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筹备工作逐步展开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文中有“侨”字的词语,都应该作“华人”解。

政府批准南大申请注册 〈 〈 〈

陈六使宣布捐献五百万元

  一九五三年五月十九日(星期二)下午四时,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在总商会召开第二次会议。

  出席者,李光前(树胶公会),柯进来(福建会馆),林庆年(马华公会星洲分会),张梦生(客属总会),李振殿(漳州总会),李亮琪(广惠肇公会),江克武(福州会馆),王相贤(三江会馆),符致逢(琼州会馆),陈六使,陈锡九,高德根,杨缵文,陈治云,黄奕欢,李玉荣,连瀛洲,梁元浩。

  列席者王世熊,曾则舆,张子秋,主席陈六使,纪录张子秋。

  主席宣布开会后,谓本月五日公司注册官已正式批准南洋大学注册经过详情,本席已於本月六日向报界发表,今天不必复述,兹欲略为申明者,即本席近曾宣称,将来南大校长院长教授助教讲师学生以至校丁皆不得在校内从事政活动,因恐分党派闹风潮,影响南大之进展,且吾人侨居本邦,应遵守当地法律,惟余意并非凡有党派人士一律不得在南大任职,或求学,吾人仅希望彼等在校内勿有政治活动,能安心研究学问为地方栽培人才,现在南大既已注册,临时性之筹备委员会当予取消,正式成立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由原有之廿九名筹委续任新加坡委员会委员,将来如有需要,再行添聘,至於联合邦方面,应如何推动如何组织,代表全马侨胞之董事部等等,应请诸君研究。

  林庆年君谓筹备委会最初之十二个社团委员系由侨团大会选出,现在新加坡委员会成立,社团是否可为委员应先决定。

  陈锡九君谓,被选为委员之社团代表,由委员会指定胜於由各社团自己决定。

  黄奕欢君谓,南大注册,新加坡政府既已批准,联合邦方面应即在吉隆坡备案,然后成立各州委员会召开星马大会组织董事部,同时应由星马两地政府请求豁免捐校所得税,以便展开募捐运动,此种手续,可由申请注册签名人士授权法律顾问办理,根据注册章程,本坡筹委会应行解散,由原筹委廿九人组织新加坡委员会负责策划及募捐工作。

  林庆年君谓,新加坡委员会应声明系就近先行办理各种要务以免外间误会。

  王世熊君就南大章程内有关执行机构条文加以解释后新加坡委员会即照成立。

  李光前君推举陈六使君为新加坡委员会主席,一致通过。

  主席继请王世熊君续任南大新加坡委员会秘书。

  连瀛洲君谓王君不愿受薪,实系义务秘书,黄奕欢君附议通过。

  主席谓关於南大之设计工作,目下改由另外数位人士继续进行中,照以前设计委员会起草大纲,经费数字殊为惊人,该大纲系设计委员会集会十二次结果,所列开销系以马大为根据不过减廿巴仙而已,或者设计委员诸君认为本人既愿捐数百万元,星马比余富有者无数千人至少亦有数百人,人人肯捐钜资,当无困难,其实出大钱者未必系大富有者,照该大纲预算,南大恐办不成,余之所谓开办费及十年经费有把握者,系指建设中国式之大学。

  主席继言,关於南大校址问题,据测绘师黄庆祥君告余,设立文理商工四学院,容纳二千名学生仅需廿五英亩地方即够,设计委员会认为南大设在裕廊有十项弊端,理由似欠充份,惟余承认自来水供应将成一大问题,设不需要数百英亩地方,余在加东七条石有五十英亩空地,交通便利且近海滨,大家如认为适合建校,余亦可献出,余今正式宣布,余决捐献五百万元其中两百万元充作南大建校基金,三百万元则於创校后十年或二十年内每年交出若干以作经费,余并非大富有者,惟为地方计勉力为之,其中一部份系余之兄弟及子侄所有,希望吾侨热心捐助共同努力,力促南大早日实现。

  主席语毕众皆鼓掌。

  连瀛洲君认为如不办农学院则无需裕廊五百亩地,加东建校亦极合乎理想。

  李光前君谓校址问题设在加东或武吉知马皆甚适合,武吉知马方面物色空地亦无困难,华中亦有空地,惟大学乃众人者,不妨召开赞助人大会徵求大家意见。

  林庆年君不赞成裕廊地点,认为学生如全体须寄宿则须多建宿舍,费用浩大,且贫寒学生无能为力,如欲走读则往返费时,似以华中为佳。

  李亮琪君则主张在裕廊建校,因地方宽阔堪资将来发展,作一劳永逸之计,认为水供及蚊虫问题不难解决,且大学生宜在校寄宿方有研究时间。

  符致逢君亦表示相同见解。

  讨论至此,李光前君乃提议,南大校址问题,保留讨论,并提议本会应向设计委员会诸委员对其工作表示谢意,众皆赞成通过。

  李光前君提议授权主席进行南大应办事务,众皆赞成通过。

  无他议案会议遂告结束。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第三章,1956年,60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09月15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15, 2013
2013年09月15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15, 2013