会议决定每年增加五十元。现正考虑改为两年增加五十元。

  至此,继续讨论,潘国渠君称有一件非常奇怪之问题,或者大家以为是小事,但本人却认为非常重要。校长所发出文件一概用「校方」字样,其实校长对外代表学校,可称「校方」,对内则应称为教方。南大是先有董方然后才有教方,正如先有鸡母然后才有鸡仔。忆校长初抵星时下机后所发表之书面谈话,彷佛是南大由他创办的,事实上南大是由陈六使先生倡议由全体执委协力筹备而由全体侨胞合力创办的。校长之语气乃竟喧宾夺主此是一个「正名」问题,或者大家以为我狂妄,其实一些小节事情,有时正是生死关头。

  其次关於「校方」认为全部概算,应与进修班概算同时解决一层,黄奕欢先生解释得甚合情理,因凡事须分别缓急,进修班原定三月间开学,校长亦谓彼极关心青年学子求学问题,故应先行解决,俾可早日开学,至谓预算案一经通过即须如数拨交校长一层,实未之闻,即在国内恐亦无此现象。华侨办学一向系由小变大,由无变有,由坏变好,南大亦是如此,何以吾人即须将全笔款项交与校长。

  庄惠泉君谓进修班事可先解决,至於总概算及其他条件,今天恐亦无法解决,可否交由小组从长计议必要之时小组可以扩大。

  周献瑞君亦主张进修班问题应先解决。

  高德根君谓进修班问题,先行解决,本人亦甚赞成,问题是校长将否接受,至於总概算方面,因事关财政问题,本人忝为募捐小组主任,愿乘此机会一谈南大财政问题。

  南洋大学创校宗旨正确,因此风声远播,各方热烈响应,侨众不分阶层为南大义演,义踏,义卖,义唱,义舞,义剪充分的表现一致拥护南大的热情,各地的体育界两度会师,星洲参加南大杯义赛与全星中学生热烈为南大义演,都说明了侨众对南大尽力,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大家同是为了热心教育而赞助南大,其中有的捐款数目不大,但亦是我们所表欢迎的。

  日前报载林语堂校长公开发表,「我所以不愤而辞职者,是为顾全三轮车工友,对南大之热心支持,现在我以为有力者已尽量出力,但有钱者未必已尽量出钱支持南大,我没有头家,我的头家是三轮车工友,他们的钱是用血汗换来的,那些有钱的人并不是我的头家,他们的钱不是用血汗赚来的,我并不是为他们服务」

  这种论调近日来引起了南大捐款人的反感和不满,他们爱护南大的热忱认捐钜款,无形中如被泼冷水,以后若有不利所在,林校长自己应该负责。

  南大筹募基金运动自展开以来,我忝为募捐主任,获得诸委员之共同协力,向各方劝募进行工作相当顺利,今各方认捐南大基金总数为一千四百余万元,实收为四佰余万元,尚有九百余万元未缴交,而李光前先生认捐的十巴仙,及各地零星捐款,尚无包括在内,我以为热心南大者,不会因林校长的论调而致意志消沉,能仍本过去的热情拥护南大,凡是为南大出钱出力者都应受到尊敬,因为大家都是热心教育者。

  最后我愿藉这机会重提南洋大学是不容任何政党插足其间,从事政治的活动,因为我们的创校宗旨是为协助地方建设造就优秀人才提高当地教育水准,谋当地的繁荣和进步。

  周献瑞君谓,校长亦谓南大校内不能有政治活动。

  洪永安君称:本人有甚多问题不大了解,因根据以前连瀛洲先生报告校长系兼文学院院长,现在事实不然,身为校长者宜负校内行政之责,经济自有董事部负责,不能董事部拿钱给校长,校长才办学,委员会派出之开支小组,校长认为不合法,二日来又发表执委会应改组之言论,不知成何体统。

  吾人办中国式之大学系根据实际能力,校长提出十条条件,实不能接受,须知刘备请孔明是要同甘共苦打天下者,校长曾言不照他们意见做,他们就不干下去。这样只有请他自己打算,话是他们自己说的,并非吾人不尊师重道。

  周献瑞君称:南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凡事皆应容忍,执委会亦应力持镇静,希望小组继续与校长疏通寻求解决方案,进修班应甲乙丙三榜学生全数取录,从速进行开学。

  主席称:本人亦不明校长之意向如何,本人上次会议有报告校长曾与连瀛洲先生言及本人不照他们意见他们就不做,但上月廿日报纸,校长又说:不要辞职,本人前次所说概系事实。

  洪永安君谓:南大开办进修班,目下到校教授有无任教,本人认为到校教授既已领薪有权利应有义务,他们都是第一流人才,希望他们会教出第一流学生。

  洪永安君又问,主席,校长受聘以来支去款项若干。

  高德根君以南大财政身份答谓:校长共支三十万零九仟二百七十一元七角七占正。

  主席谓:今日校长之声明中,曾提及现尚存十二万元账目,经有准备随时可发表,其实这些都是小事,吾人可暂勿提及,校长所提之十条条件,才是重要的事。

  郭珊瑚君询问主席为何校长先言辞职,后又出尔反尔究竟实情如何?

  主席谓此事余已说过实情,请连瀛洲先生报告。

  连瀛洲君称校长因建筑问题不遂意,确有出言辞职之事,本人曾向主席告知,亦曾力劝校长,大家推诚相见谋南大之发展。

  柯进来君谓连先生既已提起建筑事,本人不得不起来说几句话,即发表书面声明如下:

  柯进来君发表书面声明如下:

  主席及各位董事先生:本席阅二月廿日报章言及林校长,关於建筑问题一节,与事实不符。

  林语堂校长云:「所谓建筑问题实即柯进来一人之问题,此人不知大学教育为何物,更不知大学校舍应如何建筑方合需要,愚而自用,闭门造车,原陈君函许重要建筑,待校长到校指导,而柯某从不征询本人及各院院长意见,亦事先不行通知校长即行招工兴建,本人於十一月校务会议讨论此项问题,以后正式通知陈君,略谓已动土者固无论矣,尚未动土者应假本校建筑主任数日研究,令柯进来勿匆匆进行,俾得修改图样,以求合用,柯进来一意孤行,不肯修改,当时陈君谓已兴建各所可为福建会馆水产学校之用,本人及校方同事认为未妥,乃再迁就,允俟柯进来已建之各屋完成以后,再行修改,未建之各屋应由校方请定专家画图后,慎重招标,此点亦由陈君同意,有黄奕欢高德根为证,奈何柯进来执拗如故,始终包办,依然未肯探询商学院需要,并不通知校长,自行登报招标承建商学院,其居心叵测,蓄意捣乱,昭然若揭」。

  建筑之事非本席一人负责,盖我们有建筑委员会委员如柯进来,林拱河,林振毓,杜文辉,庄右铭等,林校长谓本席不知大学为何物,更不知大学校舍应如何建筑方合需要,愚而自用闭门造车,其实并非如此,本席虽不才,但事事公开,且有学问渊博銜头极高的人来为本席帮忙,绘图师方面有黄庆祥先生,及一位英人名叫禧先生,工程师方面有周霁西先生,及吴华兴先生,孔汉辉先生等,此几位先生是义务帮忙本席计划一切工程事务,校长所云本席从未拜访,此又是与事实不符。校长自一九五四年十月二日抵星,十月十六日本席曾打电话与他通话,谓本席欲往见,渠谓无暇,约定十月廿三日下午四时会晤,本席当日下午三时五十五分,预先抵达其依士哥律寓邸,当时有一位工人告本席,言校长正在午睡,不得叫醒,本席即在屋前草场等候,等到四时三刻,渠始下楼,本席即将随身带来之四十余幅南大校舍图样,与之参阅,余并向校长云,以后当时时请渠指教,时时拜访他,渠答谓君正忙於南大建筑工程事项,可以不必来,有事时渠可以直接见陈主席,就自是日迄今,并未见校长有何指示,所以本席才放心一直苦干下去,又关於商学院投标事,渠云本席并未通知即自行登报投标,其实在校长未到星以前,商学院及各项图样早即批准,到渠抵星以后,本席将四十余幅图样交给他参考,如何当时阅后不即刻通知余将不宜之处修改,迨工程筑至二楼以后,始谓不合。

  我们这建筑委员会是分开负责,图样为黄庆祥及禧先生负责,工程则为周霁西,吴华兴及孔汉辉等先生负责,本席不过是一监工而已,监督工程不致被偷工减料,本席与绘测师及工程师本无权决断建筑,这大学是有国际性的,星加坡政府特格外协助,以求完善,城市设计工程师於一九五三年三月间邀本席去问,询及大学地址如何,当时本席带陈六使先生漳宜一百英亩之地图一张,及武吉知马十英里李光前先生三百英亩地图一张,又裕廊福建会馆五百英亩地一段,交与他选,当时城市设计师即选裕廊地址,当年三月廿三日本席带城市设计师赴裕廊实地视察,后来又邀政府四部门高级职员往裕廊视察,本大学图样及建筑,非本席有权要左要右,因城市设计师曾告本席云,本大学建筑是有国际性,对当地政府有面子关系,所以政府监督甚周,图样一经批准,须依图样兴建,不得修改一寸。

  又林校长谓,本席始终包办,余承认此系事实,因当时执委会选本席一人负责建筑,再由本人组织一建筑委员会,林校长谓,本席不知大学为何物,此乃建筑系绘测师工程师及城市设计师的责任,与本席无干,校长在美居留多年惟恐不明当地建筑条例,本席从事建筑工作,三十几年,对建筑物一目了然,林拱河建筑四十几年,林振毓三十几年,杜文辉二十几年,此四位在中国是有名土博建筑家,另一位庄右铭先生是中国大学毕业,也有十几年经验,本席包办的理由于乃因执委会选本席一人敢包就敢办,本席有精神,头脑懂事,求一种绘图或工程博士之人代本席义务做工,并会恳求英国人混种人吉宁人或马来人他们都愿为本席帮忙,大学之建筑物是与平常之建筑物不同,须经过五部门,各部二十余人共计百几人监督大学图样。本席包办的情形,是星期一,三,五,星期日即赴裕廊,二,四,六则赴政府五部门,五部门即城市设计,乡村局,土地局,卫生部,救火局,所以本席即放弃自己生意,现在八场工程二三百人在进行,时时要问本席,凡人做事,实际经验最为重要,不见得是建筑师才会建筑,而不是建筑师就不会建筑,又谓本席蓄意捣乱,未免有点寃枉,因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建筑即行兴工,那时林校长并未在星,何能谓本席蓄意捣乱,实际上蓄意捣乱者,究为谁人,明眼人自能看得清清楚楚。

  行政秘书黎明先生云:「校方向主校舍建筑须顾及实用,节省,耐久三原则,并於可能范围内顾及美观,举例言之,本校图书馆外形之为宫殿式早经执委会决定在先,固无论矣,然校方对图书馆书库仅能藏书二万册,容量不够,窗户过小,光线不足,阅书不便,天花板过高,若依原拟计划,使用冷气则开销太大,图书馆入门处设天井浪费最有用之地区等等,均曾向执委会提出意见,请求修改,务使图书馆能适合大学之用,且可节省来日的费用,然未得执委会接纳,殊为可惜。」

  本席对黎明先生所称各点,解释如下:关於图书馆窗户过小光线不足事,这个铁窗户是有固定尺寸,全部三百五十四个窗门,光线是过强,对学生的眼睛有影响,所以城市设计师令本席去嘱窗头必须做密,本席答谓不必,而用蓝色玻璃即可,坡市设计师即批准,黎先生关心图书馆书库藏书不多,这间图书馆长三百六十尺,阔八十尺,比马大要大过一倍,是恐怕无钱买书来藏,黎先生又关心入门处有天井,不经济,又是相反,这个天井的用途是利用风流通到二楼及楼下,所以本席一向主张无须用冷气,但本席则有预设电头地位,要用冷气不要用冷气,是不成问题,此是根据经济而行,黎先生又关心图书馆建筑过高,这个书馆所以设三百六十尺长,十八尺高的原因,是藏书库做二层,每层九尺高,为便利学生取书,而不须借椅,请黎明先生放心不必挂意,此事是绘测师及城市设计师的责任。

  庄惠泉君再主张先解决进修班问题,其余交小组从长计议。

  叶怡煎君谓主席为顾全南大前途,忍辱负重,精神诚令人钦敬!进修班问题如不与全部概算合并解决,数个月后再生阻碍,於事无补,至校长所提费用一次拨交,实属不合,因此系办教育而非经商,整个问题亦宜从速解决,不可延绥,如无効果,可召开全马代表大会商决。

  周献瑞君亦谓南大基金现已筹有一千四百万元,成功在望,全体华侨拥护,南大必可成功,校长若辞职,另觅人选,移民厅入口亦有困难。

  黄奕欢君正式提议进修班甲乙丙三榜学生全数取录,执委会应正式致公函请校长从速定期开学,并谓预算全部拨交一层本人亦不赞成,主张按月发给。

  林庆年君谓丙榜学生全收之后须增加教师若干名,师资不知有无问题。

  黄奕欢君谓此点似可不必过虑,现已到校教职员应请尽量兼课。庄惠泉君附议。

  主席付表决,一致赞成通过。

  继即讨论校长之十条条件。

  郭珊瑚君主张设经济小组负责与校长商洽。

  洪永安君谓校长管理教务,执委会管理经济,董教双方有如唇齿相依,不可老谈条件,此种风气亦不可开。去年四月廿六日主席致校长函连先生亦曾参与其事,当时系要南大赶快成功请校长早日来星筹备,此是为公,不是为私,此是好,不是坏。新加坡开埠百余年,华人才办大学,林校长为首任,不亦光荣,因此大家应切实合作,为南大树立良好基础,董教双方各尽责任,实无可争之点,南大非政府创办,用去一分钱要有二分钱代价。

  连瀛洲君谓去年二月十七日主席致校长函系黄奕欢王秘书及本人磋商后经主席同意发出者,至三月十五日及四月廿六日函亦系经过多人磋商后经主席修改同意后发出,当时各人均以华侨教育为重,诚意希望校长早日莅星,并无其他。我亦不想推卸责任。本会初期有授权主席聘请校长,主席是吾人领袖,大家均系诚意为南大出力,吾人仍应拥护到底。本人对主席办学苦心,十分钦佩!当时彼捐五百万元,本人虽非十分有钱,仍捐廿五万,且已交出四份之一。南大目前困难系钱的问题,希望在座富有委员,凡已认捐者请即尽量将钱交出来,使本会及主席易於应付。

  潘国渠君称连先生说我们应该拥护领袖,使我听后非常感动,而且又说现在需要钱叫大家把钱拿出来,听后更使我感动。有羣众自然有领袖,但我们拥护领袖,是要他为公众做事,拥护领袖是要他成功,不是要他失败,是要他光荣,不是要他耻辱,所以拥护领袖的人应该调查明白,考虑周详,才能拥护,如造成错误,把事情弄坏,动机虽好亦是罪过。

  连瀛洲君称南大是成功是失败,目前谁亦不敢断定,我们的出发点完全是为南大前途,并无一点私心。

  潘国渠君称,我们容忍,主席挨駡是不对的。校长到星以后,去年二月十七日函是由本人执笔,但其中三点已被修改,第一点是说:「马大有政府支持,南大则否,筹款极不容易」被改为筹款容易。第二点请校长来和我们同甘共苦,为当地华侨服务,造就人才,这点亦被修改不见了。第三点请校长先就文,理,商,三学院接收五百名至千名学生先行预算,等执委会讨论后再发聘书亦被删改掉。我真不相信校长可在美国未看见校址而绘出图样,何以不能拟就这种预算,这不是校长不能做,而是南大的执委不要校长做。这些是实话,顺便提出来给诸位参考。

  主席讲此事经过系连先生偕奕欢先生至本席办事处三人共同研讨,大家均为南大,如今发生之事,实非始料所及,当时连先生之热忱实令人钦敬,大家亦觉得函件并非契约。

  叶怡煎君谓当时主席致校长函件,想不到今日他拿来斤斤计较,现在不宜再辩论。

  潘国渠君称,函件引起纠纷,症结所在,侨众应该明白。主席以校长为国际著名学者一定道德好,学问好,所以函催早日来星,并不是骗他来,请问主席骗他来,个人有何利益可得,他不是还要献钜款赔钱吗?这为的是什麽,还不是为了华侨教育,他的苦心,我们应该明白。

  周献瑞君主张将开支小组改为经济小组,并将十条条件交小组研究。

  庄竹林君问预算案通过之后,究竟校长是否接受?主席谓,十条条件再行商洽之后,吾人可限二星期内本委员会应即开会加以解决。

  陈炎林君称,校长似乎太过固执,同时亦不明了华侨社会习惯。他说主席背信失约,其实主席致校长函件尽可由执委会加以追认,手续上亦无不合之处,至校长谓顶算案通过之后,须将款项全数拨交方能办学,无异叫人结婚之时,须先筹足子女教育费。我认为本会宜推出全权代表与校长方面举行联席会议,对解决问题方有希望,如交小组负责,诚恐再过四十天仍於事无补,至各界认捐款项,除已声明分期付款者外,应即鸠收,不宜拖延。

  洪永安君则主张照旧交由开支小组办理。

  高德根君谓吾人不可因校长不承认开支小组,便将之改为经济小组,如大家认为此事应交经济小组可另设经济小组。

  陈锡九君谓此事恐非小组所能解决,林校长十条条件之第一条坚持主席与校长各次换文不加以改动,便已无法接受。依本人之意,此次事件实因双方对办学见解不同所致。吾人办学乃为地方子弟深造,为维护中华文化,欲请孔明来同甘共苦,主席之函件措词比较好听,校长则认为法律根据。大概校长住居金元富国多年,要照欧美方法办南大,但与华侨办学精神完全不同,实不了解惨淡经营宗旨。吾人非如政府之有税收,二千万不能一蹴而得,林校长何以不能如一家人一样与大家合作,事实上亦唯有如此方有办法,如校长坚持被骗,吾人惟有表示歉意。本人亦认为此事应即召开董教联席会议共同解决。

  林庆年君称,开支小组早已改称经济小组,双方亦已换文承认。

  黄奕欢君建议重选全权代表与校长再行协商并告以实际情形,如不被接受,吾人亦已尽人事矣。

  众赞成黄君建议,即举出李俊承,李振殿,杨缵文,陈锡九,高敦厚,林庆年,江克武,陈炎林八位为全权代表。通过。

  无其他议案主席宣布散会(时已七时半矣)。

  南洋大学星加坡委员会,五五年三月廿五日举行第六次会议后,决定选派八委员为全权代表,负责与林校长等商谈解决僵持月余之预算案事件,委员会限定二周为期,在此期限内如仍未能获致协议,则将再行集会讨论,采取应由途径。陈六使氏廿六日已执行会议决定,函林校长促从速筹备进修班开学事宜,甲乙丙榜四百九十七名学生全部录取,俾彼等有进修机会,陈主席致林校长之函如次:

  迳启者:关於本大学开办高中毕业生进修班事,昨天会议曾再提出讨论,结果议决甲,乙,丙三榜学生全数录取,并请校长从速定期开学,现已到校教职员应请尽量兼课,至进修班经费当由本会按月如数发给,通过在案,查进修班每班学生人数,每周上课时间,专任教职员每周授课时间,及每位每月束修之平均数目等等,本会小组三月十六日函中经有详细列明,依照昨天会议议决案,甲乙丙三榜学生全数取录之后,除由现已到校之教职员兼课外,添聘之教员辛金本会自当按月交由校长支付,至於三月四日来函附件所列甲乙丙三榜学生全部取录时之其他费用,有应先行支付者,希即通知,俾可照发,除此之外,昨天会议中各委员一致认为进修班应即从速定期开学,以免有负青年学子向学期望,此点亦应促请注意,此致

林语堂校长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启,一九五五年三月廿六日

  南洋大学星嘉坡委员会,八人代表团杨缵文,林庆年,李俊承,高敦厚,李振殿,陈锡九,陈炎林,江克武,廿八日下午三时在中华总商会举行首次会议,就有关预算案及十条件问题交换意见,达二小时久,会后据杨缵文氏称,代表团候林校长由梹返星后,进行商谈。林语堂夫妇廿七日匆匆赴梹与南大梹城委会主席林连登氏商谈南大事件,廿八日下午六时,又匆匆返星,据林氏称,吾人在梹城渡了一个快乐的周末.在梹时与林老先生讨论南大问题,林老先生非常关怀此事,星洲方面如需彼来星一行,当即遄程赶来,俾对问题之解决有所助益。

  记者询林校长何以匆匆又赶返星洲,据称,身在梹城,心在星洲,还是返星才放心,林校长又称,南大事件三月十一日原可圆满解决,但何以不能解决,本人亦不甚清楚,询以此事可否于二周内解决,彼谓,说起来难自难,易自易,教职员方面极欢迎与八人代表团商谈。

林语堂态度引起公愤

  星马各阶层侨胞及友族万众瞩目之南洋大学预算业事件,最近忽趋恶化,前此虽一度有谓双方观点已告接近,圆满解决可期,但斡旋迄今,历时颇久,仍无结果,星马侨众关心南大者殊表焦虑,预算案事件自二月十九晚谈判破裂后,林校长屡向外发表言论——尤其是向英文报记者所发表谈话,更为接二连三,惟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及其他负责人,则皆保持缄默,南大星加坡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选派杨缵文君等八人,为全权代表,与林校长暨其他教职员,就大学概算案及林校长所提出的十项方案,加以总检讨,俾事件能获决定性的解决,一两星期内如不能解决,将再召集会议,采取应由途径。

  南大雪州委员会委员受记者访问时,一致盼望南大执委会诸公及林校长,能以南大前途为重,互相忍让,俾南大开办成功。

  彼等均拥护星加坡执委会会议之决定,选派全权代表,就大学概算案及林校长所提出的十项方案,与林校长及其他教职员,作透澈之研讨,俾事件能获得圆满的解决。

  彼等指出,南大是全马各阶层侨胞出钱出力创办的,它是属大众的,大家一致的愿望是,南大能尽速建立起来,尽速开学,谁违背了这个意旨,谁便是星马二百多万名侨胞的「公敌」,也是民族教育的罪人,基於此,他们主张,在两星期内,双方谈判如不幸再陷於僵局,则应召开全马各州南大委员会联席会议,使此事获得根本的解决,俾南大开学之期免受阻延。

  他们也盼望林校长在谈商间,勿再采取不负责任之态度,随便向报界发表足以妨碍谈商之谈话。

  他们说,自二月十九晚谈判破裂以来,事实示出,执委会各人皆保持缄默,惟林校长则屡向报界发表不必要之谈话,尤其是向西报记者,更再三发表足以妨碍双方谈商之言论,此事殊令人可憾,希林校长注意。

  另据一位本身捐过钜款,而对推动南大募捐工作又不遗余力之某君称:如众周知,南大是在本邦华文教育被人处心积虑加以压制之风雨飘摇情形下创办的,大家都希望南大决不致在「内部混乱」的局面下开办不成,林校长来马以来,已有相当时日,对当地民意趋向,相信总有多少了解,希望他不好再把开办南大计划的筹划,当作「行棋」看待,在当地政府施策及法律的限制下,南大虽以公司名义注册,但南大决不是一盘生意,希望林校长不好把南大的开办视作做生意。

  该发言人特别支持陈六使君在会议上的声明:「南大是神圣的学术机关,不受任何政治支配,在校内,不论是校长或校丁,皆绝对不应有政治活动」。

  他最后称:星马侨众一致的意见是,开办南大的基本方针,应该是考虑到此时此地的客观环境,并依据侨众的实际能力(包括财力人力在内),而开办一间以培养人材为最高目的之中国式大学,基於此,希望林校长勿坚持其所谓十项条件。

  在联合邦首倡义踏赞助南大的三轮车工友余青萍对记者发表谈话称:林校长日前在话中指出:「……我没有头家,我的头家是三轮车工友……」,我们三轮车工友觉得建设南大,人人都有责任,我们又感觉到有一分热,便应该发一分光,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出钱出力,南大没有不好好地建立起来的道理,相信以血汗换来的钱捐助南大的其他热心家,也是抱着同样的热诚,因此我们实不敢以「头家」自居。

  余氏说,他是劳动阶级,对於开办大学的事情,不是太热悉,不过,他知道,马来亚不是美国,林校长应该考虑到当地的实际情形,与经济状况,而不应坚持其十项条件。

  余氏最后说,林校长以教育家的身份,在来马之前,乱谈政治,来马之后,又坚持要以天文数字的开支,来开办「第一流的大学」,这真令人怀疑林校长是否真的有来马办大学教育的诚意,如果不是的话,则最好请林校长自动下台。

  查余氏在战后曾担任本坡暗邦四条石益智学校教员,后曾担任茶阳会馆互助部座办,做过小生意,生意失败后乃改踏三轮车赚食。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153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09月02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 2013
2016年01月0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9,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