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预算案事件顿挫工作进行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侨团”,“华侨”,“侨教”,“侨界”该当作“华团”,“华人”,“华教”,“华社”解。其他,如“侨胞”,“同侨”,“侨众”,“吾侨”,“侨领”,“我侨”,“侨生”,“全侨”也作“华人”解。

星委会五次会议充满痛苦言词(139页) 〈 〈 〈

联合邦指责之声四起

  星马各阶层侨胞大力支持,而获得国际人士广泛支援的南洋大学日来因预算案问题,校长与执委会间发生歧见,双方虽然曾举行非正式谈判,但毫无结果,僵局仍无法打开,影响所及,使南大预算案问题益趋严重化,建设南大前途罩上了一层阴影。

  南洋大学是在马来亚华文教育危机重重的情势下创办的,全马各阶层华人,以及有眼光,有见识的国际人士,都认为在当前的客观形势下,为了发展马来亚的民族文化教育,为使具有悠久光辉历史的中华文化,得以延续,且进一步发扬光大起见,在本邦建立一间华文大学,实有迫切的必要,大家都认为在此时此地,作为华文教育最高司令塔的南大,实具有维护华文教育并将华人文教向前更进一步的双重任务,所以自陈六使先生登高一呼及其他人士之推动下,马上得到了全马每一个角落各阶层侨胞的热烈响应,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原则下,大众都给予大力的支持,在受薪阶级及劳苦大众方面,响应的热烈,尤令人感动,义驶,义踏,义卖,义剪,义电,捐一日薪……等运动,此起彼伏,风起云涌,因南大预算案问题所引起之重大危机,自报上发表后,已引起星马全体同侨之关注,以联合邦首府言之,不论是街头巷尾,或在社团,学校,商店,俱乐部里,均以此事为议论的资料,大家除了对此次南大执委会与校长间之摩擦,表示莫大的关怀与惋惜外,一致都望此种摩擦,能以最根本,最妥善,最合理的办法予以解决,使南大得以顺利开办,并有健全的发展,各阶层侨胞还指出,南大是属於星马全体华侨的,南大是在星马各阶层侨胞出钱出力的情形下搞起来,热心中华文教的殷实侨胞固然在经济上给予南大以有力之资助,事实上南大基金中也渗有不少劳苦大众的血汗,为了维护及发展伟大的华人文教,为了后一代的幸福着想,大家都认为南大的开办,应遵循经济的原则,尽可能撙节开支,大家认为南大开办伊始,难免遭遇诸多困难,天文数字的开支,及无原则的挥霍,只能增加南大的困难,故希望林氏务须面对现实,及考虑到实际的情况。

  星马各界鉴於此事影响中华文化教育前途,甚为重大,纷纷发表意见,归纳彼等之意见,一致希望南大执委会及校长双方,能以大局为重,以最妥善,最合理的办法解决歧见,使「华文教育的最高司令塔」得以顺利的建立起来,至於此次双方歧见的焦点——预算案问题,大家都认为南大的开办,应以尽可能撙节开支为最高原则,大家还认为第一流的大学不一定要有耗费钜资建成的宫殿式校舍,而堂皇壮丽的大学校舍,也未必就能造就人材,培养人材的必要条件,各人谈话分志於后:

  曾推动吉隆坡胶商捐助南大基金不遗余力,而本人又慨然捐助钜款的雪彭树胶公会会长郑棣君称:我最大的希望是南大执委会与校长能衷诚谈商,而以最合理,最妥善的办法,解决可以避免的摩擦,关於南大之建筑及开支,我认为南大应发挥我们中国人的「勤俭起家」的伟大传统精神,切实的做到「以少数的金钱,开办最好的大学」,华人成功的商家,多数是以勤俭起家的,办教育亦然,关於大学校舍的建筑,堂皇壮丽的宫殿式校舍不一定就能造就优秀的人材,举例来说,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所主持的大学,其学生就是在大树下上课的,但该大学水准之高,及历来人材辈出,并不比较有堂皇校舍的所谓第一流大学逊色,此外,就算是美国的若干间大学,在开办初期,其开支也不见得庞大。

  在雪州认捐十万元,而开出第一炮的雪兰莪潮洲八邑会馆会长郑则民君说:南大执委会负责筹募经费的重责,因此,校长所提出的开支预算案,必须经过执委会的通过,才能加以执行,南大开办伊始,困难必多,为巩固南大的基础起见,应以量入为出为原则,一切开支,务须尽量撙节。

  南大雪州委员会委员兼雪华人行团总会主席梁志翔君说:我们应该牢记,南大的创办,得到了全马各地各阶层侨胞的支持,尤其是一般劳苦大众,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原则下,更给予有力的支持,其热诚甚令人钦敬,如德西司机之义驶,三轮车工友的义踏,小贩的义卖,理发与电发店工友的义剪,义电……等,彼等对於维护侨教的热诚,非常令人感动,因此南大之一切开支,必须符合经济之原则,可以撙节者即应撙节,以免使热诚拥护南大,支持南大的侨胞们感到失望,南大是本邦有史以来第一间华文大学,全马华人对之抱着甚大的期望,因此,余恳望南大执委会与校长能开诚布公,消除歧见使南大得以顺利建立起来。

  南大雪州委员会副主席张崐灵君说:南大是东南亚唯一的华文大学,大家对之期望殷切,开办工作正在南大积极进行中,即发生此不幸事件,殊令人遗憾,为使南大得以顺利开办,以免令星马侨胞失望起见,希望南大执委会与校长间的歧见得以消除,我将向南大雪州委员会主席洪启读君建议,以雪州委员会名义,分别致电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及校长林语堂博士,请其以大局为重,消弥歧见。

  在联合邦方面最先推动义踏,报效南大的三轮车工友余青萍君说:我们三轮车工友们认为维护与发展中华文化与教育的工作,人人都有责任,基於此,我们站在华人立场,抱着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信念,而不顾自己力量的渺小,举行了义踏。

  日前报上发表南大执委会与校长因预算案问题发生歧见,以致引起了重大的危机,我们看到这段消息,觉得万二分的失望。

  从林校长所提出的开支预算案看来,南大开支数额之大,令我们吃了一惊,我们是以血汗换饭吃的劳动阶级,办一间大学要用多少钱,我们不大明了,不过我们总觉得南大不是私人开办的,而是属於大众的,南大的基金中,渗进了各阶层侨胞的血汗,因此必须尽量节省开销,使南大能够在稳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一位侨教人士说:林校长向海峡时报记者发表谈话称,他不愿意与「第三流的大学」发生关系,不知林校长所谓第一流大学是否非宫殿式之校舍不可?林校长所谓第一流,第二流,或第三流大学之甄别标准何在?

  吾人认为南大是在马来亚设立,当然应考虑到此时此地的实际情况,而不应好高鹜远,作不着边际的打算。

  曹尧辉君说:他以为南大创设之目的,是为了维护中华文化,所以他希望南大的执委和林语堂校长,大家开诚布公,和衷共济,负起上述神圣使命,使南洋大学,得以顺利完成,才不辜负全马侨众之愿望。

  张士元君说:他对於南大校长与执委此次发生歧见,认为是一件遗憾事情,他以为南大要成为一间第一流大学,原则上当然无人反对,不过一切计划,应视经济力量为标准,且世界上许多有名大学,均系按步就班,逐期发展,所以他主张南大执委与林校长,应该相见以诚,重新检讨南大根本大计。

  陈泰阶君说:他认为南大要维持久远,对於开销方面,应予撙节,至於校长与校董会之职权,更应划分清楚,同时并须共筹争取社会大众,拥护支持多多捐献的方案,才是正确的办法。

  南大梹榔屿委员会主任委员林连登先生赞同南大星委会设立七人开支小组委员会,以研讨有关南大之开支事宜,此外,林老先生亦同意南大星加坡委员认为南大开支,应尽量撙节之意见。

  林老先生说:「南洋华侨所赚的钱并不是随手拾来的,每一占钱都是从血汗换来的,因此南大之开支,应依照经济情形而定,不能过份开支,否则把南大开倒了怎样办?」

  林氏指出:「我人应量布裁衣,不宜只有五套衣服之布,而欲裁制八套衣服。」

  林老先生对陈六使倡办南大之苦衷极表同情,氏谓:倡办一间学校乃辛苦之事,余倡办韩中之情形亦如此。

  林老先生称:为南大前途计,希望南大星委会与林校长间之歧见能够早日消除,达到谅解。

  柔佛陈时试称:一,我希望陈林两先生,能够互相让步,俾南大建校得竟全功。二,就我个人见解,我以为林校长对南大校政的计划是无可非议的,不过经费方面,应该节省便应节省。三,余以为南大执委会,应让林校长放手做去,使南大能成为世界上第一流大学,尤其校舍建筑,须尊重校长意见。总之,为了中华文化,南大无论如何要办成功,否则将要贻笑国际。

  余金鑑称:一,南大问题之症结,不外经济两字,且商场变化与人事推移原无一定,故为南大前途着想,已捐得之基金亟须扫数收清,存入银行,而未进行之募捐工作必须赓续,以求普遍。二,开支小组委员会要立与林校长从长磋商计议该预算案,而以该俭即俭为原则。

  林雅硕称:一,为中华文化着想,南大建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二,陈林两先生必须捐除成见,互相尊重及谅解。
  三,须顾全吾侨经济力量,能办得第一流大学固好,否则亦必须从困难中求成功,盖俗语所谓「百般起头难」也。

  张慕周称:一,希望陈林两先生看在南大上面,消除私人歧见.二,南大经费预算,应以节省为第一,三,南大建校必须成功。

  马六甲吴志渊称:照报章所发表南大所发生的纠纷,殊非真实的问题,因为我认为理想中的南洋大学,一方面固然要实际和经济,但也要办得像个大学。陈六使先生是一位贤明的领袖,创办了不少的伟大事业,这个小道理当然很清楚的,林博士是一位饱经世故世界闻名的学者,也当然明了华侨一向创业的精神,所以我想报纸所发表的消息,都是小题大做,给人担心的新闻,而他们当然会顾全中华文化和各方的热望而圆满解决一切问题。

  宋廷滨称:阅报得悉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先生与林语堂博士,彼此为南大之前途而发生分歧一事,实感痛惜,盖此歧见发生,实予全马关心南大同侨之精神上,受到重大之打击,夫吾华裔能於异域创办大学,稽之世界各处,仅有马来亚一地而已,且倡办南大之原因,实因政府实施不合民主潮流,不符联合国宪章之教育法令,故自陈六使先生登高一呼,各地侨团侨胞莫不纷纷响应,咸认为维护中华文化之存在,开办大学实刻不容缓之举!今大学开办未成而歧见已生,宁不令人慨叹!余认为陈林两君应以南大前途为重,捐弃成见,再来一次诚恳谈商,否则应即召开各区代表大会,寻求症结所在,以求化险为夷。

  吴仲垣称:南大是本邦有史以来之第一间华文大学,全马同侨莫不望其早日开办,尤其一般有志再求深造之青年学子,对这种期望尤其现得迫切,因此我对此次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发生歧见,延误南大开办时间,殊感惋惜,深望双方能以侨教为重,互相谅解,早日获致解决。

  吴运枓称:自大陆易手以后,南大将为南洋无数华侨青年学子接受祖国高深教育之唯一所在,它的成败关系青年学生前途极大,因此殊望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能开诚布公,早日摒除歧见,以释群虑。

  刘两称: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双方应该开诚布公,和衷共济,共同为南大而努力,毋使南大之创设功败垂成,而贻笑友邦。

  刘荣称:对於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发生歧见事,深感不幸,希望双方能为莘莘学子打算,早日消除歧见。

  李引卜称:南大的开办,应遵循经济原则,按步就班,逐期发展,方是根本办法。好像各地现有华文中小学。都是这样办起来的。

  芙蓉方面侨众对于南洋大学,最近发生之意外事件,表示遗憾,渠等认为双方应对事而研究,切勿抱着其他成见,际此华侨教育危机重重,中华文化亟须保存的,深望林校长与陈主席,化除成见,共同努力,这是星马华侨一致的要求。

  吉兰丹方面同侨於闻悉南大执委会与校长间因经费顶算案发生歧见后,表示遗憾。大家都希望从速寻求解决办法,使建校工作不致中断,俾能为马来亚造就更多之人材。

  丹州南大委员会主席李正严君说:南大的创办,是星马华人一致的要求,因此只许其成功,不许其失败,这次执委会与校长间对顶算案发生歧见,希望双方不要坚持成见,使事态的演变,不致於造成严重的后果。我本人认为预算案的编订,应循经济的原则。

  哥打峇汝市议员黄有为君说:执委会与校长间的歧见,并不是不能克服的,问题只在大家肯不肯拿出「虚怀若谷」的态度出来,面对现实和需要,各作让步而已。没有一个人不希望把南大办得尽善尽美,成为国际上的第一流大学,但操之过急,忽视现实,有时候反会造成严重的错误。南大是数百万华侨的共同事业,大部份基金渗有劳苦大众的血汗,吾人对他们这种热诚所献出来的基金,应该好好地加以利用。

  兴安会馆主席陈元芳君说:双方均应推诚相见,以大局为重,消除一切歧见,从速修订合理的预算开支。

  丹州南大委员会宣传主任洪文通君说:南大在创校中途发生变故,虽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一旦彼此达到谅解时,相信将会使内部的团结,更加坚强,所以,南大的前途永远是光明的。

  坚持成见,不是解决事体的根本办法,开支应循经济原则,逐步发展。

  洪君又说:他将在二月二十四日丹州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中提议:由委员会致函双方消除一切疑虑,衷诚合作,修正开支预算案。

  星华中学生联合会筹委会五五年二月廿六日致函南大执委会,表示对南大事件的关怀,彼等支持南大执委会撙节开支的主张,并呼吁林校长与执委会团结合作,维护华文教育,该函要点如下:

  (一)诚如贵会主席陈六使先生所言「我们创办南六的宗旨是要维护中国文化.一九五二年政府通过了教育条例是要消灭华文教育的,为了保证华文教育不被消灭,南大一定要办……」南大决不是任何私人的事业,她是全马华人同胞热爱自己的民族文化教育,决心维护民族文化教育的光荣标志,因此,她是属全马华人同胞的,贵会及校长在处理有关南大的事情都必须遵从全马华人同胞的公意,以此做为主要的原则,决不能容许任何人孤意寡行的,否则一切后果应由他负责,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全马华人的信任与支持。

  (二)要使南大成为世界上第一流的大学是全马华人同胞谁都赞成的。但这我们来说只能是南大美丽的远景,目前的实际情况只允许我们把她当着一个目标罢了!正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应重视目前的实际条件,按步就班,脚踏实地,从简单地开始,把南大的根基打好了,才说得上发展。企图一蹴而成是不可能的。忽视了当前的物质条件,妄自夸大,高谈阔论只有把南大葬送了!

  (三)南大并不是政府官办的。南大的基金的来源是不易的,除了华人侨领慷慨捐输,还有来自劳动阶层同胞的血汗一元一角所凑成的!所以一切开支应尽量撙节。我们认为南大所购买的一切设备,应以适用为主,我们亦喜爱美观,但必须在撙节这个原则下来讲究美观,决不能为美观而浪费。

  (四)我们诚恳呼吁大家团结起来,精诚合作,事实是很明显的,处心蓄意想消灭华文教育者,为南大这场风波而幸灾乐祸,西报大事渲染,谓此为南大之危机等,为了我们的华文教育的生存和发扬光大,为了青年远大的前途,我们希望大家都遵照全马华人公意,以此为原则,从新携手合作,为南大成功 而奋斗!

  吡叻方面,继侨领刘伯羣发表谈话后,曾参加南大「义电」,「义卖」,「义踏」之有关人士,发表谈话如下:

  近打三轮车工友公会主席冯景才称:吾人为了建设南洋大学,在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原则下,出而参加为南大义踏,以期南大早日完成,造福吾华人之子孙,不料陈主席与林校长却因意见分歧,各走极端,此点实使人深感遗憾,为顾全南大之前途计,吾人极希望彼等能互相让步,早日消除歧见。

  在怡保首先发动「义电」为南大筹募基金之爱华电发室主人陈以凯称,当陈六使发动创办南大之时,敝号因鉴於此举意义重大,故特「义电」一星期,将所收入之七百余元,悉数拨作南大基金,虽然数目不多,但总算竭尽棉力,当为对於南大建校的一种拥护,根据报载之南大开支预算,本人认为似过浩大,虽然林校长曾声言要办的是第一流大学,无可诽议,但所谓「第一流大学」,事实上并无准绳,所以希望林校长能体谅到南大基金筹募之不易,尽量节省,切勿以一百斤之力,去抱五百斤之大石,以免增加建校困难。

  近打小贩商业公会暨近打华侨小商公会联合义卖大会主席李元章称:南大开支委会应该存在,南大在创办初期,开支方面不应过於庞大,而应该逐步的给予扩展,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且将引起华侨之不良反感。

  怡保粤籍侨领国民学校董事长冯有旺君称:大功将近告成的南大,如果失败下来,将大大影响我华人的声誉,所以希望董教双方和好的谈商;打破一切歧见,只许南大成功,不许失败。

  金马士峇鲁议会主席大港学校董事长叶常源君谈;希望双方从长谈商俾归於好,南大的基金渗进许多劳苦大众的血汗,所以支出方面应以节省为主。琼侨闻人林少史君称,南大万一办不成,我华人的脸子将大大受影响,从预算案观察,开支未免过大,因为南大是大众的学校,动用一分钱应想到一分钱的来源不易,最后希望双方打破歧见为南大努力。创全马为南大义卖雪糕之小贩陈金龙君称:我们为南大出力,只是对我侨教尽点自己的责任,绝不敢希望自己的儿女能进南大读书,这次林校长开下庞大的预算案,给我们无知的人看了简直摸不着头脑。闽侨闻人李青山说:南大的歧见,不应予以扩大,而应该从速谈商解决。

  加影方面工商教各界人士之意见归纳数点於下:

  (一)对南大之一切费用问题,当思来处不易,故应以经济为原则,一分一厘,皆不宜浪费。

  (二)校舍建筑,但求适用而已,不必因奢求美观而浪费金钱,已建者更不宜翻改。

  (三)校长虽负有学校行政全权,但亦因尊重执委会之意见,对校长之职权问题,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当初即使曾许下诺言,但林语堂博士对一切校政之施行,亦应斟酌当前之环境,不能一意孤行。

  (四)南大校长与执委会均应以南大前途为重,不可为小我之名利而意气从事,致影响南大之光明前途。

  (五)执委会与南大校长双方应竭诚相商,亟早探求一解决歧见之办法,免被外人所笑。

  (六)南大只准成功,不许失败。目前虽受此巨大风波,但铁愈炼则愈坚,当事者不应因小挫而灰心,相信以我华人传统之勤劳精神,当不难克服一切困难,使南大步进康庄大道。

  (七)南大固然须尽量办成为第一流之大学,但凡登高必自卑,涉远必自迩,故此百端待举之际,一切当应脚踏实地,注重现实,不可过於浮夸。

  总之,根据许多侨胞们之意见,咸对林语堂校长所开过於庞大之预算案表示惊讶与不满,大家都希望南大校长林语堂博士能拿出刻苦的精神,以最经济之金钱,在最困难的环境中,来办最优良的之大学,这才是成绩的最高表现。记者於造访的侨胞中,曾有一巴士公司之工友,比一例云:每个人当然都希望自己的身体好,但使身体好的方法却很多,有钱的人平常生活舒适,营养充足,但身体却并不一定就会好,穷苦的人终日胼手胝足,虽粗蔬淡饭,但身体也一样能健壮异常,南大之开办应如一穷苦的人,不可纯粹依赖物质的营养,而更应注意精神的营养也。例虽浅俗,而意却非常深远,堪为南大当局借鉴。

  昔加末方面各界同侨对记者发表意见如下:

  南大会员昔市华侨中学董事长官珍生谓,校长与执委会之职权,应订清楚,纠纷自然不会发生,创业唯一开头更难。一切开支应以节省为原则,然亦不能使巧妇为无米之炊也。

  柔州议员谢振群说:「南大是次事件,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董教职权分清,勿意气用事,则南大必能一帆风顺,达到建校之目标。

  此间一羣三轮车工友说:自陈六使发动筹建南洋大学以后,我们三轮车工友,亦抱着一片热诚,於去年五月廿三日为南大义踏,结果收入一千五百多元,今南大董教双方,对顶算案发生歧见,实属不幸,我们希望执委会与林校长,应即开诚布公,消除成见,为南大前途共同努力。

  一位德士车工友对记者说:他们三十辆德士车,去年五月曾为南大义驶,在进行中途且遭受警方阻止,结果只获千余元,这次之义驶,是表示我们对南大的关心,是次南大董教预算案发生歧见,我们和星马各地同侨一样的表示关怀,同时也希望双方歧见能早日消除,完成南大建校。

  昔市华侨老前辈徐乐山老先生,亦对记者发表谈话称:此次南洋大学教董两方发生歧见,南洋大学前途受了深重的不良影响,真是南洋大学的不幸。不过,事情不应发生而发生了,希望双方平心静气,以南洋大学为重,互相忍让,寻求出双方可能接受的方式消除彼此成见,继续携手共负完成这重大责任,否则,各走极端,南大的前途将不堪设想,希林校长体念董部办事的艰难,莫存「东吴无人」的思想,审察当地环境,权衡财政来源,酌量处理,董部方面,也莫抱「斯文不值钱」的观念,校长的职权宜为尊重,与校长所订的成约,理应遵守。若果双方都保持友善的态度,事事和善商处,那有今日的事发生。须知,「南大」是星马民众的「南大」,并不是林语堂博士或南大执委会诸翁的「南大」,请双方虚心考虑,莫为党派而斗,勿用意气而争,便是「南大」的幸福。最后更希望星马人士时刻注意南大林校长和陈主席等意见争执的发展,设不幸闹至不可收拾地步,大众应起来制裁,莫袖手旁观,任令「南大」胎死腹中呵!

  吡叻华工服务剧社社长陈沛霖为上述之事,亦发表其意见如下:

  当陈六使发动创办南大初期,敝社因感於其意义重大,故曾於去年二月廿五日展开社员一元捐运动,其数虽然不多,但总算略尽棉力及对南大表示拥护,同时并在去年十月十八日,再度自动举行义演筹款,收入悉数将拨作南大建校基金。

  近阅报章刊载陈六使与林校长为了南大预算案发生意见分歧,依余之意见,南大创办之初,似宜尽量撙节,盖所谓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也,此外,吾人亦希陈六使及林校长,能够早日消除成见,再度衷诚合作,完成南大建校大计。

  文冬方面太平局绅陈生说:南大事件,到了今日,除了互相让步,和衷共济,精诚合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途径了。南大的前途与其演变,不单对南大当局,即整个华人社会,中华文化同具深切的关系。

  中华商会会长崔暖才说:南大前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盖南大的成败,不独个人,即对全体华人的面子,亦有着难予估计的利害关系也。

  南大会员华人大会堂副董事长林瑞荣说:「当天我拿着报纸,阅见南大事件之消息后,有如一盆冷水,从头淋下,我是一个不善词令,口材笨拙的人,在平时什么团结合作,保卫文化,爱护侨教等的话,我已听过很多了。这次南大事件的前途演变如何?也就是我们整个华人社会,团结合作,保卫文化,爱护侨教的试金石」。

  文冬发出义卖捐助南大第一炮的公市屠业行中人说:我们不配发表什么意见,而且也不敢和不懂发表意见,不过如果要我们讲句话,那我们只有一句:就是「和为贵」。

  大山脚方面南大大山脚委会主席黄坚固,郭超南,郑石三,梁英龙等君,亦为此事对记者发表谈话,综合大意如下:

  南洋大学是集各地各阶层侨胞血汗所得而创办的,创办南大,旨在维护中华文化,培植专门人材,意义深长,因此南大开办费,须遵循经济原则可以撙节者即应撙节,盖以南大基金筹募不易故也。

  因预算案问题,校长与执委会间发生歧见,殊令人遗憾,为使南大得以顺利开办,以免使全马各地侨胞失望,希望南大执委会与校长,消除歧见互相让步,以求圆满解决,使南大得以顺利建立,如期开课。

  又大山脚最先为南大义卖之火车头街大山茶室主人陈恩忠及该茶室内之卖粿条汤小贩陈广元,亦对记者发表谈话称:创办南大,为维护中华文化,事关教育,人人有责,基於此,吾等抱着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热情,举行义卖,虽数目不多,总算已尽己责,报上发表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因预算案而发生歧见,希望双方能早日谈商,消除歧见,使南大能得顺利完成,而不辜负全马侨胞之期望。

  山打根方面中华商会主席丘锡洲称:南大为我侨在南洋最高学府,将来大可造就优秀人材,但在未开学之前林校长因预算经费事,与陈六使发生异见,实属不幸,希望双方以教育为重,折衷办法,善为处理之。

  琼州会馆主席林应勳称:此次南大林校长与该校执委会因预算庞大事,各有歧见,此实有商讨之必要,但希望双方应顾全大局,消除成见,以免贻笑外邦,更望早日解决,完成建校伟大责任,方不负全南洋同侨之期望也。

  福建会馆主席陈德目称,星洲南大董教,最近发生不愉快事,消息传来,中外人士,颇为注目,此乃不幸之事也,查南大筹备之初,深获各阶层之支持,尤以星马之三轮车夫之义踏,小贩之义卖,与夫各侨胞血汗换来之金钱,毫无犹豫努力捐输,此乃寄望该校早日成立,华侨高等教育有以利赖;中华文化得以光大。由此,祈望双方互相让步,切勿斤两相较,但经费更宜撙节,不应浪费。

  陈君叉称:日昨阅星洲日报,报导南大组织之开支小组,林校长竟向西报记者发表「不承认」以及声言该小组「为不合法」。如是林校长为何种小组方为「合法」,何等人士始被「承认」,林君当予表白。

  芙蓉方面星马小贩总会主席前芙蓉小贩同业商会主席现任副主席赖炽秀君亦对记者发表谈话称:关於南大校长与执委会因预算案及职权问题发生歧见事,殊为不幸与遗憾。赖君称:敝会自陈六使先生发动创办南大的计划,同人等无不踊跃欢呼,兴奋异常,登即召开会议,议决加入南大为会员,首先筹募,深得会员慷慨捐助外,同时还有几位热心会员自动报效义卖,虽然成绩未达到水准,但足可表示敝会同业拥护华人最高教育机关之热诚,尚不后人。

  此次南大董教不幸发生歧见,依鄙人意见,林校长是一位经验丰富,学识兼优的名学者,应负起提倡我华人文化教育事业之重大责任。对于南大的开支顶算,应认真考虑,同时要明了马来亚目前同侨经济势力的困难情形,及南大所捐募的数目,及未收的数目,与预算案,大相悬殊,应开源节流,不应浪费开支,否则南大经常费尚未筹足,新校舍尚未完成,便因此次纠纷,影响大局;不特使全马同侨为南大而担忧,而且不免被外国人士所窃笑。

  南大校长林语堂博士与南大执委会间,对於办理南大见解不同,已闹成僵局,且林博士公然对海峡时报记者指南大开支小组委员会为非法。

  林博士系受聘来长南大,怎样办理南大,星马一般人士均认为,他应该得南大执委的同意,而且应该听取出钱出力捐助南大的劳苦大众的意见。

  梹城三轮车工友林树华君发表意见。

  林君是梹城侨生,仅受三年半华文教育,因为自己无机会受较好的教育,长年来吃了不少的亏,於是,他在去年六月四日,梹城数百名三轮车工友义踏的那一天,由晨六时踏至晚七时,中间没有回家,没有吃饭,仅在路边为义踏工友报效的车辆上吃些点心,他踏了十三小时,往东又到西,结果他个人获得五百三十三元的美满成绩,荣膺义踏个人冠军。

  他为什么要这样出力呢?为的是要帮助建立南大,使下一代的华胄有机会受较好的教育。

  林升说:「我不会说话,但我认为陈六使的主张是对的,创办南大的钱是众人的,南大是众人的事,如个人的事,可由个人作主意」。

  林君认为作校长的,亦应该听听人家的话,林君以孔子作譬喻说:孔子虽被称为圣贤,然而孔子,并不坚持己见,有时他也向自己的门生请教,听听他们的意见,因为孔子知道他的见解并不是绝对正确的。

  梹城三轮车工友联合会主席陈瑞福氏语记者称:南大之开支,应依照经济原则而行,本会会友於去年六月四日发动义踏,经各方面之报效赞助,报纸鼓吹,数百名工友整天在烈日之下奔走,仅得义款七千余元,证明筹款非易,故开支理应节省,如作不合理之开销,将打击各界捐款之热情。

  陈氏又说:中国人一向刻苦耐劳,马来亚百年前是一片荒地,经中国人之披荆斩棘,惨淡经营,今日成为东南亚最富裕土地之一。办理南大亦应该拿出中国人刻苦耐劳的精神来。

  南大梹榔屿委员会副总务骆清泉氏对记者称:「本人恳切希望林博士与南大执委间合作,使事件圆满解决,如不幸破裂,将影响国际视听。

  骆氏认为美国式大学之开支预算,在马来亚不合时宜,希望双方开诚相见,把南大开支顶算减少,按步就班完成南大建校工作。

  骆氏称:全星马华人固对南大寄予莫大之希望,倘双方破裂,会令同侨失望。

  骆氏称:节省开支比较稳当,相信各方面均赞同此主张。

  骆氏对於办理南大,亦有意见贡献,骆氏说:南大执委应该先规定教授之薪金,然后始予聘请,要开办一个学院,应先顾及有没有学生的问题,如果没有把握招到足够的学生,就不要增设学院。

  曾为南大义卖福建面之梁文郁对记者称,一周来彼极注意南大争执之事,彼认为执委会设立开支小组委员会实属明智之举,盖南大乃星马众人之事业,倘开支过钜,南大即使建成,一旦入不敷出,因而关门,实有辜负陈六使及侨众一番热诚。彼并希望林语堂能顾念及一般贫苦小贩,三轮车夫等为南大付出之血汗及期望,稍为让步,承认开支小组委员会,共同为南大努力。

  去年底联合锺灵中学柔道会,健美会,国术团及双杠队四大组织为南大义演大会主席胡万铎表示,彼系一学生,对南大争执事,不甚了了,惟希望双方能以芸芸学子为重,及早消除歧见,免使南大建校不成。

  马华篮球埠际赛第三届模范球员叶兴贤称,彼曾代表参加多次为南大筹募基金之篮球赛,诸如去年锺中三育队曾筹得义款二千余元,森美兰旅梹同学会在芙蓉亦曾募得近四千元。其筹款事小,其热诚事大,倘南大就此停办,球员们之出力出汗,即将付诸东流。

  安顺方面华人树胶公会主席陈玉匣氏谈称: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之歧见,双方均应开诚达到协议,放弃成见,以期重新合作,共维大局,南大建校工作既经展开,对於预算开支,须视经济力量为原则,倘若漫无节制,纵有远大之理想计划,殊难期底於成,譬如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南大现在初创时期,亦宜以此为准绳,俾能逐渐发展,将来自可成一完善之大学。

  励羣慈善剧社主席叶廷佳氏谈称,马来亚经济社会情况与美国究属悬殊,林校长所谓「第一流大学」,似不应忽视当地华族奋斗毅力,今日华文教育之有辉煌成就,乃吾侨本乎惨淡径营之传统精神使然,故欲求南大为第一流大学,一蹴而成,殊难臻於尽善尽美之境,经济开消最好量入而出,按步就班,渠又称南大为吾侨所支持,一分一毫亦多属来自各阶层之血汗,如本剧社曾於去年为南大演义,筹得义款六千余元,此乃表示吾人对南大爱护之热忱,希望南大董教之间,双方歧见早日设法消除,庶免建校功败垂成。

  福建公会主席李厚树氏谈称:南大创办,星马侨众一心一德予以拥护,深盼执委会与林校长共体建校必成之信念,和衷共济,当能捐弃成见,使南大早日开学,但办第一流大学可顺序而进,方有巩固之基础。

  南大会员简铭照氏谈称,南大顶算开支,须以节省为本,大学教育亦应有苦干之精神,因勤俭系吾侨之美德,经费为各界热心人士所捐输,政府未予补助,正如池水易竭,非若井水取之不尽,南大乃维护中华文化,作育专材之最高学府,只许成功,不能半途而废,否则将使青年学子深造无门,而贻笑国际。

  孙崧樵指出南大主席陈六使前致林语堂博士函,对给予学校行政全权并未指定范围,致引起今日因顶算案斜纷,极感遗憾。

  彼举一譬喻称:某老板请某经理掌管其业务,当然授予全权,惟该全权当在指定之范围内使用,倘该经理有全权随便开支费用,其业务将因而崩溃。南大情形亦如是。

  彼认为林博士身为中国人,似不应将南大一切均依美国方式开办,而必须遵循我国勤苦与习俗,逐步将南洋大学建立起来。

星洲侨界不因事件而沮丧

  自林语堂事件发生后联合邦各地关心南大前途之热心人士纷纷发表意见,一致指出支持南大星委会之主张,南大开办应循经济原则亟宜设立开支小组委会节制开消,星洲方面,南大会员亦热切冀望事件能圆满解决,俾南大开校不致受阻,各方谈话如下:

  星洲中药出入口商公局主席林应标氏称:南大乃星马侨众力量创立,并无政府支持者,因此,经费亟宜节省,并按步就班发展大业,此殆为全马一致之意见,希望林校长与开支小组委员会从速晤谈,求得圆满之方案,林氏认为南大既有星马侨众努力支持,前途并不致因任何事件发生恶劣影响,全侨亦不致因任何事件动摇信心。

  客属总会副会长张梦生氏称:吾侨办学向来系刻苦经营,始有今日之成就,创办南大事业,吾人亦应本此宗旨努力,按步就班,节省经费为重,设立小组实有必要,希望林校长与该小组进行商谈,董教双方勿再生意见。

  马来亚琼州会馆联合会及星洲琼州会馆主席符致逢氏称:南洋大学之成功与失败,是与中华文化将来在马来亚之发扬光大有密切关系,虽在南大建校中途忽遇危机,但我们必应克服一切困难,始不负侨界拥护南大之热忱。

  符氏又谓,吾侨在马来亚办教育,一向在初期都是惨淡经营,始逐渐发展,所以关於此次林校长所提出之开支预算案,应省者则省之,无谓之开支应多避免,因为我们尚有遥远之计划。

  新加坡酱园金果香汕三郊联合会主席蔡春茂氏称:南大之创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南大乃集合侨众血汗所得而创设者,在创办初期,必须惨淡经营,方能奠定永远巩固之基础。

  对於南大执委会设立一开支小组委员会以审查顶算一事,渠认为在经济原则上,实有此必要,盖我侨之传统精神,必须克勤克俭,量入为出,由小扩大,方始有成。

  最后渠恳切希望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双方均能顾全大局,消除歧见,互相谅解,通力合作,俾使此南洋我侨最高学府早日开学。

  星洲暹郊公会主席高景瑚氏称:南洋大学之创立,旨在维护我侨文化,培植专门人材,意义深长,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当此创办初期,应该量入为出,依循经济原则做去,方符我侨克勤克俭之传统精神。希望林校长与执委会双方,均须顾全大局,化除成见,互相谅解,通力合作,俾南洋大学获得顺利成功。

  南洋普宁会馆会长陈礼芳氏谈称,彼认为南洋大学是集侨众血汗所得而创办者,在初创时期,必须克勤克俭,才能期观厥成,若随便浪费,恐前途不免窘难,开支小组委员会之设立,是必要者,因预算过於庞大,依照目下经济状况,实难以支持,至各项建筑工程,应积极继续进行,俾可早日落成,总之,希望南大执行委员会与林校长双方应消除成见,和衷共济,共维大局,使南大得如期开课。

  当商公会主席蓝允藏氏谈称:设立开支小组实有必要,相信南大任何事件皆不足以影响创办之决心,渠希望陈林二氏拿出初次见面时之兴奋热诚之心情,从长讨论。

  马华体育促进会秘书沈时润谈称: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之歧见,应加消除,彼谓:星马体育界为维护华侨教育,曾经义不容辞先后主办二次「南大杯」男女篮球义赛,替南大筹募基金,以尽体育界力量,今观南大发生如此不幸事件,认为殊应寻出折衷办法,捐除成见,继续为南大努力,如各走极端,使南大进行受所影响,则体育界人士二次流汗岂非白费,彼更希望林博士深思远虑,遵循公意,尽量节省开支,当俭则俭,南大始能永远存在。

  星洲书业公会主席吴毓腾氏谈称:南洋大学之创设必需成功,希望陈林二氏均能以大局为重,达到相互谅解。

  星洲海屿郊公所陈奇书谈称:虽本公所为一商业团体,但相信会员人人均希望南大建校必成,而万事起头难,目前虽然发生波折,但南大应尅期开学,其他各事,尽可从长计议。

  星闻侨郑古悦氏称,南大创校期间发生事件诚属不幸,深望董教双方勿再计较过去谁是谁非,双方皆宜忘却,惟有切实携手合作努力谋南大今后之发展大计,创办南大,全马侨众有一致之坚强信心,为提高文化,培育地方人才不能无南大。

  星市场联合会主席刘木荣氏称,海外华人之事业皆系日积月累,艰苦奋斗出来,侨教有今日之成就亦然,创办南大,吾人亦作如是观,只要大学办成功,能培育出许多有用人才,即为好大学,南大系集合星马各阶层华人之力量创办者,每一分钱皆须好好利用,设立开支小组,并无可非之处,希望董教双方今后切实合作,共建大业。

  星上杭同乡会会长游杏南谈称,南洋大学基金,系集华侨士农工商各阶层热心所捐助者,此种千辛万苦而得来之款,当然不能浪费,是以开支小组委员会之设立,是必要者,林校长拒见开支小组委员,且谓该委员会为不合法,实属无理,南大执委会为维护华侨教育,对南大校舍建筑,处处谨慎从事,而林校长则斤斤计较职权问题,游氏希望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勿因此事而分裂,宜从长计议,继续携手合作,使南大得如期开课。

  星中医师公会理事长吴秉璋称,南大创办,必能成功,南大基金是由一般热心侨众从义踏,义驶,义演,义缝,义教,义剪,义舞……等而集腋成裘者,得来何等辛苦,岂能随便浪费,彼认为开支小组委员会之设立,殊有需要,一分钱也要用得有价值,林校长所谓之要办第一流大学,能否实现,尚未可知,故应尽量节省,克勤克俭,不宜一味固执成见。

  星中华体育促进会正会长吴再兴称,彼希望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双方应捐除成见,开诚布公,早日寻出折衷办法,共维大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大家一心一德,为教育华侨下一代而努力,勿让体育界人士失望。

  星潮阳会馆主席张汉三称,南洋大学,初创计划,当然较为理想,目下事实与理想,虽有多少出入,但只要董教双方,能互相忍让,以创办南洋大学至于成功为目的,依照当前经济情形,实事求是,克勤克俭,我相信事无不可成功,而误会无不可冰释者。

  执行委员会与林校长,首先应化除歧见,权衡事实,酌量轻重,通力合作,共维大局,现在执委会方面,应重新努力,进行募捐,而林校长亦须顾全大局,量入为出,废除非必要之开费,盖南大既然无政府支持,捐款犹未足数,诸应力图节省,我信此必为我侨多数人之意见。

  星三轮客车同业工友会主席庄庆水氏,对林语堂校长于三月廿日发表谈话,称三轮车工友为其「头家」表示「未敢擅自独居」,庄氏亦特发表书面谈话,说明如下:

  「本日阅报见林语堂校长对各报记者发表称:『我所以不愤而辞职者,是为顾全三轮车工友对南大之热心支持,现在,我以为有力者已尽量出力,但有钱者未必已尽量出钱支持南大,我没有头家,我的头家是三轮车工友,他们的钱是用血汗换来的……』等语。

  忆自陈六使先生倡议创办南洋大学之后,各界热烈响应,尤其劳动界竭尽所能,热烈支援,诸如小贩义卖,理发师义剪,歌星义唱,特示义驶,及吾人三轮车工友义踏等,林语堂校长所嘉奖者,实指各劳动阶层而言,非专指三轮车工友,不过在人数方面,集全马义踏之人较其他行业为多,林语堂校长或特以三轮车工友为代表而已。吾三轮车工友实未敢擅自独居。劳动界多身无长物,有者乃天赐之体力,为南大作芹曝之献,是出於赤诚,若集南邦富有者,各亦推诚支援南大,何虞基金不足,经费短绌。

  我们现在别无他语,我们只希望各界恢复初创南大之热忱,并照南大执委会与林语堂校长所议定,各不推翻所约,事态当即早日圆满解决,南大定必早日落成,为青年学子前途之大幸矣。」

〉 〉 〉 和解消息不绝如缕事实不然(152页)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144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08月29日首版 Created on August 29, 2013
2014年06月3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3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